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与元阳女孩

都市时报全媒体记者 赵航

2018年09月07日13:22  来源:一点关注
 

  在元阳,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公益保险项目,为当地的78606名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女性进行投保,让她们无论是生孩子、升学或者生了大病都可以获得一笔费用。

  在帮助她们的同时,阿里巴巴公益保险正在尝试改变公益事业:事前投保、科技赋能、公开透明是其特点;帮助更多的人是其高尚的情怀;重建公益信任,让越来越多的公众愿意参与到公益中来,是公益保险远大的目标。

WechatIMG24.jpg

  ▲ 普梦黎是元阳县第一个得到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公益保险赔付的学生。8月31日,她在元阳一中门口与公益保险的产品经理王菁告别。( 本组报道图片 观霓 钟锐均 供图)

  8月30日,远在杭州的同事告诉王菁,她“有点生气了”。那会儿,王菁正在赶路。山路坡陡弯急,惯性把车里的人甩来甩去,王菁努力保持着平衡,用电脑工作,间或接电话、回信息。

  此行目的地,是云南省元阳县多依树村。在那里,王菁需要向村干部解释“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公益保险项目。

  王菁没有、也不需要为这次沟通做任何准备,她能像传道士那样,随时为任何人解释有关项目的一切。村干部听完这个项目,往往也很快认可,从王菁的手上接过宣传海报,张贴出去。

  海报的开头简单直接:“各位乡亲:咱们全村的建档立卡女性,将会免费领到一份阿里巴巴赠送的女子保险。”

QQ截图20180907093142.png

  8月31日下午,普梦黎展示公益保险理赔到账的手机页面。

  王菁是阿里巴巴公益保险的产品经理,虽然公益保险背后有一套复杂的体系乃至高尚的情怀,但在元阳这些经常以“上、中、下”命名的寨子里,王菁的表达必须易懂。

  在多依树村委会,王菁解释针对元阳的公益保险项目。她很健谈,说起话来,能让人想起不断敲击键盘的声音。可这儿的人们,却总是谨慎的。听到是阿里巴巴的员工,他们也不会像城里人那样,露出“啊……知道”的神情。

  王菁摊开海报,上面紧接着开头的内容:“高一到高三(包含职业高中及中专)每学期赔付500元;考上大学一次性赔付5000元。政策内生娃赔付2000元。7种大病(脑癌、骨癌、白血病、乳腺癌、宫颈癌、阴道癌、卵巢癌)赔付20000元。手机支付宝就能赔钱和查询,不会用这个保险的,可咨询下列人员。”下面是村主任和村扶贫信息员的姓名、联系方式。

  看完149字的海报,村干部略做权衡,就判断出这是件好事。王菁提出,想去走访村里的几个女孩,后者同意了。他们贴上海报,然后出门。作为产品经理,在阿里巴巴脱贫基金成立之前,她很少来山区出差。

  让同事“有点生气”的原因,也正基于此。“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公益保险项目,覆盖了云南元阳、湖北巴东、陕西宁陕三个国家级贫困县约16万女性,最近刚刚上线。眼下正值开学季,面临着对三个县符合条件女孩的集中赔付。这期间,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需要团队与产品经理一起坐下来商量。

  不过,王菁觉得,走访这些即将得到赔付的女孩同样重要,公益保险不会只做一年,“要多了解她们真正的需求”。

  当天上午,出了村委会后,王菁走访的头一家,女孩名叫叶榕(化名)。她毕业于元阳一中,这次开学,她要先到昆明读一年预科,然后去普洱学院读大学。

  最近,叶榕在准备开学的东西,她花30元钱在淘宝上买了个格纹书包,暂时挂在房间的墙上。房间里只有三样家具——床、桌和柜子,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老旧样式,与之相比,崭新、整洁的格纹床单显得有些违和。

  叶榕喜欢格子,觉得好看,但她选的书包和床单,颜色都偏“素”。

  王菁站在床边,拿手机教叶榕怎么申请理赔。叶榕没用过支付宝,王菁便一点点地讲,要准备哪些资料,怎么上传、如何提交,都说得很清楚,整个人看上去一团柔和,不像平时工作中那“开了刃”般的状态。

  叶榕静静地听,时而点头表示清楚,间或歪着头,就是没太明白。山间空气清爽,两人聊着,每隔一会儿,窗外的两棵大梨树便沙沙作响。接着,屋子里,风穿堂而过。

QQ截图20180907093205.png

  在元阳的这些村寨里,有关教育的标语很多。  

  这次来元阳,王菁关注更多的,是“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中“幼有学”的部分。可她发现,与巴东县相比,元阳辍学的孩子多。七八百户的一个村子,几年下来,大学生只有10个左右。

  在这里,人们都知道辍学不单纯是家庭条件的问题。王菁想知道那究竟是什么问题,她问不同的人,得到回答往往空泛,充满揣测。王菁自己总结:“可能还是有很多意识方面的问题。”她因此沉默,然后陷入几秒钟的思考。在这里,孩子上学与否,是一场权衡,是内心里的纷争,外人不得而知。

  小学毕业,要不要上初中,要权衡;要不要上高中、上大学,同样需要权衡。

  可叶榕不一样。她腼腆,总是轻声说话,她不大习惯与人对视,但对于上学这事,她坚持。为此,叶榕曾和母亲有过一次争执。

  那是在高考之后,还没出成绩。母亲提出,想让叶榕辍学出去打工。母亲的理由在当地或许说得通:一方面家庭条件比较困难,父亲身故,叶榕姐弟三个,妹妹读小学,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是母亲在蒙自打短工赚钱。母亲没上过学,只能在工地上做些背砖头、沙子一类的体力活(叶榕形容“最底层、最累”)。另一方面,母亲觉得,即便大学毕业,还是要打工。都是打工,倒不如现在就开始。

  她向母亲解释,虽然都是说打工,实际并不一样。但说到家庭条件方面,她不知道怎么说服母亲。归根结底,上学与否,是钱的问题。争执之后,叶榕给姑姑打电话,赌气说自己“不读了”。

  如果辍学,叶榕很清楚之后的日子会是怎么样的。

QQ截图20180907093220.png

  王菁(右)向多依树村干部介绍“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公益保险项目。

  她会离开家,和村里那些早就出去打工的伙伴一起,去往蒙自或者个旧,在那里的一家餐馆或理发店找到工作。如果再走远一点,可能去广东。几年后,回到村里,结婚生子,要么与男方过着很可能没有什么感情的生活,要么,再出去打工。

  可能还不止于此。在云南,那些常年在外面“跑车”的男司机会告诉你,若娶了元阳的媳妇,会过上“皇帝”般的日子,这儿的“婆娘”任劳任怨、任打任骂。言语间虽有些戏虐的成分,却也见微知著。

  可如果人们站在女性的角度想想,那又会是种怎样的生活。

  这些,让叶榕觉得“一点都不OK”。爷爷支持她,以前总和她念叨;“好好读(书)呀,好好读(书)呀,考上了,你变成(成为)家里的第一个大学生了。”姑姑在接到叶榕赌气的电话后,也不同意她辍学,找来了6个亲戚,大伙商量着,各家凑钱,给叶榕缴学费。接着,母亲也同意了。

  现在,她是家里的第一个大学生了。

  关于未来,预科的学费相对较低,预科毕业后,去普洱学院的费用要多少,叶榕还不知道。不过她向一个表姐打听过,可以办贷款,工作后再慢慢还。表姐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读完大学后,在昆明做了会计。叶榕觉得,她也可以。

  如今,她已经拿到了“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项目的500元赔付款,这笔钱,针对的是2018年高三下学期。考上大学5000元的一次性赔付,则要等开学她拿到入学凭证以后。

  这让叶榕松了一大口气。她之前打算,即便是亲戚们凑钱,自己要记下来,毕业之后赚了钱要还。有了阿里巴巴公益保险的赔付,至少上学第一年的费用,算是有着落了。

  这样,19岁的叶榕,不用在大学生活一开始,就背负起诸多债务和人情。

QQ截图20180907093230.png

  多依树村干部张贴公益保险海报。

  叶榕的情况,符合此前王菁对“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的想象,她能从叶榕身上看到希望、听到回响。因为,公益保险设计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通过投保的方式,影响整个家庭的决定,包括上不上学、看不看病。

  在元阳,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为78606名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女性进行事前投保,在教育方面,只有孩子上学才能得到赔付,辍学则没有。针对大病的投保也是一样,只有确诊了才能得到赔付。(确诊的前提是要去看病)

  王菁讲,项目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推动她们去上学;得了病,也别不敢去医院。相关的赔付额度,也是根据实际情况考量过的。

  “高中时候学费比较低,大概1000多元,我们赔付500元,作为一个补充。大学呢,考虑走出去是一个关键点。会不会出去读书,第一年很关键,之后可以勤工俭学、贷款,我们就只补第一年,救急不救穷。虽说可以多赔(付)一点,但我们的思路是,能帮两个县就帮两个(县),不会在一个县做得很‘满’。”王菁说。

  这些,都在叶榕身上得到印证——第一年的学费,的确是她能否上学的关键,而接下来的学费,她也准备用贷款的方式解决。

  虽然离9月13日开学还有几天的时间,可那之后的很多事情,叶榕都想好了。长这么大,她去过最远的地方是蒙自,现在马上要去昆明,所以,最近她在学着用导航地图,因为真的担心会像朋友间开玩笑说的那样,自己“出去了,回不来”。

  叶榕说着对城市生活的担心,但能看得出,那些她担心的,也是她向往的。她告诉自己:在大学里,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特别在意别人说什么,要想开点;自己以前语文不太好,去学校了,要多看些书;还应该变得开朗些,尽管这对她来说有点难。

  不过,对她来说,最难的已经过去了。

  离开叶榕家的时候已是中午了,午饭后下起了小雨,大山开始呼吸,吸纳雨水,吐出薄厚不均的雾气。在当地,除了梯田美景,这雾也是个卖点。曲折的山路两侧,客栈的名字里,大都带个“云”字。路边,偶尔看到三五个成长在这美景与云雾之间的孩子,都有着清亮的眼睛。

  接下来,王菁赶往新街镇全福庄村中寨,她要去看一个叫高丽的女孩,也是阿里巴巴脱贫基金的投保对象,开学即将升入高一。

  到中寨的时候,雨停了,村里面的路不能行车,大家步行。路上,有一群孩子在跑来跑去。王菁看到农家的黑猪都是放养,觉得新奇。谁家可能在修房子,一名村妇,攥着铁锹,卖力地铲她面前的那堆沙子——“沙沙沙。”

  墙上偶尔会看到标语,在元阳的这些村寨里,有关教育的标语多。内容简单,如“教育为本、科技兴乡”,也有的让人印象深刻,像“今天的辍学生,也许就是明天的贫困户”等等。

  教育能让人摆脱贫穷,几乎已是真理,颠扑不破。但在这村子里,教育还有另一种美好的功用,不易察觉,极为珍贵。

QQ截图20180907093238.png

  ▲ 开学了,元阳的女孩们走在上学路上。

  高丽家的视野好,房子朝向寨子里的梯田,坐在这儿,满眼都是翠绿的水稻和墨绿的山峦,有条泉水流经房前,一直“哗啦啦”地响。

  虽然在这里生活了16年,高丽还是觉得这儿很美。她欣然地向大家介绍:远处的一棵大树,是中空的;每块稻田中间,那没有种水稻的十字形图案,是养鱼的。稻田鱼炸着吃,松脆可口,梯田里产的红米,做成米线,清香宜人。

  妈妈不会说普通话,高丽招呼着客人,表现得大方得体,又满是真诚。王菁知道高丽是单亲,问境况,才知道高父因意外去世。哥哥在广州打工,时不时往家里寄钱,过年时会回来。偶尔打电话,也不讲什么大道理,只是告诉高丽,要好好读书。王菁听了有触动,说“哥哥真好,是吧?”声音里,透着怜爱。

  有人问高丽,生活辛苦吗?她笑着答:“开心就好啊。”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齿。

  在房前的田埂上,高丽种了一排像芭蕉的绿植,窗台上也有一些,用劈开的竹子做花盆,似是兰花。高丽叫不上来名字,把这些统称为“花”。她有很多“小爱好”,喜欢唱歌,会跳乐作舞(彝族舞),有时候还帮老师画画。

  特别的是,虽然这里找不到瑜伽馆,也没有瑜伽老师,一个人的时候,她还会看着时尚杂志或网上的图片,学着做些简单的瑜伽动作。“非常简单的那种”。她笑,有些害羞。

  如果留在寨子里铲沙,就不需要学瑜伽,高丽是在为将来做打算。

  和当地其他学生就读元阳一中不同,初升高,高丽考上了离家更远的个旧第十三中学。装着录取通知书的信封上,有学校的全景照片,她指点着告诉王菁,这儿是教学楼,这儿是操场。此前报到时,她曾经去过一次学校,便都记下来了。

  高丽很满意这所高中,因为老师建议她要出去(离开元阳)读书,她自己也想去陌生的地方。她期待未知与陌生带给她成长——自立、坚强。8月16日,她发了自己第一条朋友圈,是一张自拍,配文:“因为你有一双大眼睛,所以任何问题都不用害怕。”

  如果想得更远些,高丽告诉王菁,她想去上海读大学。对那里的向往,源自此前她接触的一名上海老师。老师发照片给高丽,鼓励她考上海的大学。其中一张照片是黄浦江夜景,高丽知道,那幢最高的、尖顶的、五彩斑斓的建筑,叫东方明珠。

  聊天的间隙,来了三个孩子找高丽。她们大小不一,看到有陌生人,害羞地在墙边挤成一团,望着高丽咯咯地笑,高丽也转过头冲她们笑。可能,她们本来是要约着去玩,跳舞或是什么,甚至,是来找高丽学瑜伽动作也说不定。又或者,高丽就要去上学了,她们只是来看看。

  总之,高丽是开开心心的,清贫不会抹去她心中的色彩,只要有教育滋养希望。在元阳的山间,这是教育另一种美好的功用。

  每个女孩,都有她的心思,有她的故事。可通过事前投保的方式,推动叶榕、高丽以及更多的女孩去读书,让教育改变她们的生活。这个个故事,还不能证明“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项目已达成所愿。

QQ截图20180907093304.png

  白慧,家住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嘎娘乡,高三刚毕业的她,考上了大理大学的临床医学专业,由于家庭困难,她家被县里扶贫办界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她也是阿里巴巴公益保险的受益人。

  在公益项目中,人们喜欢用故事去触动人心,以证明项目的成功。王菁虽然同样会被这样的故事所触动,但她觉得,故事只是用来告诉人们,受到帮助的是什么样的人。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公益保险,不止于满足有故事。

  他们要让更多的人获得保障,并让更多的公众参与到公益项目中来。

  若按以往做公益的模式,想在短时间内为16万人投保,并在受益人发起理赔后,保证她3到5个工作日收到理赔款,在成本和效率的制约下,根本无法实现。

  阿里巴巴用科技解决这些问题。由蚂蚁金服为保险公司赋能,受保人资料上传提交后,在后台依靠图像识别、AI识别等技术,进行资料审核。在理赔环节,一个支付宝可以实现全村在线理赔。人力成本大大减少,审核、理赔的效率也相应提高。

  王菁讲,在理论上,这套体系服务的人数没有上限。所以,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公益保险,能在短时间内覆盖更多的人、更多的县,甚至覆盖全国。比如2017年7月,他们推出“顶梁柱”公益保险项目,至今已覆盖20个县。而2018年的目标,是100个县。

  如果没有这样的科技能力,任何一家有钱的企业或一家保险公司,都无法实现公益保险的大规模覆盖。因为,随着覆盖范围的扩大,他们的成本无法控制在10%的“红线”范围内。(《慈善法》规定公募慈善组织的管理费用不能超过10%)

  利用科技控制成本的同时,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

  目前,针对公益保险,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会和保险公司的分工是,前者负责拓展,后者负责理赔。若在平时,个别保险公司因为盈利需求和风险考量,会在极力推销保险的同时有“卡赔”的行为。在这种情况下,赔付款怎么给到受助人手上、给多少,都是未知。

  阿里巴巴脱贫基金会公益保险的合作方式,让保险公司不承担风险,也无须因为保单规模的扩大而增加过多成本,所以能将项目90%的资金直接交到受助人手上。这是王菁所说的“将资金最大化用到受益人身上”的公益初心。

  在接受采访时,王菁几次谈到“初心”“情怀”“意义”。她介绍公益保险团队,开发、交互、设计、测试、前端工程师等工种一应俱全。有些同事,虽然自己手上有工作,还是愿意加入进来。王菁觉得,这是因为公益保险本身有意义,大家有情怀。

  蚂蚁金服的一名同事也佩服王菁:没有KPI,她自己就把公益保险这个事干起来了。王菁自己对公益保险的评价是,走得不是最快,但一直在往前走,“比如从此前的没有公众参与,到现在的公众参与”。

  目前,人们可以在支付宝的蚂蚁庄园,通过捐爱心的方式,帮助受助人,参与到脱贫中来。这次上线的“帮助贫困女性,幼有学,老有依”项目,在帮助16万建档立卡贫困户女性同时,会有1亿网友通过蚂蚁庄园参与其中。

  这不是简单的数字游戏,通过这样的方式,王菁想给公益行业带去改变,这改变可能是革命性的。

QQ截图20180907093316.png

  元阳的一家五金店里,一个女孩在读书。 

  吴琦是这一亿分之一,她在上海工作,是个舞蹈演员。她朋友圈里的自拍,不是昂着头,便是叉着腰,酷酷的。

  9月4日上午,她在地铁上捐出了5颗爱心,价值保额50元,给巴东县一名叫“俊敏”的35岁女性。此前她一直以为,蚂蚁庄园就是个“领饲料、喂鸡、收蛋”的小游戏。当天下午,吴琦收到通知,“俊敏”的保单生效了。她发现自己可以看到“俊敏”的保单,还可以给她留言。

  前面的留言有8条,大都是“加油”“愿一切安好”等。有那么几秒钟,吴琦走了神,她在想象,在那个她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35岁“俊敏”的生活,是怎样一个状态,她会怎么打扮自己、喜欢什么颜色等等。

  最后,吴琦给“俊敏”留言:“没事的时候可以来这边看看留言。”她想,如果“俊敏”真的能经常来看大家的留言,或许能受到一些鼓励。

  双方的联系是微弱的,倒也是个开始。但在王菁的计划里,让更多的公众参与到公益保险的项目中来,绝不是依靠社交功能。

  王菁说:“这些年社会上公益氛围好,人们参与热情高。但在大家心里,隐约都会有些疑问,比如,什么样的项目值得信任,什么样的项目是真正把我的钱用到受助人身上的。也就是公益信任、公益公开问题还没有解决,我要做一个足够公开透明的项目,允许所有参与方拿到合理收入的同时,保证资金最大化地用到受助人身上。”

  她希望,公益保险能解决公益信任的问题,让人们“从不太信任到有点信任,最后可能变得极为信任”,像支付宝当初解决支付信任问题那样。方法,就是公益公开。

  公益保险的后台,使用区块链技术与保险公司进行数据交换。这让人们能够在支付宝上看到每天的数据,比如元阳县691万元的总保费,每天赔付了多少钱、多少人,以及每一个人的理赔数据,都实时公开。

  王菁讲,阿里巴巴脱贫基金想做的事情,就是“水泵的第一股水”。现在,人们如果想参与到公益保险项目中来,只要捐爱心就可以。属于公众参与、阿里出资、政府出力、贫困县受助的模式。

  随着人们对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公益保险认知和信任度的提高,他们可能会愿意为此捐钱。即便是每个人捐一元钱,公益保险都可以覆盖很大的范围。

  王菁勾勒着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公益保险整套体系。用公益的心态、商业的手法,这个体系的特点是事前投保、科技赋能、公开透明;帮助更多的人则是高尚的情怀;重建公益信任,让越来越多的公众愿意参与到公益中来,是他们远大的目标。

  目前,王菁最新的工作计划是,9月内,把所有教育方面的保险赔付完成,让学生们都能拿到钱,然后10月、11月启动生育、大病理赔,年底再回头看效果。 

QQ截图20180907093325.png

  王菁用手机教叶榕怎么申请理赔。

  8月31日,离开元阳之前,王菁想再见一次普梦黎,她是元阳县第一个得到赔付的学生,双方约好在元阳一中见面。

  普梦黎今年上高三,她的英语成绩好,数学一般。不过,如果一切顺利,一年后,她能考上大学。她想学旅游类专业,将来做个英语导游,把元阳梯田介绍出去。

  在元阳的几天,王菁一行人和普梦黎接触得多,这或许是大家最后一次见面了。女孩的心思细腻、敏感,告别的时候,忍了又忍,才没掉下眼泪。

  当天还没有正式开学,学生们来来往往,放眼望去,都是女孩。许久以来,元阳一中的男女比例就如此。并且,学校里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学生,占到了总数的四分之一,所以,这里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女孩也多。即便如此,王菁并没意识到,校园里,她迎面碰到的那些女孩,其中某个,可能就是公益保险的受益人。

  她在元阳一中高高的台阶上逐级而下,离开学校的时候已是下午,天空飘起了雨,薄雾又起。王菁偶尔会透过雾气瞟一眼远方的群山。那边,有别样的景致。

 

 

(责编:初梓瑞、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