天津港牺牲消防员母亲产下男婴

樊瑞

2016年08月03日08:26  来源:京华时报
 

  ▲刘云爱生产后非常虚弱。

  家属供图

  蔡来元手机里还有儿子照片。京华时报记者樊瑞摄

  蔡家远的母亲刘云爱。家属供图

  8月1日,天津港消防员蔡家远牺牲一年后,母亲刘云爱顺利生下一名男婴。

  蔡家远的牺牲,让一个幸福的家庭陷入悲痛之中,母亲刘云爱不愿承认儿子牺牲的事实,一直称蔡家远在远方工作。

  失去了一个儿子,刘云爱决定再生一个孩子,43岁的她承受着身体和心里的痛苦,通过做试管婴儿高龄受孕、生产。目前母子平安,男婴取名家成。

  烈士蔡家远有了弟弟

  8月1日上午9时40分,刘云爱被推进永州市中心医院的手术室,准备做剖腹产手术。上午10时30分,产房传来好消息,刘云爱产下一名8斤重的男婴,母子平安。

  站在门口等候的蔡来元泪流满面,“儿子,你有弟弟了!”预产期原本在8月9日,但刘云爱执意把孩子的生日选在8月1日,“这天是建军节,对我们来说也有意义。”

  蔡来元告诉京华时报记者,妻子在怀孕后期有些发烧,宝宝出生后患有轻微肺炎症状,目前还在新生儿科室接受24小时看护。妻子刘云爱在产房休息,“她特别累,都没法坐起来,一直在床上休息。”

  去年8月,蔡家远在天津港爆炸中牺牲后,再要一个孩子成为家里转移悲伤的出口。刘云爱为了再要一个孩子,不顾高龄的危险,通过试管手术孕育婴儿。

  43岁母亲要找回儿子

  7月24日,与永州市人民医院隔一条马路的旅馆中,怀孕38周的刘云爱赤脚坐在椅子上,不断用手抚摸隆起的腹部。怀孕后期,刘云爱的身体肿胀明显,“可能是年龄大了,脚肿得穿不上鞋子,只能光脚。”刘云爱怀孕后,身体反应较大,每天晚上都需按摩一个多小时,她才能入睡,夜里还会经常腿脚抽筋。

  提及儿子蔡家远,刘云爱的眼泪簌簌落下。丈夫在村里杀猪,她在村里卖菜。2014年9月4日,儿子蔡家远去天津当消防兵,家里的日子渐渐好起来了,并盖起一栋新房。按照设想,蔡家远当兵几年回家后做生意,娶媳妇生个小宝宝,刘云爱就应该可以做奶奶了。

  生活的节奏被突如其来的灾难打乱,天津港发生爆炸,儿子蔡家远进入救援现场后再也没有回来。“这么大儿子,突然说没就没了。”回想起这一年,她的眼泪就不断落下。刚失去儿子的时候,刘云爱一度有了求死之心。丈夫蔡来元只能忍着丧子之痛安慰她,“儿子也希望我们好好地活着”。

  失去了唯一的儿子,刘云爱决心为丈夫再生一个孩子。医生告诉她,43岁的她做试管婴儿的成功率只有5%,为了能增加成功率,她在取卵时坚持不用麻药。很幸运,一次就成功了。

  怀上宝宝一个多月的时候,刘云爱曾担心流产,在医院打了四天四夜的针。怀孕前几个月,不能走路,她一直躺在床上。年龄大了,怀上宝宝后身体不适明显增多,她总是腰酸背痛。“没办法,儿子已经这样了,我要把儿子找回来。”刘云爱痛苦不堪,把儿子找回来的信念支撑她度过了这些难熬的日子。

  室外热浪扑面,白天只能待在屋内,刘云爱每天早上6点起床,去医院附近的公园散步,一直到9点多再回到住处。年龄虽然大了,但为了宝宝健康,只有小学文化的她知道自己必须坚持锻炼。

  只承认儿子在远方工作

  蔡家远聪明懂事,平时很少跟家里说工作的事。刘云爱还记得儿子曾连续救火20多个小时,“结束后,他给我打电话说,妈妈我很累想睡觉了。”

  儿子牺牲后,很多人打电话或者到家看望,也令刘云爱感到烦恼。她只想过平凡的生活,孩子已经牺牲,再怎么张扬孩子也回不来了,“如果可以让儿子活着,我愿意拿自己的命去交换。心里的苦,跟谁都没有办法说。”

  不知情的人问她,为什么在这么大年龄还要生宝宝,刘云爱不敢也不愿意告诉别人儿子在天津港大爆炸牺牲的事,只是告诉他们想生就生了,不敢面对孩子离开的事实。

  刘云爱想过平凡的生活,丈夫蔡来元乘火车时曾告诉别人儿子牺牲的事,她气得一周都没有跟丈夫说话。她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陌生人询问时,她只说儿子在远点的地方工作。

  怀孕以后,刘云爱不知道胎儿的性别,但还是更想生个男孩。她期望孩子健康长大,等到她和丈夫去世之后,儿子可以按照农村的习俗把他们送到山上安葬。

  把牺牲的大儿子接回家

  儿子蔡家远入伍后不久,蔡来元在老家新建了三层的楼房。蔡家远只看过新房的照片,从未入住,家里甚至都没来得及给他准备一个房间。

  去年的8月12日是蔡来元45岁的生日。当天早晨,儿子蔡家远还打电话祝他生日快乐,买了一双鞋作为生日礼物寄回家。

  蔡家远牺牲后,为了让他跟战友相伴,家属决定将骨灰安放在天津。今年6月,蔡来元到天津看了蔡家远骨灰。刘云爱得知骨灰存放情况后落泪不止,“空间好小,我们还不能给孩子烧纸。”考虑以后再去看望儿子路途遥远,蔡来元和刘云爱决定将儿子的骨灰带回家乡安葬。

  双牌县没有烈士陵园,蔡来元决定自己为儿子修建一座墓地,就在家门口南侧200米山下。背靠大山,下面还有溪水流过。“这风景挺好的,距离我们家近,祭拜也方便。”为儿子修建墓地等需要花费10多万元,蔡来元说这些都不重要,他只想把儿子接回老家。

  蔡来元已经跟天津消防方面联系过,对方表示充分尊重家属意愿,如果家属要将骨灰安放在老家,天津方面可以护送到永州。双牌县民政局优抚安置股股长谭开新告诉京华时报记者,当地政府愿意配合天津方面安置骨灰,给英雄应有的尊重。

  新生的儿子已经取名为家成,蔡来元只希望他健康地长大。不久的将来,他会把蔡家远接回老家,开始新的日子。

  京华时报记者樊瑞

(责编:史雅乔、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