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普玛江塘乡干部群众和官兵忠诚戍边艰苦创业

高原风雪中 他们共同守望

本报记者  扎  西

2017年03月20日09:3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图为普玛江塘边防派出所官兵在海拔接近六千米的执勤点巡逻。
  应 俊 许 超摄影报道

  3月10日正午,记者从海拔3600多米的拉萨出发,来到我国海拔最高的行政乡——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浪卡子县普玛江塘乡。乡政府门口矗立着一块石碑,刻着“世界之巅普玛江塘,海拔5373米”。初春时节,这里还看不到一丝绿意。

  “氧气吸不饱,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尽管当地自然环境如此恶劣,1000多名干部群众和8名边防官兵生活在这里,用忠诚的坚守、勇敢的担当和开拓奋进的精神,成为挺立在这片土地上的脊梁。

  “再艰苦的地方也要有人守,再艰苦的工作也要有人干”

  普玛江塘乡位于喜马拉雅山北麓,高寒缺氧,空气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40%。2016年,当地农牧民群众平均寿命49.5岁,远低于全国人均寿命。因为平均寿命短,普玛江塘乡里超过60岁可以享受养老保险的政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人能够享受到。

  尽管这里自然条件恶劣,但仍然有不少干部主动申请到普玛江塘乡工作。2014年7月,格桑确拉主动请缨,到普玛江塘乡担任乡长,并于2016年担任乡党委书记。3年来,他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向有关部门反映,争取调整当地居民养老保险政策。去年底,上级部门同意将普玛江塘乡领取养老保险人员年龄放宽至50岁。谈到这件事情,格桑确拉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里夜间气温全年在零度以下。刚来那会儿没有电暖炉,只能围坐在牛粪火炉旁边,伴着浓烟烤火睡觉。”格桑确拉描述道。

  “在房间里烧炉子就要耗掉本来就稀少的氧气,所以睡觉宁愿多盖几床被子,也不烧炉子。”普玛江塘乡边防派出所警官祝兴说,有时候坐着不动,就会突然有一阵窒息的感觉,像是被人卡住了喉咙一样,胸闷气短。

  “再艰苦的地方也要有人守,再艰苦的工作也要有人干,1000多名群众需要我们。”这是普玛江塘乡干部们的心声。

  2016年5月,新任普玛江塘乡乡长胡风宝上任伊始,便在同事的陪同下深入到一户户牧民家中走访调研。一来二去,如今的胡风宝已经可以用简单的藏语和当地的牧民群众交流。不过他并不满足,除了平时跟藏族同事们多讨教,晚上还要自学。“尽管困难,但只有学会了藏语,才能更明白当地群众想什么,才能为他们做更多的事。”

  “因病致贫3户10人,因残致贫5户17人,因缺资金致贫27户77人……”反复的入户调研后,对于如何带领群众脱贫,胡风宝心中有一个精确的账本。

  “很多老百姓都成了我们的朋友,这是我们坚守的最大动力”

  高寒缺氧的普玛江塘乡,执勤巡逻是边防官兵最大的挑战。这里一共有6个行政村,海拔落差很大,很多执勤巡逻区域,冰雪终年不化,而且没有路,只能依靠当地牧民的帮助。

  “第一次去执勤点,派出所还没有车,坐的是乡政府的车,车漏风,等到了执勤点的时候,全身上下都被灰裹起来了。路上还看到有狼出没,当时很怕,后来去多了也就习惯了。”西藏山南边防支队普玛江塘边防派出所警官达瓦罗布回忆说,自从派出所成立他便坚守在这里。说到工作,达瓦罗布打开了话匣子,“我们搞民情档案,走访了全乡的群众。很多老百姓都成了我们的朋友,有什么困难,他们会主动找我们,这也是我们在这里坚守的最大动力。”

  走进普玛江塘乡完全小学,一群孩子正在操场上踢足球,红扑扑的小脸蛋,纯真可爱。学校电教室里,几台电脑和一台电视机整齐地摆放着,这里可以接收远程教育节目。

  “我们这里适龄儿童无一辍学。”在普玛江塘乡完全小学任教长达8年的白玛多吉,说到孩子们时,露出憨厚笑容,“只有教育才能改变这里落后的面貌。”为了这群渴望知识的孩子,到届满时,他主动选择了留下。

  多年来,普玛江塘乡的干部们,为了当地群众能早日脱贫,别说调整岗位,甚至节假日都坚守,勤奋工作。

  事实上,浪卡子县规定在普玛江塘乡党政机关工作满3年、普通干部工作满5年者,可定期调整至条件相对优越的岗位工作。此外,给普玛江塘乡规定的休假时间也相对较多。

  “虽然县里对我们有额外优待规定,但我们所有的干部都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格桑确拉说,“我们不干好,对不起这里的群众对我们的期盼。”

  3年来,乡里新建37座棚暖圈、7座饲料储备库、34个放牧点用房……群众生产生活得到了保障。

  “没有支持和帮助,我们的生活肯定不如现在”

  记者采访时,恰逢藏历新年,全乡洋溢着喜庆的节日气息。

  沿着新修的马路,来到海拔5600米的沙空村。走进村民白珍家,干净整洁的屋子里摆放着鲜花,电视上播放着孩子们喜欢的动画片,一家人有说有笑。面对客人,好客的白珍拿出自家酿的青稞酒,谈起了党和政府对他们的帮助,白珍由衷地说:“没有支持和帮助,我们的生活肯定不如现在。”

  普玛江塘乡是一个典型的纯牧业乡。乡里干部们深入调研发现:这里部分牧民的一些传统观念,是制约当地牧业发展的根本问题。为此,一批批干部有针对性地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并亲自到县、地区开拓畜产品销售市场。如今,牧民的观念逐步得到改变,全乡牲畜出栏率大大提高,草场载畜量也明显降低。

  找到病症,对症下药。要让牧业乡增加经济收入,需要进行畜种改良。去年9月中旬,普玛江塘乡党委、乡政府组织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分赴工布学乡苏格村、措美县哲古镇克珠村进行优质种牛种羊引进。购买“苏格”绵羊200只共计12万元、购买“哲古”种牛79头共计48万元。种畜引进后,由乡里兽医进行疫病消毒,统一登记编号,分别发放至各村组及部分贫困户家中,并签订相关协议,统一归属村集体经济。据估算,仅此一项,便可增加人均收入500元以上。

  为发展多元产业、增强自我造血能力,普玛江塘乡制定了“一村一品、一户一策、一人一方”的增收计划,建设了奶制品加工厂,风干牛肉、氆氇编织等加工房,将全乡9座蔬菜大棚无偿交给低收入家庭经营。

  查布村村民益西旺姆去年在乡里帮助下,承包了一个蔬菜大棚。她说:“国家已经给了这么多扶持,我们自己也得想办法。”

  通过当地干部群众的不断努力,2016年,普玛江塘乡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0110元,下辖的6个行政村全部脱贫,在西藏众多乡镇中率先脱贫摘帽。

  当记者离开普玛江塘乡时,西风正紧,卷着沙砾与雪花打在脸上,车子越走越远,干部群众送别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野中,沿路牧民家房顶上的五星红旗迎风招展……


  《 人民日报 》( 2017年03月20日 06 版)

(责编:史雅乔、李昉)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