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岁老阿姨的短视频公益实验

2018年08月31日08:15  来源:中青在线
 

  60岁的老阿姨黄正卿,正在尝试用年轻人最流行的短视频软件,记录自己每天参与的公益故事,试图去影响更多的人。

  经商40多年的黄正卿,于2017年加入南宁市“大爱之家”——一个专门救助流浪者的民间公益组织。之后,她自告奋勇地担任起宣传的工作。到目前为止,在一款手机视频App上,她已经收获4.9万名粉丝,视频播放量达到87万次。

  点开这些视频,里面都记录着志愿者帮助流浪者的日常,比如有好心人送来鸡蛋和肉,给平时只能吃到青菜的流浪者改善伙食。

  黄正卿横持着手机,为防止手抖,她双手紧握着手机的两端,即使这样,画面还是经常抖动。画面里,衣冠不整的流浪者拿着碗等待志愿者将菜放到碗里。黄正卿一边拍,一边用夹杂着当地方言的普通话,介绍这些饭菜是爱心人士送来的。

  在视频结尾,黄正卿通常会替流浪者抒发一些感想,但是她表达能力有限,经常来来回回就是“要谢谢某人(提供饭菜爱心人士的名字),谢谢‘大爱之家’喔!”。

  这样谈不上任何制作水准的视频,点击量多的时候有上万次,一般也有几千次。

  “大爱之家”完全是民间力量在运营。2013年6月,广西南宁市民冯可波将街头的流浪者接回自己家里住,这就是“大爱之家”最初的基地。冯可波年幼时曾在街头走丢,后来又不幸溺水,恰遇好心人及时帮助,冯可波才无恙,这些经历,让他对公益有特别的感情。

  冯可波曾经作为临终关怀志愿者,和姐姐一起“送”走了十几位临终人士。 每年除夕的下午,他总是骑着摩托车满大街转,将之前买好的水果、面包等食品分发给乞丐和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因不忍心看到流浪者露宿街头,忍饥挨饿,冯可波和姐姐商量后决定,将姐姐家位于南宁市长堽路长堽村7号一间面积110平方米的地下室腾出来,让流浪者居住,并命名为“大爱之家”。

  2017年7月18日,冯可波开着电动车将黄正卿经营旅馆的租客——一名在街头卖艺的老人送回去。黄正卿听完冯可波的介绍,觉得这就是她一直想做的事。

  彼时,“大爱之家”在南宁已有26个联络处,这些房子大多是租来的,每月的房租和水电费要花几万元。虽然有一些公益捐助,但并不稳定。时常会有房东催租,冯可波不得不在继续借钱支撑,还是让流浪者回到街头之间做出抉择。

  2018年7月,黄正卿决定把自己的招待所提供出来,让一部分流浪者住在这里。这引来很多误解,从生意伙伴到她的家庭成员,都表示无法理解。在黄正卿看来,只有让更多的人知道和参与进来,帮助流浪群体的善行才能坚持下去。和冯可波商量以后,黄正卿为这家公益组织成立了宣传部,她自己主动担任宣传部长。

  在很多人眼中,街头的流浪者都是懒惰和放逐自己的人,不值得去帮。但“大爱之家”的志愿者认为,如果放纵不管会给城市治安造成不良影响。如果没有人引导和帮助,流浪者可能一辈子也无法回归社会。

  和流浪者住一起,黄正卿一开始也觉得不适应,她必须花两个半小时做中餐,饭要煮上两锅;下午3时又要给流浪者煮饭做菜然后打包拿给街头的流浪者。  

  黄正卿开着电瓶车到流浪者的聚集地,朝流浪者招手,招呼他们过来吃饭。流浪者们伸手要抢,黄正卿大喊:“要吃饭就排队,老人优先!”

  流浪者为了吃到饭,乖乖地排起了队。黄正卿拿出手机,一边宣布正式分餐,一边打开了相机的录像功能,拍摄。

  流浪者们从篮子里拿出饭菜,转身离开。再次送餐时,黄正卿冲着第一个领饭菜的人说,“请说谢谢。”那人对着镜头说了声感谢,整个队伍开始此起彼伏响起道谢声。

  有时候,流浪者的表现也会让人失望,但黄正卿并不会把这些记录在视频里,她要选择一天里比较有“亮点”的细节,比如流浪者开始打招呼,帮忙洗碗,甚至是对她笑了笑。

  黄正卿也在反思,叫他们流浪者会不会伤害他们的自尊心,于是她改口,在视频里称呼他们为落难人群。

  79岁的马祥禄是这些流浪者中最受黄正卿尊重的人。出生于南京的他,曾经家世显赫,早年父母双双过世,后随养父母来到南宁,婚后长期在外工作,妻子与他离婚,儿子又因为酗酒死亡,生活没有保障的他,过上流浪生活。

  在冯可波帮助下,马祥禄在南宁郊区的村里工作。上午要给工厂做饭,下午养猪,晚上给人看门,一个月能收入1000多元。今年7月上旬,马祥禄因为摔伤,腿部感染,看了几次病,花完了积蓄。黄正卿同情他的遭遇,帮他拍了段视频,还特意加上马祥禄的生平介绍。

  南宁一位老中医看到了黄正卿分享的视频,专门赶了很远的路,来招待所为马祥禄治伤。黄正卿拍下医生给他治疗的过程,又放到了朋友圈里。

  冯可波说,“大爱之家”坚持每天都“曝光”,每天都有视频播报,让大家监督,以免滋生惰性和腐败。

  黄正卿还有更多计划,她希望流浪者能够自己做饭,找一个专职的志愿者进行管理,自己能够腾出时间,把“大爱之家”做得更有影响力。

  实习生 毛志成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谢洋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初梓瑞、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