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戒烟门诊开设9年名存实亡 控烟人士:改变大环境入手

李娜

2016年06月14日09:57  来源:工人日报
 

  本报讯 (记者李娜)“戒烟门诊?早就关了!”《工人日报》记者近日来到成都首家开设戒烟门诊的医院——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发现尽管医院大厅的科室分布指南上仍标示戒烟门诊位于5楼,但门诊室早已不见踪迹。一名医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戒烟门诊患者寥寥,单独设置科室浪费资源,已将其合并至呼吸科。

  这并不是成都“消失”的第一家戒烟门诊。2007年,国家疾控中心在全国范围内选择成都、北京、上海等6个城市试点戒烟门诊,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率先在该市设立戒烟专职医师、开设戒烟门诊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省第四人民医院、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亦紧随其后单独设立戒烟门诊。记者近日走访发现,绝大多数戒烟门诊都因门庭冷落而陷入名存实亡的尴尬境地。

  “设立之初还有一些关注度,但也就维持了半年左右,后来几乎一周才有一个来咨询的人。”多位曾坐诊戒烟门诊的主任医师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戒烟门诊只在开诊时维持了短暂的热闹,此后便再鲜有问津。

  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戒烟门诊坐诊医师周黎强分析认为,尽管当前不少烟民已有戒烟意识,但他们的热情非常短暂,甚至对药物戒烟心存怀疑。

  “药物戒烟一个疗程(3个月)6盒药要花费2000多元,且这笔费用不在医保报销范围内,戒烟者往往会因此而放弃治疗。”周黎强说,虽说从长远来看,戒烟治疗远远少于吸烟的金钱投入,但很多人对吸烟危害的认知依旧不足,认为吸烟是一种行为习惯,花钱戒烟“太划不来”,对药物治疗较为排斥。

  2006年,我国政府签署了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到2012年,卫生部公开发声表示,将通过深化医疗改革助力控烟,其中最重要一项举措即是把戒烟药纳入基本医疗服务范畴,但始终未得到落实。

  记者了解到,戒烟门诊遇冷是全国各地医院面临的共性尴尬。有控烟人士表示,这一现象背后凸显的深层次难题,唯有从改变“大环境”入手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标本兼治。

  该人士认为,当前“大环境”中最明显的诱惑便是公共场合无处不在的吸烟行为,要扭转这一局势,首先需要培养烟瘾者的自觉意识,其次烟草行业也应积极履行《烟草专卖法》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法定责任和义务,同时尽快落实控烟立法,通过明确的处罚措施对控烟问题实现源头管控。“戒烟也好、控烟也罢,对于个人而言都是一项系统工程。有效的控烟行动,离不开公众的普遍认可和支持”。

(责编:史雅乔、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