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疆医生:带着广州嘱托 洒下壮志豪情

2018年09月09日19:18  来源:金羊网
 

10名医疗工作者,500多个日日夜夜的付出,4000多公里的牵挂……

“当你无法放弃自己内心的渴望,那就勇敢地前行。”为了让喀什人们享受与广州同等的医疗水平,广州援疆医生团队在南疆洒下壮志豪情,完成广州的嘱托。

新疆喀什地区疏附县人民医院里,医生们动情发言、热泪相拥、依依话别之后,第八批广州援疆医生团队告别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在近日回到广州。在过去的一年半里,他们见证了哪些从无到有,播下了哪些生命希望,如今又最牵挂什么?他们的故事,是新时代援疆的缩影。

而他们的故事也未完待续,新一批的广州援疆医生又将踏上新征程。

鲁明军(中间)

故事1:了不起的认证

一年半以前,南疆疏附县人民医院胸痛救治因软硬设施跟不上,心肌梗塞等病人基本都到喀什地区医院治疗,路上时间得花30-60分钟。然而,突发胸痛治疗须与时间赛跑,10分钟内做完心电图,20分钟内测好心肌酶,30分钟内用药,治疗效果才最佳。面对这种尴尬,医生们也苦于突围难。

广州援疆医生鲁明军初到疏附县人民医院时,一腔热血,希望从“0”到“1”,不仅完善胸痛急救体系,甚至一步到位申报国家认证。然而,路途举步维艰,当耐心磨光的时候,他真的想过放弃。

“当地的护士,普通话理解能力有限,有时候一个简单的培训可能需要进行三五次甚至十次。”这是鲁明军万万没想到的,例如胸痛流程培训,“病人到达急诊室,按三种情况分诊,胸痛到昏厥的,马上送去ICU抢救;胸痛到大汗淋漓但没有昏厥的,马上送去普通抢救室;一般胸痛的,就去胸痛门诊。就这三句话,培训了几次,护士们都不明白怎么分诊……只能手把手一次一次培训。归根到底,他们对胸痛治疗心里没有底,不敢治疗。”

第一步都这么难,怎么申请国家认证胸痛中心?“唯有培训、培训、再培训!努力、努力、再努力!”据介绍,国家认证胸痛中心相当严格,每一个被救助的胸痛病人的资料都要详细上传至国家胸痛中心总部;需要建立清晰的流程与制度,包括乡镇救助网络,120、急诊、心内科ICU、放射科、心电图等科室联动网络等,细致到医院每一个时钟的时间都同步精准至分钟,全院医护人员懂抢救,连门口保安、保洁阿姨都要懂得心肺复苏,以确保病人在医院任何一个角落,都会得到正确指引。

足足准备了一年时间,团队才放心申请审核,接受专家暗访、现场核查、全国专家投票与排位等考验。有专家点评:“疏附县人民医院胸痛中心比内地一些三甲医院做得还要好!”今年7月20日,疏附县人民医院胸痛中心获得国家认证,成为新疆自治区第二个国家基层胸痛中心,全院震动。

鲁明军说,每次想放弃的时候,就想起同为广州援疆干部,分别任疏附县卫生局副局长、县人民医院副院长的欧宇端和袁俊的两句话:“加把劲,你这项工作代表着广州的水平。”“我们无条件支持。”该胸痛中心建设1年来,至今共诊治急性胸痛患者800余例。

谈军(中间)

故事2:夫妻双双援疆去

谈军与丈夫双双援疆的故事,在当地是一段佳话。在新疆疏附县人民医院,广州援疆医生谈军主要负责妇产科工作,任妇产科主任。先生周之游,原来是广州市轻工职业学校一名体育教师。

去年暑假,周之游到疏附探亲,在当地挂职的教育局副局长告诉他,喀什明德小学有一支足球队,孩子们踢球热情高,但一直没有专业老师带。足球专业出身的周之游萌生了一个想法:留下来,带这支足球队。就这样与妻子一起,加入到援疆大部队中来。

谈军是新疆人,从小在乌鲁木齐长大。然而乌鲁木齐距离喀什有一千多公里远,援疆之前,她对疏附县知之甚少。带着家乡情怀,以及医者仁心仁术,她和队友们一起来了,“新疆孕产妇死亡率高,全国排行第二,重灾区就在南疆。”她很痛心。

今年6月,医院开始筹建重症孕产妇救助中心,“中心建立起来后,要面向10个乡镇,将孕产妇按5色分类法进行分诊,按照新的标准,不同情况治疗方案不一样,救治医院不同,一旦遇到危重病人,确保有专业团队及时抢救,分级转诊,从而降低孕产妇死亡率。”

进入8月,第八批广州援疆医疗队中期轮换工作开始,大部队将启程返回广州。是走还是留?最终谈军选择留下来,参加下一批援疆计划,继续推进重症孕产妇救助中心建设工作。

“我来新疆时,发生骨折的公公刚出院;先生来新疆时,公公只好先从广州回老家生活。我想他会理解和支持,公公婆婆在60年代就参加过边疆建设,对边疆有着很深厚的感情。”谈军说。

当地医师、护士说:“谈医生很有亲和力,和病人说话时,眼睛都带着笑。”一年半下来,谈军也深受感动:“当地人很淳朴,对我们很信任。”

据悉,援疆医生袁俊和卢成瑜也选择留下来。袁俊借助广州市疾控中心的资源,与疏附县卫生局共建疏附全民健康数据研究中心和广州市疾控中心疏附工作站,对全民健康体检数据进行分析,精准干预,加上县人民医院在这批队员建立的各项技术平台也开始良好运转,他选择留下来。他有两个孩子,刚到新疆时,小的一个才两个月,错过孩子最依赖爸爸的成长期,他很遗憾,但家人的支持,给他以动力。

卢成瑜则说:“对于人生目标,我在广东已经把经济效益实现了;如果在这里再用3、5年时间将当地医疗水平提升一个层次,对一个医生来说将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

卢成瑜(右二)

故事3:带不走的医疗队

“经过放射科团队一年半的努力,我们在县级医院层面创新性开展CT血管造影检查,改变了放射科没有常规CT增强扫描的局面,确诊一些以前无法诊断的危急重症,填补了一项空白。”李田亨告诉记者。

事实上,在广州援疆工作队和后方援疆单位的大力支持下,广州援疆医生经过500多个日日夜夜的努力,为当地留下了累累硕果。例如创建了4个中心、2个工作室、1个平台和1个基地,包括基层胸痛中心、疏附县全民健康体检数据研究中心、儿童雾化中心、远程会诊中心、黄氏正骨研究室、支气管镜室、基层区域卫生信息化平台和微创泌尿外科技术疏附培训基地,目前这些平台在工作中正发挥着积极作用。

光建平台还不够。“信心不能光靠援疆医生给,要想让技术在疏附留下来,必须对当地医生开展基础教学工作。”广州援疆医生卢成瑜说;“授之于鱼,不如授之以渔”,我们援疆的目的是打造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广州援疆医生何永忠说。

援疆工作开展以来,援疆医生共同23名徒弟建立了终身制的师徒关系;每月定期举办广州援疆医学论坛,为全县乡镇卫生院举办心电和心肺复苏理论及技能实操轮训,定期举办专题培训,还有县人民医院院内、科内讲课、查房制度和病例讨论等,共培训了11000多人次。

经过一轮又一轮“造血式援疆”,如今,援疆医生们在各自的科室培养出一批“生力军”,影响力不断上升。一些患者在县医院治病康复后,将患病的亲戚朋友都介绍到县医院,并专门找某位当地医生看病。

广州援疆干部、疏附县卫生局副局长欧宇端认为,本次第八批援疆选派的9名医生,团结务实、技术精湛、敢想会干,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今年8月,医生们回到广州后,手机仍有数个微信群的信息响个不停,当地医生将难以诊断的疑难杂症病例放到微信群中进行讨论,实现“千里病情一线牵”。

千里的牵挂

无论回到广州还是留守新疆,从此,援疆医生们心里都多了一份牵挂,启程回穗之前,记者连线了他们。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师林心情:千年楼兰干尸至今可见结核感染迹象,这种古老的疾病目前仍侵蚀着南疆人民的健康,希望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帮扶的结核防控项目,早日在疏附县人民医院落地生根,为终结结核病,发挥一份力量。还有,在医院相结识的维族哥哥巴克.阿吉,一定要身体健康。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医师鲁明军:我们为之付出一年多艰辛与汗水的全疆第二个基层胸痛中心,已经顺利通过国家认证。希望这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新起点;加强内涵建设,苦练内功,夯实医学基层、提升临床水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虽然回广州了,但精神与你们同在!CCU的后期建设千万别放松!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儿科主任医师卢成瑜:经过一年半的指导和培训,县医院儿科的医疗护理水平明显提高,重症病人留了下来,能治疗的病种不断增加。然而喀什地区儿童死亡率仍很高,新的儿科楼正在建设中,新生儿救治中心、儿童ICU、康复是重点建设项目,我要继续留下来,带领儿科团队完成。接下来的一年半,妻子要继续一个人照顾老人和女儿,十分不舍,感谢家人的理解和支持!必将不辱使命,努力工作。

广州市白云区京溪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主任医师谈军:当地维族妇女饮食结构单调,营养严重缺乏,贫血比例高,而且孕妇孕前检查意识淡薄,孕期并发症较多,也是导致家庭因病返贫的重要原因,这让我心痛不已。孕产妇救治中心的建设已经如火如荼的开展,加之家人的理解和支持,这让我更加义无反顾的继续留下来,希望我的坚守能换来更多维族妇女同胞的健康和幸福!

广州市正骨医院副主任中医师何锦勇:医院的骨科及护理技术已经到了一定水平,科室的管理与经营仍在路上。成绩是过去的,成长与成熟还要克服所有困难!回应段主任说的:不想因为我结束援疆后外三科重回原地!团结,团队精神是我最想看到的!未晓不妨权放过,切身须要急思量!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放射科主任医师李田亨:影像科CT增强及CT血管造影检查已经成为常规,我们已经迈出重要的一步,必须稳步前进,绝不再走回头路。我希望大家始终保持一颗大爱和奉献的心,密切结合临床,严抓基础知识培训,严抓报告质量,进一步开展CT引导下经皮穿刺活检术。你们发的远程影像,我已经在会诊,虽相隔万里,心却在咫尺,我将为你们进步的点点滴滴而喜悦感动。同时祝福我的亲戚麦斯提尔汗.克热木及米拉克姿.帕力图家庭幸福。

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业务管理部主任、主任医师袁俊:喜欢这里干爽的气候、蓝天、白杨,还有淳朴的民风。看着疏附县医院医疗水平和疏附县疾病预防控制能力大幅提升,感受到自己和团队付出的汗水没有白费。时间的概念是相对的,对于家人的思念,一年半太长,对于疏附的工作需要,一年半太短,总觉得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面对支持我继续援疆,而担负管教两个孩子的妻子,只想说:“老婆,辛苦了!”

广州市番禺区中心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樊友凌:作为一名麻醉医生,我希望疏附县麻醉科的年轻医生能树立舒适化医疗的理念,在保证日常临床工作的基础上,与兄弟科室紧密合作,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继续开展无痛气管镜项目,期待开展无痛分娩,无痛胃肠镜等项目,最大限度减轻病人痛苦,造福疏附人民。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五医院泌尿外科行政主任、主任医师何永忠:在一年半的援疆工作中,到过南疆很多医院会诊手术,体会最深的是当地经济困难的病人太多,能到县医院看病已经是他们生活中最奢侈的消费了。在国家扶贫攻坚战的紧要关头,如何减少、避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现象,是援疆医疗需要面对的迫切课题。利用援疆政策持续帮扶当地的医生,推广适宜的微创技术,实现“不复杂的泌尿外科疾病不出县即可得到治疗”是我长久的牵挂。

数说“新”语

第八批广州援疆医生团队引进新的技术69项,已诊治门诊病例6753人,住院病例11602人,指导医生290人4716人次,开展案例讨论989人2685人次,科内培训266次4366人次,全院培训32次,院内会诊458例,手术1466台,麻醉766台,CT诊断2368次,CT增强诊断416次,疑难杂症283例,教学查房453次3708人次,大型驻村义诊8次,捐赠相关设备物资103万余元。县人民医院医疗水平得到了显著提高,援疆专家引进的新技术、新项目大部分能落地生根,实现本地化。(甘韵仪)

(责编:余璐、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