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爱为流浪者营造家园

2017年05月12日14:59  来源:中国网
 

  ——记敬老模范黄秀娟

  王遂社 李斌 赵家儀

  当广东省韶关市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的部分被救助者因疾病折磨、饥饿摧残、精神虐待相继致残致死时,在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黄秀娟以月映万川的人伦大爱、民胞物与的宽广襟怀,精心护理着托养中心每一位流浪乞讨人员,用善行义举为“天下寒士”营造了一个温暖的家。

  题记

  采访黄秀娟,缘于3月27日新华社的报道:据广东省韶关市新丰县殡仪馆的记录,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49天内由广东省韶关市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送来的死者是20人。消息一出,舆论大哗,全国震动。直接后果是,4名县处级领导被免职,9名相关责任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其实,早在媒体曝光之前,民政部已经下发了《关于对救助管理机构站外托养等工作进行检查整改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吸取教训,加强整改,切实履行职责,保障流浪乞讨人员的合法权益。陕西省民政厅积极行动,狠抓落实,由厅领导带队,兵分四路赴各地对全省102个救助管理机构整改情况进行全面集中督导、重点检查。为了避免在救助管理机构站外托养人员发生意外,有条件的救助管理机构先后从托养机构和医疗机构接回67人,按照相关规定妥善照料。同时,全省对有长期托养流浪乞讨人员的61个托养机构和长期在院治疗流浪乞讨人员的72个合作医院全部进行了彻底检查,及时消除了各类安全隐患,加强了监督管理,没有发生任何安全事故。

  就在省厅领导夯实责任、分片检查的过程中,在渭南市发现了一个充满正能量的先进典型:黄秀娟。

  黄秀娟,安徽省淮北市烈山区人,1998年10月来渭南创业,次年,应聘于渭南经济开发区敬老院,从护理员干到副院长。2003年,担任临渭区老年公寓(敬老院)院长。由于口碑好,信誉高,此后,又创办了临渭区托老中心和东秀星托老中心。

  也许,正向她父亲说的那样,黄秀娟骨子里先天就有善根,对老弱病残特别具有出于本能的同情和关爱。

  2008年,一个寒风凛冽的日子。黄秀娟无意中看到垃圾箱旁翻找食物的流浪人员。他们穿得破破烂烂,蓬头垢面,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马路边、桥涵里、井盖上、废弃破房、广场空地,就是他们的栖身之所。联想到自己刚到渭南时,也差点沦落街头,她的心里泛起一阵阵酸楚。回家之后,她就和家人商量:把他们集中托养起来,让他们有个家,有个可以吃饱饭睡好觉的地方。用杜甫的话讲,就是庇天下寒士,护世间穷人。她对员工们说:你希望子女怎样对待你,你就怎样对待你的父母,尤其是怎样善待那些需要照顾的人。然而,却遭到了家人的极力反对!这并非家人们歧视流浪者,而是考虑到这些人大都精神异常,甚至有暴力倾向,和老人住在一起极不安全。再加上敬老院当时条件有限,确实没法容纳。

  就像一粒种子蛰伏在土里,只要有水滋润,有光温暖,到了节令自然就会拱出地面,摇曳生姿。2012年春,她又一次萌生了托养流浪人员的念头:“这一次他们管不住我了,我一定要把这事做成!”她理直气壮地给家人说:“渭南正在创建文明城市,作为市政协委员,我有责任让渭南更美好,有义务为政府分忧,让流浪人员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再说了,我们托老中心还有空床,消防、监控、供暖等设施全部到位,完全具备收养条件。”于是,她直接找到渭南市救助管理站,向卞伟站长讲了自己的想法。恰好救助管理站已将此事纳入议事日程,准备按照“民政救助主导、社会组织运作、社会各界参与”的思路,通过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经过慎重考虑,卞伟站长将流浪人员分别安排在三家养老机构试住,全面考察、综合评定,最终决定和黄秀娟合作。

  流浪人员的托养远比正常老人困难得多!这些人大多为聋哑、残疾、语言不清、精神智障,年龄在18岁到65岁之间,以男性为主。据渭南市救助管理站站长卞伟介绍,为了让更多的流浪乞讨人员得到及时救助,他们从2013年开始,在12家临街店面设立了救助管理站,在18个街道社区、市区60多家福彩投注站设立了救助服务咨询点,并将印有值班电话、来站路线及二维码的爱心救助卡,连同致市民的一封信,向出租车司机、公交司机、环卫工人和热心群众大量发放,对提供信息的市民,经确认为救助对象的,现场奖励20元,目前主要街道所有环卫工人都已知晓这一政策。与此同时,他们还在电视、报纸、微信上公布24小时救助值班电话,又致函城区各派出所、巡特警大队协同巡查,与渭南市保安公司签订协议,群防群治。救助管理站的两台专用车辆,坚持每天上街巡查,“夏季送清凉”,“寒冬送温暖”,确保无一例冻伤、冻死发生。对地址不清、无家可归的流浪乞讨人员,严格按照政策规定,24小时之内在渭南日报、渭南电视台、渭南市救助管理站公众号、省市救助管理群以及全国救助寻亲网发布寻亲公告。在站内留置满10天仍寻亲无果,转送临渭区黄秀娟的东秀星托老中心妥善安置。为了扩大范围,2011年,陕西渭南市、山西运城市、河南三门峡市和洛阳市经过充分协商,建立了相互支援、信息共享、经验交流、政策研讨、力争多赢的工作机制,构建起陕、晋、豫“黄河金三角”救助联席工作平台,已经发挥了良好的作用。仅2016年,渭南市救助管理站共救助各类人员3449人次,其中,成年人3091人次,未成年人358人次;护送返乡352人次,在站(医院)滞留77人,农民工返乡救助25人,寻亲平台滞留69人。这项工作,在全国名列前茅。自2016年7月4日“今日头条”开通以来,陕西省先后发布寻亲信息340条,成功帮助97名受助人员和家人团聚。

  良好的工作机制让流浪乞讨者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人性关怀与生活护理,也最大限度地考验着黄秀娟的耐心与细心。流浪乞讨人员中大部分患有精神智障,从外地流浪乞讨到渭南,原户籍地无亲属,无户口,或者无家人寻找,又无法查清住址。这些人在外漂泊最久的长达60年,时间最短的也在半年以上。另一部分为当地长期流浪被遣送人员,无亲属,无户口。由于他们都不能正常表达,都说不出自己的名字、年龄和家庭住址,管理起来很不方便。特别是因为智力障碍或心理扭曲,导致他们很多人都有暴力倾向,常常会毫无来由地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危及他人生命安全。“刚接来的那二十几个,有的不知害羞,衣服根本就穿不到身上;有的好像完全痴呆,走着走着就拉到裤子上了;有的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专门拆柜子,砸玻璃,捅天花板,卸暖气片,捣烂马桶、推倒护栏,就连窗户上铁丝编织的防护网也被撕成一串破洞。最让人心疼的是40多张床和床垫全被撕成碎片,好几个护理员都被打跑了。”黄秀娟流着眼泪说。正是这种极端的行为,深深地刺痛了黄秀娟那颗柔软的心:“我喜欢这个世界是柔软的,一个人不会伤害另一个人。最旧最皱的一张脸下面,也还是叶芽一样的善良、天真。”她曾这样设身处地地猜想:这些人也许有过鸿鹄之志,有过骄人业绩,有过和我们一样的情怀与兴致。那么,究竟是怎样的人生际遇,让他们变成这样?是命运的折磨?精神的摧残?还是致命的恐吓?亡命的追杀?是疾病所致?还是暴力所为?在他们内心深处,是否遭受过撕心裂肺的的凌辱?在他们的心灵家园,是否遭受过难以承受的屠戮?于是,崩溃,绝望,痴呆,失忆,成了傻子,呆子,苶子,疯子,进入另一个没有理智、没有章法、没有梦想、也没有任何作为的世界,即便使出洪荒之力也难回到昨天,回归正常,只能任凭男女老幼嘲笑遗弃,任凭生老病死任性妄为,任凭风霜雪雨恣意肆虐······“我喜欢这个世界是柔软的,好让我抱着满怀的花朵,走过漫生的荆棘。还有,没有灯火的长街, 走过一个一个惊醒的冬夜。” 也许,他们属于先天不足,那就只能认命了。有时,黄秀娟也会这样宽慰自己。

  是谁在默默地呼唤,激起了心中的波澜。似乎冥冥中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牵引,在导示,黄秀娟的身上也充满了洪荒之力!这洪荒之力又化作拳拳之心,化作涓涓细流,以上善之道涵融四方,以人伦大爱汇聚甘霖,泽及流浪者,恩被乞讨汉。仓央嘉措说: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事不是闲事?所以,未来充满变数,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眼前人。她懂得,爱国主义深深扎根于人的本能和感情之中,在某种场合,某种意义下,爱国主义就是放大了的孝心。她坚信:相遇在天,相守在人,相惜在心。尽管讲仁爱、尽孝道已被驱赶出原有的生活现场,如今只能寄居在几个肌体僵硬的汉字里。然而,这种传统美德,整个社会不是正在提倡吗?道义和良知不是正在弘扬吗?无论揆情度理,还是循理悟道,她都要对这个世界宣示:我的地盘我做主!虽然不能兼济天下,也要尽一己绵薄之力,和这些流浪乞讨者以真情互相温暖,以真爱互相扶持,以真心互相关照。因此,我们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在黄秀娟带领下,这里的工作人员每天早上都会烧出几大盆热水,为这些流浪者洗身子,烫衣服。每天都要检查房间内是否有碎玻璃、砖头块、木棍、铁器等拆卸物。再根据性格、性别、身体情况、性格特征分层管理。选派专人24小时严防死盯,以备不测。

  在黄秀娟带领下,这里每天都要组织流浪者听音乐、看电视。轻柔的乐曲、悠扬的旋律、经典的老歌、豪迈的秦腔,每天都在这里飘扬。

  在黄秀娟带领下,这里每周都要安排专人给流浪者洗澡、理发、刮胡子。

  在黄秀娟带领下,这里的流浪者吃饭知道排队,大小便知道去厕所,个别“优秀者”还会帮助护理员打扫卫生,甚至“参与管理”。

  在黄秀娟带领下,这里铺设了跑道,新建了洗澡间、卫生间,开设了菜地和饲养园。流浪者可以进行技能锻炼,增强身体素质。

  每天定时晒太阳,定时在户外活动,定时洗澡、更换衣物,换洗的衣物全部用消毒剂浸泡后,开水杀菌洗涤。

  在黄秀娟带领下,这里完善了医疗、娱乐、心理咨询、体力康复等功能设施,居住环境美化的温馨、舒适。

  在黄秀娟带领下,流浪乞讨人员全都享受了“小病不出站、大病到医院”的优惠待遇。如果有人生病,马上就会接受免费治疗。小病有医生,24小时随叫随到,大病有定点医院随时接诊。仁小翠的脏腑器官先天畸形,发病时疼痛难忍,经常被送进定点医院治疗,每次住院都需两三个月。多年流浪在外的张小花刚到这里时,骨瘦如柴、衣不遮体,蓬头垢面,精神严重时常,每天就靠捡拾垃圾中的食品艰难度日,晚上就睡在火车站广场上。经过半年多的精心护理,身体慢慢恢复,思维也渐渐清晰。经过反复的询问,得知她是从甘肃流浪过来的。救助管理站和托养中心携手,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联系到她的家人。她的老父亲紧紧满含泪水激动地说:“我们没想到她还能活着,感谢共产党,感谢救助管理站,感谢黄院长的托养中心,是你们救了她一命啊!”

  2014年11月27日,黄秀娟将已经闲置的张咀村小学租赁下来,改建装修后,专门设置了生活能力指导室、康复训练指导室等九大功能设施,作为流浪乞讨人员和痴呆老人的专用场所。当天,黄秀娟给所有接受救助的流浪乞讨人员洗了澡,换上了崭新的棉衣、棉裤、棉袜、棉鞋,还采购了150套新床单、新被罩、100套新碗筷,分发到每个人手里。12月5日,渭南市救助管理站专门联系市中心医院对全体流浪乞讨人员和工作人员,从量血压、做B超、心电图到抽血化验,进行了全面的体检,为托养工作提供了针对性的服务依据。

  防伤人、防破坏、防出走、防自伤自杀,是看护流浪乞讨人员工作的重中之重。在黄秀娟带领下,这里加固并砌高了围墙,房间安装了双层防护网,窗户改装为透明硬塑料,取暖采用安全的电地暖。为了让这些流浪乞讨人员受到更加人性化的关怀,黄秀娟还把在老年公寓超前使用的管理软件用在了这里,呼叫系统和监控系统也用在了这里,具有独特的遥控监控功能、在省内独家领先的GPS卫星定位跟踪系统设备,全都用在了这里。这样一来,就能有效地防控流浪乞讨人员意外走失,彻底消除了潜在的隐患,确保了他们的人身安全。人到晚年都希望有亲人陪伴,然而,这些长期托养的流浪乞讨人员,既无亲人,又无朋友,在他们临终时,黄秀娟和这里的工作人员就成为他们的“家人”,为他们清洗、整容、穿老衣、办理后事,让他们有尊严的走完人生的最后旅途。人终有一死,但是,很少有人能够像黄秀娟这样,能够基于这样的认识构建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4年来,黄秀娟累计托养流浪乞讨人员172人次,目前托养79人,安全送返92人,有16人在这里接受了临终关怀,安然地魂归黄土。

  和广东省韶关市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流浪人员饿死、冻死、病死相比较,真是悬若云泥,不可同日而语!

  人高在忍,人贵在善,人杰在悟。爱心与善举,在民间拥有海量的精神资源、物质资源和信息资源,这是一座支撑民族精神的富矿,足以唤醒每个人的爱心,并让善名远播,让善良的光亮烛照你我。为了让长期流浪在外的特殊人群真正享受到社会的关怀与温暖,黄秀娟发动老年公寓的老人和员工献爱心,捐衣物,一次活动就收到被褥、衣服、鞋袜、肥皂等生活用品1200多件,经过清洗、消毒、分类整理后,发放给大家。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每年冬至,市民政局和救助管理站的领导都要亲临托养中心,和流浪乞讨人员一起过冬至,亲自包饺子喂给老弱病残,让他们充分享受“人类精神最美好的一种特权”。

  在渭南市民政局和救助管理站的重视与关怀下,从2014年起,黄秀娟积极配合民政部门和公安机关,联系辖区派出所为长期托养的流浪乞讨人员办理了常住户籍,使他们重新拥有了新的合法身份。4月7日,50名流浪乞讨人员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户籍,拥有了身份,拥有了尊严。朗朗乾坤,浩浩天汉,作为中国人,他们将以仁四川、仁河南、仁党生等名字自豪地和正常人一样,幸福地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享受着同一轮太阳与月亮。这项工作,在全国首开先河!

  一个安徽人,凭什么力量、凭什么信念、凭什么觉悟在渭南广播善念,广施善心,广种福田?

  此心安处是故乡。在黄秀娟心里,“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

  “我喜欢这个世界是柔软的,微笑如风般自由流溢,眼泪从来不会跌碎,圆满的疼痛,清澈的虔诚。”

  “我喜欢这个世界是柔软的,在这柔软里,开放、凋萎、祝福,远行在这柔软里,相遇、分离、回忆、期许。”

  “传说中的末日,过了这最末的一日,还是冬天,还是寒冷,唯愿柔软几许。愿世界温柔待你。永远,永远······”

  从2005年起,黄秀娟先后被评为“全国敬老之星”、“全国社会福利服务十大杰出人物”、“全国敬老之星”、“全国最美敬老志愿者”、“陕西省巾帼建功标兵”、陕西省“百名孝亲敬老之星”、“第八届陕西省十大孝子”、第四届渭南市“十大道德楷模”、渭南市“首届十大孝子”、渭南市“十大助老楷模”,并被授予“临渭标杆”光荣称号;两次荣获“全国孝亲敬老楷模提名奖”和“最美女性提名奖”,以及“慈善突出贡献奖”、“三秦慈善奖”;当选民建全国先进个人和渭南市优秀政协委员。鉴于她在汶川地震、玉树地震、雅安地震、以及尼泊尔地震护理援建中的优异表现,2016年12月1日,黄秀娟顺利当选中华慈善总会长期护理专业委员会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临渭区老年公寓先后被评为临渭区先进敬老院、渭南市民办养老机构先进单位、陕西省一级老年公寓、陕西省十佳老年公寓、连续8年荣获陕西省优秀爱心护理院光荣称号,先后两次被评为陕西省敬老文明号,并跻身全国百家无虐老机构和全国爱心护理院示范基地行列。

  “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窥斑知豹,看叶知秋。近年来,陕西省建立健全了街面救助管理和部门协作运行机制:建立了以省政府主管副省长担任总召集人的省级联席会议制度,5个地级市建立了以市政府主管市长担任总召集人的市级联席会议制度,4个地级市已经建成救助管理工作街面巡查协同机制,6个地级市以市政府名义下发了有关生活无着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的规范性文件。对于已经查明身份信息者,流出地民政部门和救助管理机构按照属地责任积极配合,接领其返乡;流入地民政部门和救助管理机构积极协调,确保受助人员回归流出地。在强化流浪乞讨人员医疗救助方面,陕西省各级民政部门和救助管理机构按照《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机构工作规程》相关要求,根据受助人员身体状况和患病程度,及时医治,分类救助。即对患病的求助人员及时送医院救治;对患传染病或疑似传染病的受助人员,及时送具有传染病收治条件的医疗机构治疗;对精神障碍或者疑似精神障碍的受助人员,及时送医院诊断并安排专业治疗。在此基础上,建立起定期检查和随时暗访制度,对已将滞留人员信息录入全国救助寻亲网、协调公安机关免费采集DNA工作缓慢的地区,加强检查督导,限时完成。在日常工作中,严格落实“六必须、六不得”要求,坚决避免安全责任事故的发生。

  夜幕降临了。这是萧伯纳深情赞叹过的夜晚,这样的夜晚让老者幸福,启智者灵思,助善者安静地入眠。

(责编:初梓瑞、史雅乔)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