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疗协会”何以存在多年

刘雪松

2016年06月29日08:33  来源:京华时报
 

  “尿协”能够在中国存活这么多年,显然与科普的劲道不给力有关。科学与法治,应该重拳出手,让“尿协”这样的机构自己撒泡尿照照了。

  不出所料,民政部新近公布的第八批84家“离岸社团”“山寨社团”黑名单中,“中国尿疗协会”赫然在列。民政部介绍,被列入名单的社团多数都冠以“中国”“中华”“全国”等国字头字样,主要目的就是在境内敛财。这就意味着,有10万人之巨的“尿协”成员,这么多年的尿算是白喝了。

  喝尿治疗?想想都恶心。但这家早在2004年就已被所挂靠的“中国医促会”在自查中撤销资格的所谓协会,转身在香港“漂”成了“非谋利性民间团体”,继而将一杯尿液,推广成了连癌症都能包治的神液。而这个尿疗协会的会长,面对众多医学专家对“尿疗理论”反对时曾表示,“喝尿不需要钱,要是人人都明白了喝尿能治病,谁还去找医生看病”。

  但就是这么无知的话,在中国找10万个愿意相信的老人并不难。病急乱投医,这不是老人的错。同理,找一些愿意帮他宣传包装的媒体也不难。尿协收会费,还卖尿产品,不差钱。

  “没喝过尿的没有发言权”,“尿协”能够说出这么霸气的话,关键是科学的声音太软弱,法治的声音不给力。尽管喝尿可以治病在民间一直有传闻,但“尿协”能够在中国存活这么多年,显然与科普的劲道不给力有关。一泡尿液,是药还是毒,是利还是害,这点检测技术,我们不缺,缺的是科学技术在社会责任担当过程中响亮的声音和姿态。

  虽然“尿协”后来转移忽悠阵地,但“主战场”还是国内,忽悠的对象还是我们身边的老年人。甚至有一档著名的科学类电视栏目以报道的形式介绍“喝尿村”,说村里很多老人因为坚持喝尿而治好了很多顽疾,并表示这种疗法虽然目前还没有被主流医学界认可,“但也不要急于否定”。遗憾的是,法治似乎并没有给予应有的干预。

  “尿协”倡导的理念是“我喝我尿养我身”“我喝我尿治我病”,并且以“新颖喝尿”“学会喝尿”的方式向老年人兜售“喝尿伴侣——七味果晶蜂胶素”。这种推销方式,无疑早就涉嫌违法。但“尿协”这个本身属于社会的怪病,却像前列腺患者一样嘀嘀嗒嗒,从来就没有被治干净、治透彻过。

  “中国尿疗协会”只是数以百计“离岸社团”“山寨社团”中的一个。实际上,它们是一个个非法存在的隐秘圈、忽悠圈,科学的阳光、法治的阳光照不到这些圈子,它们就会把坑蒙拐骗的圈套越做越大。科学与法治,应该重拳出手,让“尿协”这样的机构自己撒泡尿照照了。

  □刘雪松

(责编:史雅乔、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