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恶心当有趣 “共享女友”行之不远

胡印斌

2017年09月20日08:27  来源:中国青年报
 

  近年来,随着共享经济的深入人心,各种打着共享旗号的市场行为也纷纷出现,这其中,应该特别警惕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

  ---------------------------------------------

  刚刚闹腾了4天的“共享女友”偃旗息鼓了。

  9月18日,某情趣电商平台官微发表致歉声明,宣布将暂停“共享女友”项目的运营。声明称,对于己经完成预订并交纳押金的用户,平台将全数退回押金和费用,并赔偿双倍费用作为违约金。此前,北京三里屯派出所已以“低俗活动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对其进行了罚款处罚,并要求其写了检查和保证书。

  与“共享马扎”“共享雨伞”等打着“共享”旗号的“新生事物”不同,“共享女友”一露头,就遭遇社会舆论的迎头痛击,而警方在接到民众举报后也迅速介入调查并作出处罚。可以说,对于这种公然挑战公众认知底线的做法,我们的社会没有任何犹疑与争论,显然是有充分共识的。

  所谓“共享女友”,其实是在滥用“共享”之名,而行租赁成人性用品之实。因为“共享”,充气娃娃将不再是个人的私密用品,而变成了可以多人间流动使用、充分利用的性工具。即便流转的主体并非真人,而是“娃娃”,也无法掩盖其公开招徕性生意的本质。

  这一“共享经济”所触动的,一是个体性行为的私密性。尽管性属于成年人合理的生理需求,但在任何一个文明的社会,性活动均具有隐私性与隐秘性。何况,除了生理需求之外,性活动也会涉及心理层面的诉求。一个娃娃租来租去,未免让人恶心。

  此外,这也挑战了社会的公序良俗。近年来,社会公众对成人用品的宽容度越来越高,这当然是一种进步与开放。但这不意味着,可以在大街上公开叫卖并转租“女友”。企业即便瞄准了荷尔蒙经济、盯住了日益庞大的市场,也该遵循起码的社会道德。

  眼下,一场闹剧收场了,而由此引发的深层思考并不应该停止。一则,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人的基本需求?诚然,如该情趣电商平台所言,共享娃娃确实有很大的市场,且不说未来中国会有数千万的“剩男”,而年轻人越来越宅的现实,也会加剧人的孤独感与独居的现象。这一点,从“共享女友”上线几天即有2000人预定可见一斑。但问题是,社会究竟应该如何满足这部分人“陪伴与慰藉”的诉求?

  是罔顾伦理与道德,搞一些“共享女友”之类的商业噱头,还是多一些社会活动,增进青年男女交往的几率?是提升公众的情感诉求,还是通过某种低俗的迎合拉低整个社会的道德底线?相信这不难判断。

  再则,什么样的“共享”才是真正合理的共享?近年来,随着共享经济的深入人心,各种打着共享旗号的市场行为也纷纷出现,这其中,应该特别警惕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若是单纯的“蹭热点”倒也罢了,但如果试图打法律的“擦边球”,不仅会冒犯公众的道德感,也会扭曲“共享”精神,直至将“共享”彻底玩坏。毕竟,创新无止境,而“共享”却是有边界的。

(责编:初梓瑞、李昉)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