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武亮:“志愿者的幸福难以形容”

2018年07月13日08:37  来源:中青在线
 

  今年年初,30岁的武亮找煤矿办了停薪留职。他计划离开矿工岗位,全身心去做志愿服务。

  “下井不能带手机,很多求助者和志愿者的电话我都接不上,只好暂停自己的工作。”此前,武亮是山西省太原市扶弱帮困协会负责人,也是一名普通的煤矿工人。

  2010年,山西省发生“3.28”王家岭矿难事故,153人被困井下。身为西山煤电集团职工,武亮主动请缨,参与事故救援。

  “救援结束后,我有几年都不能吃火腿肠,闻不了那味道。”武亮回忆,在持续一个多星期的高强度救援中,他在井下负责排水抢险。抢险中,饭就在井下吃,吃的只有面包、火腿肠。

  “遇难矿工遗体被水泡多日,味道很大,我们吃饭干活都在这儿。”那段经历令武亮终生难忘,也让他对生活有了新的认识。

  “井下的一幕幕令我深受触动,如果遭遇意外的是我,我的家人该如何过活?父母谁来照料?”从那时起,他决心投身志愿服务,只要有空,就去照料、帮助身边的老人、残疾人。

  “后来我和单位几个年轻同事聊起此事,发现大家其实都有助人的想法。”武亮的志愿者队伍就是这么由小变大的。他们一起利用业余时间到福利院做志愿者,陪老人聊天、擦玻璃。后来又成立了QQ群,陆续有更多热衷于公益事业的年轻人加入。

  “一开始很难,本身是去帮人,却得不到对方的信任。”武亮讲,一开始人脉不够,时常托朋友、找社区寻找需要帮助的人,可去了又常被拒之门外。

  “那会儿不像现在,人们不太理解,为什么你自己还是个生活拮据的工人,却来帮我?”武亮慢慢用自己的行动与他们建立起信任。

  2014年,武亮正式在民政部门登记注册了太原市扶弱帮困协会,如今已有1000余名志愿者和2支高校志愿者服务队参与其中。

  在武亮的帮扶名单中,有个名叫乔奥飞的男孩始终让他牵挂。乔奥飞身患先天性脆骨病(俗称“瓷娃娃”),只要一用力就会骨折,每天上下学都得靠母亲用电动车推着去学校,然后背到教室。

  乔奥飞要强且懂事,为了不给妈妈和同学添更多麻烦,他早上上学前从不喝水,这样上午就不用上厕所,直到晚上回家再喝。母亲除了接送他上下学,还要照顾3岁的弟弟,全家人唯一的收入就是父亲每月2000元的工资,一家人挤在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房间里,生活艰难。

  了解到乔奥飞的情况,武亮主动找到他,与他结成对子,组织志愿者对他定期帮扶,还联系当地社区,为他申请到了特困补助。

  “奥飞很要强,尽管自己承受着病痛,但成绩一直保持在班级的中上等。”在乔奥飞快中考时,武亮发现他的英语成绩不太理想,有时情绪失落。他就邀约了志愿者队伍中的一名英语老师,上门为他补习英语,并做心理疏导。

  2018年春节前,武亮再看望他时,欣慰地发现,已经上高二的乔奥飞,成绩排名全年级第6名,性格也开朗了许多。

  武亮也曾帮人帮到伤心。一次武亮组织团队为一个困难家庭捐款,“我们大约捐了5000多元,结果他一个月不到就花光了,还打来电话希望再帮他捐款。”

  “我问钱都哪去了,他说都花了,可能他觉得这个钱来的很容易。”后来武亮再也没和他联系过。

  “也有不少人质疑我,一个收入微薄的矿工,为什么要做这事?”说起此事,武亮有时也觉得愧对家人,“我确实不宽裕,有时让父母也跟着操心,有一回他们趁我睡着,还在我枕头下塞过几百元钱。”

  无论旁人如何看待,武亮说每一次帮扶,志愿者帮助的,可能是一个弱小的孩子,也可能是一个家庭,“志愿者的幸福难以形容”。

  “我爸妈也是煤矿的退休工人,他们教育我,能帮人一把就要帮一把。”武亮说,当被帮助者握着自己的手说“谢谢”的时候,就感觉这事做得值。

  几年来,武亮和他的团队伙伴围绕敬老、扶幼、助残、环保、助学、赈灾、募捐等开展各类志愿服务活动,长期为社会各类弱势群体提供爱心服务。个人累计志愿服务时间达6000余小时,他负责的团队累计服务时间达上万小时,参与各类活动的人数达5000余人次。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胡志中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初梓瑞、贺迎春)

相关专题

公益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