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飞燕:关注留守儿童的“铁姐”柔情

杨杰

2017年03月13日08:50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扫一扫看铁飞燕专访视频

  以前在学校,同学们都叫铁飞燕“铁哥”,现在公司里40多岁的阿姨都叫她“铁姐”。

  1992年出生的铁飞燕,在见义勇为后被称为“最美90后女孩”。她结婚、生子,变化挺大。“铁哥”够猛,留着“刺头”,20岁时跳下十几米高的大桥救出落水者;“铁姐”穿着高跟鞋和裙子,妆容精致,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时也坚持每天跟孩子视频聊天。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她这5年关注的议题一直没变——关心留守儿童。

  “大家印象中留守儿童是不是特别贫困?没有漂亮书包、没有好的衣服、没有明亮的教室。但这不是留守儿童的主要问题,他们大部分不缺物质,最缺的是爸爸妈妈的陪伴和关爱。”铁飞燕用温柔的声音告诉身边的小学生,“建议大家给他们写信交流,这比送漂亮书包和文具盒更好。”

  她身边的学生来自北京芳草地小学,他们戴着红领巾,穿着芭蕾舞鞋,脖颈挺得笔直,脸上有种经过训练的礼貌和距离感。“一看就跟农村的孩子不一样。”铁飞燕说。

  铁飞燕说,留守儿童的眼神总是有种淡淡的忧伤。她带着自己的孩子去看望留守儿童时,孩子跟她撒娇,留守儿童站在一旁,羡慕的眼神让人心酸。“你跟他玩几分钟,他就把你当成特别亲的人,拉着你的手不愿松开。”

  铁飞燕是云南省公路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昆明东管理处小喜村收费站副站长。她说自己一直是“汉子型”的人。铁飞燕说自己算半个留守儿童,她出生在农村,父亲在她上三年级的时候外出打工,每半年才能见两次。父亲一走,精神支柱就倒了。“所以我的性格比较男性化,让自己变得强大。”

  铁飞燕成为全国人大代表的第一年,就提了关注留守儿童的建议。“通过一个偶然的事,改变了我的命运,我也想去改变别人的命运。”当时,她希望给留守儿童的父母争取探亲假。后来发现这个建议不现实。因为节假日的工资是平时的3倍,薪水的诱惑力更高,很多父母会为了多赚钱而放弃探亲假。

  第二年,她发现身边的朋友对留守儿童的关注大多停留在物质层面,很少给他们心理上的关爱。她在走访中注意到,留守儿童的父母每个月给他们的生活费有四五百元,而隔代的监护人对孩子们比较溺爱,导致孩子任性、自私、不会感恩。没有正确的价值引导,让留守儿童走向另一个极端。

  “如果有父母在,就算没得吃,也过得快乐;没父母在,孤独无助,有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铁飞燕觉得,对于孩子来说,父母是童年时的全世界,被父母抛弃,就像被整个世界抛弃。

  她身边有许多长大了的“留守儿童”,他们身上有些共性,要么特别内向,要么特别外向。内向是因为自卑心强,不敢说话;外向是想拼命吸引别人的眼光,得到重视。

  单纯的捐物已经无法给留守儿童喜悦感。今年,铁飞燕建议,要给留守儿童建立成长档案,记录留守儿童的家庭状况、父母在外务工情况、监护人、学校成绩、学习态度、个人表现,让关注留守儿童的组织一目了然,精准帮扶,缺物的捐物,缺陪伴的给陪伴。

  越来越有“女人味”的铁飞燕说,她深入了解留守儿童的动力没有减退,“对今年的建议比较有信心,希望能被采纳”。

(责编:史雅乔、李昉)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