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公益>>公益滚动>>公益要闻

民政部:鼓励规范网络慈善 网站与募捐者应共同担责

刘念

2015年01月13日14:0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动动手指不费事 百八十元不嫌少 点滴爱心汇成河

  网上慈善,不必再盯着大款

  制图:张芳曼

  动动手指,不消一分钟,捐款完成。掌上募捐已成为新的慈善方式。

  网络与慈善的混搭,迸发出惊人的力量。网络慈善利用互联网的无边界、传播广,你十块我二十,聚沙成塔,更大限度汇聚救助力量。

  个人或组织发起、公募支持方认领、网站推广,这种模式在保证公开、诚信的同时,也通过随手转发,调动、激发起身边的正能量。

  从今天起,人民日报推出网络慈善系列报道,以飨读者。

  网上做慈善,高效又方便。

  1月4日,中国扶贫基金会接手新年首个慈善项目:4岁男童普普(化名)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躺在千里之外,急需8000元的手术费。

  1月6日,“八千元救先心病儿”项目上线。1月8日,钱募齐了。1月9日,普普顺利地进行了手术。

  凑齐这8000块,不是靠哪个大款或老板出手,而是腾讯公益乐捐平台发起项目,把孩子的情况与需求,传达给众多微信用户,他们通过便利的支付方式,你10元,我8元,凑齐的。

  比起8000块,还有更多的。本报之前通过网上募捐,为辽宁见义勇为少年张鑫垚凑齐了多达20万元的善款,只用了短短6天。

  就这样,只需动动指尖的手机募捐,降低了公众参与慈善的门槛,改变了传统慈善模式。

  信用有保证,支付有渠道,监督能跟上

  当网络,尤其是移动互联网遇上慈善,对后者来说,可谓是如虎添翼。

  以救助普普为例。主要步骤有三。第一,上网发起项目。北京彩虹桥慈善基金会的张昀,在腾讯公益乐捐平台上,发起了“坚强的彝族小男孩”项目。事实上,只要提供身份、资质的证明,个人与组织,均可担任募捐项目的发起方/执行方。

  第二,项目要等待公募支持方的认领、审核。公募支持方,均为在腾讯公益注册过的具有公募资质的机构,以公募型基金会为主。“彝族男孩”项目就是被中国扶贫基金会认领下来的。

  第三,项目上线后,微信用户点开微信钱包中的腾讯公益板块,就可以查看项目详情,想捐款,点“我要捐款”进行微信支付,还能分享到朋友圈,邀好友一起捐。手指一动,善款捐出。

  这,就是掌上募捐的基本模式。有具备公募资质的基金会等机构,进行信用背书,让人捐得放心;有网络公益平台,提供便捷的支付渠道,不必因为额度小、银行远而却步,让人捐得省心;想知道钱花哪儿了?还能在网上及时查看动态,让人捐得舒心。

  “这个世界的改变,不能只靠少数人的大努力,还要靠多数人的微付出。”腾讯公益产品运营总监孙懿认为,“这就是掌上募捐的理念”。

  腾讯基金会副秘书长李玉霄介绍,目前,在腾讯公益注册的公募机构有50多家,每天递交申请的项目在30个左右。2014年,共有1018个项目借助掌上募捐,募得善款超过1亿元。

  “项目审核分三步。”中国扶贫基金会项目合作部项目主管介绍,“一看发起方、受助方是否具有资质、证明;二看内容是否合乎法规、公序良俗;三看项目预算是否合理。这三步下来,审核通过率约在80%左右。”

  李玉霄表示,腾讯公益上各基金会认领的项目,审核通过率在50%以上,“没出现过经审核的项目因造假而被叫停的情况。”

  根据不同项目的情况,中国扶贫基金会设立了不同响应机制。比如“彝族男孩”项目,其响应机制为二级,即通过微信朋友圈、电脑端腾讯公益乐捐平台进行推荐。响应机制最高可达四级,将追加新浪微公益、支付宝等基金会可用的全部渠道。

  社会不缺温情,掌上募捐调动身边正能量

  像“彝族男孩”这样的项目,腾讯公益乐捐平台上有上千个。每个项目的筹款额度,少则数千,多则数十万。这些钱谁在管?怎么用?咋监督?

  第一道关,必须是公募基金会。“所有善款首先进入基金会唯一指定的账户,并录入基金会财务系统。”中国扶贫基金会项目合作部主任助理王毅说,“根据票据、缓急,将善款逐次拨付。”

  2014年6月24日,北川抗震英雄沈远奎,不慎坠入沸水锅。中国扶贫基金会得到线索后,联合了绵阳市青年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绵阳晚报等多家机构,在腾讯公益乐捐平台发起掌上募捐。仅仅一夜,40万元的筹款目标就已经过半,但募捐却戛然关闭——沈远奎因伤重不幸去世。“有网友说,自己捐的钱是救命用的,人已过世,就该退款。”王毅说。

  王毅等基金会工作人员,与家属、发起方等共同商量善款用途。最后,决定建立遗属遗孤的赡养与成长基金。然后,中国扶贫基金会、发起方连发4则公告,对协商情况进行说明,同时开放了退款渠道,但“没有一个网友要求退款”。

  “有人说社会冷漠,没有爱心。但一个个掌上募捐项目却说明,社会并不缺温情。”王毅说,“关键还是看怎么做,怎么把正能量调动起来。”

  一年间,手机募捐者占比从三成增至八成

  掌上募捐,早在芦山地震后就开始出现了。

  2013年4月19日,成都的一些慈善工作者建立了“成都公益圈”微信群。次日,发生了芦山地震。两个月后,重建工作启动。群里一位同仁,见仁加村还缺一间志愿者宿舍和社工活动室,便在微信群发起掌上募捐。仅过两天,6000元的筹款目标即告达成,两间板房有了着落。

  作为那次募捐的执行人,王毅感慨:“我们开始意识到,移动端与公益结合,将焕发巨大的活力。”

  2014年初,微信支付在微信红包的助推之下兴起,掌上募捐的能量也由此被进一步激活。“掌上募捐,既可信,又易行,适应了公众的心理和习惯。”中国扶贫基金会项目合作部项目主管丁洁说,“我们从网络平台了解到,2013年芦山地震,手机捐款者占三成;2014年鲁甸地震,手机捐款者占八成。”

  借助掌上募捐,中国扶贫基金会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2014年,基金会在腾讯公益乐捐平台共支持项目149个,筹款近1600万元。

  李玉霄介绍,乐捐平台上的项目,由个人、草根组织、公募型组织发起的,分别占35%、20%、45%左右。“今后的致力方向,一是要扩大个人、草根组织的参与空间;二是要进一步开发‘一起捐’这样的互动功能,让正能量可以人际传递,产生连锁效应。”(记者刘念)

  民政部表示

  网络慈善要鼓励也要规范 网站与募捐者应共同担责

  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副司长郭玉强日前做客中国政府网时表示,网络慈善增长很快,是做慈善的重要方式和渠道,但也需要进行规范和管理。

  2014年12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促进慈善事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简称《意见》),鼓励、肯定和支持网络慈善。

  郭玉强说:“虚拟世界的慈善和现实世界的慈善是一样的,只不过渠道有差别而已。就像我们上班一样,您是开着汽来的,我是骑着自行车来的。”

  据郭玉强介绍,目前全国慈善年捐赠额是1000亿元,网络慈善一年捐赠额大概是10亿元左右。虽然从捐赠的绝对数量看,网络慈善占的份额很少,但增速很快。

  《意见》鼓励、肯定和支持网络慈善,也对网络慈善进行了规范。郭玉强指出,从现在情况来看,捐赠领域出现的不良情况,与互联网有关的越来越多。因此《意见》对网络募捐进行了规范,要求广播、电视、报刊及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对利用其平台发起募捐活动的慈善组织的合法性进行验证。

  “作为募捐平台的网站要与募捐者共同承担责任。比如说我有一个网站,有人到我这注册,最后发生了诈骗,我是要负连带责任的。并不是说它是虚拟世界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这是不行的。”郭玉强说。(人民日报北京1月12日电/记者胡雅婷)

  【民生观】

  移动互联网点化“开粥厂”

  马三立有个经典的相声《开粥厂》,讲马大善人大言赈济灾民,施舍山珍海味、四季用品,虽说讽刺的是夸夸其谈的人,但其中映射出传统的慈善观念:有钱人是慈善主体。

  今天,仍有人陷入困境后,在传统慈善观的影响下,想方设法寻求大款的帮助,比如跪在土豪门前,这种事都有过报道。

  掌上慈善、网络公益的悄然出现,正在改变着传统的慈善格局。从当前行之有效的、网络公益平台“嫁接”公募型慈善机构的合作模式来看,移动互联网高效地盘活了慈善资源,点化了传统的慈善模式。原因大致有三。

  其一,信息透明。登录相应的网络平台,就能知道谁需要什么帮助,不必担心有劲没处使。在权威机构的审核监督下,受助者的情况真实可信,不必担心假借慈善之名的骗局。善款募集、使用的动态信息,通过网络平台及时披露,既能避免“过度捐赠”“箭垛效应”等慈善误区,也能防止行为不端之人染指善款、侵蚀公众信任。

  其二,渠道便捷。轻触鼠标或屏幕即可完成捐赠,不再需要跑银行、奔邮局,时间成本降到最低,更无须顾虑些微的心意是否“拿得出手”、是否“值得折腾”。

  其三,地位对等。在网络平台上,人人都能成为捐助者、发起者,乃至受助者。受助者,从被动等待,变为自行发声、自助其身;捐助者,也从热衷慈善的“马大善人”,变为你我这样的普通人。

  海纳百川,不捐细流。当慈善不再成为有钱人的独角戏,而是真正汇聚起平凡却不乏爱心的亿万之众,慈善资源才能焕发出活力。更重要的是,相较于“达成多少钱的募捐目标”,“让更多人参与慈善”“唤起更多人的慈善意识”,具有更深远的意义。而慈善的核心内涵,正在于此。(靳西湖)

(责编:史雅乔、蒋琪)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