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困难找政府,谋便利给群众”

2018年10月08日08:26  来源:光明日报
 

  8月31日下午4时许,陕西省渭南市华州区杏林镇政府便民服务导办台前,一位咨询高龄补贴事宜的老者,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将身份证放置在一台机器的读卡处,仅几秒钟时间,一张便条便打印了出来。

  这张便条上注明了办理高龄补贴可以找的部门、联系电话和地址,办理时所需要携带的材料及份(张)数,以及上班时间、注意事项等。

  与此同时,在镇政府院子“行政权力事项清单”的公示牌前,一位年轻女子正用手机扫描“生育服务登记事项”后面的二维码。几秒钟之后,手机链接跳转至华州区政府网,所需材料一目了然。

  “有困难找政府,谋便利给群众”,便捷高效的公共服务背后,浸润着华州区各级行政机关的智慧和心血。

  让群众和企业真正享受到实惠和便捷

  2017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开展基层政务公开标准化规范化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华州区有幸成为渭南唯一的一个试点区。一年多以来,华州区逐步探索形成了“一表、一册、一单、一细则、一平台”的“五个一”政务公开模式。

  让群众和企业明白了“每一级行政机构都有什么权限?”“办什么事应该去什么地方?”“办事的流程和环节有哪些?”“办某一件事都要准备哪些材料?”等问题,真正做到了惠及民生,成为群众的“便民桥”。

  在“五个一”的基础之上,华州区按照服务主题、服务部门和全生命周期的分类原则,建立了包含34个要素、71项内容的自然人服务事项汇总套表,并在华州区政务公开平台和政务服务平台进行了网上公开,实现事项的服务查询和预约办理。

  华州区区委书记霍文军说:“无论是何种形式,最重要的是要让群众和企业享受到实惠和便捷,这也是政务公开的目标。”

  1月28日,华州区以全省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试点工作为契机,成立了区行政审批服务局,将原来由26个部门承担的202项行政许可事项全部交由行政审批服务局办理,行政审批变“串联”为“并联”,真正实现了“一枚印章管到底”。

  “以往企业的某些行政许可审批,至少需要半年甚至几年的时间,其实不仅是公共服务效率低下的问题,更关键的是流程问题。即使是后来的集中审批,还是存在一个部门审完另一个部门审的线性问题。”华州区区长白晓林说,“将政务公开和互联网、大数据等相结合,将行政审批由‘串联’变为‘并联’,会大大提升行政效率。”

  破解政务公开“最后一公里”难题

  “多条乡村道路破损严重,怎么进行修整维护?”“出租车随意涨价时有发生、黑出租屡禁不止如何解决?”今年3月29日晚,一档聚焦华州区交通运输部门问题的电视问政节目上,各位“考官”唇枪舌剑,毫不含糊,“震惊”“愧疚”“心情沉重”等自责的话语,让群众看到了华州区政务公开的决心和威力。

  今年以来,华州区还先后开展公民代表进政府活动4次,举行在线访谈活动6次,举办营商环境访谈活动10期,联合集中开展政务公开宣传活动11批(次),使政务公开家喻户晓,深入人心。

  “既然做了那么多事情,为什么咱们政府就不能把最后的关键一步也做到位?”华州区常务副区长孟渭川在一次会议上质问。破解“最后一公里”难题,成为华州区政府政务公开必须啃下的一块硬骨头。

  长期以来,渭南市各县(市、区)企业登记注册流程完成之后,企业必须到渭南市区的公章刻制点刻章,耗钱耗时。如今,在华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办事大厅,企业注册、刻制公章、办理对公账户等一系列工作一次完成,困扰企业多年的“关键一步”,终于实现了在家门口办结。华州区也成为渭南市唯一能够刻制企业公章的区县。

  距离华州区金堆镇政府不远的地方,经常会见到一位卖山珍的农民。生意渐好之后,这位农民萌生了注册商标的愿望。

  委托中介注册“金堆山珍”之后,却没想到与福建一家商人注册的“金山珍”有了“重名”嫌疑。之后裁判、打官司,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注册成功了,但是过程却异常曲折。究其原因,最关键的是信息不畅。

  8月9日,渭南市第一个商标受理窗口落地华州区。从9月18日开始,华州区及渭南地区的企业,在家门口就可以完成商标注册。

  “说实话,过去由于数据无法共享,我们都不知道咱华州区到底有多少商标,这些商标都有哪些种类。”华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今开了窗口,咱华州区商标的家底搞清楚了,群众注册商标也方便多了。”

  除了惯常的“最多跑一次”之外,华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为全市首家、全省第五家可以受理外商投资企业登记管理的县区级市场监管部门。华州区还创造性地推出了“零见面”企业登记、个体户“口述办照”、到偏远的塬区和山区“上门办照”、开放企业名称库查询、行政部门代办制等服务。

  随着“最后一公里”难题的破解和服务理念的深入人心,华州区群众的创业热情大大提高,今年上半年市场主体同比增长56%,实现“井喷式”发展,5月中旬市场主体已经破万。

  (本报记者 张哲浩 杨永林 本报通讯员 李玉红)

(责编:初梓瑞、贺迎春)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