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暖闻

蒋肖斌

2017年04月28日09:28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他们在曾经“全国唯一没有树的地区”种树

  4月18日,藏北高原渐渐回暖,那曲军分区官兵种下了300余株高原红柳。那曲官兵到底种了多少树已无法统计,在部队组建以来的前40年,没有一位官兵能让自己栽的树活到来年春天。

  那曲不长树,因为这里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年均气温只有-3℃,空气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48%,自然环境异常恶劣。一棵小树苗种下去第二年就会被冻死。

  近年来,军委机关和西藏军区先后拨款上百万元,用于高原生态环境建设的研究和实践。2011年,官兵总结以往经验,创新改良高原苗木栽培技术,挖深坑、筛羊粪、铺地膜、裹被子,栽种下一片川西银杉。这批杉树第一年的存活率不可思议地超过50%,时至今日,仍有200余株银杉骄傲地挺立在世界屋脊。

  种活树木是那曲官兵的“绿色梦”,而这些最可爱的人更是像树一样根植于这片土地,永远屹立。

  八旬老人护水30年

  “生命离不开阳光、空气、水。”在笔记本的扉页,80岁的贵阳老人雷月琴用钢笔写了这句话。把笔记本放入随身携带的小包后,雷月琴拄着拐杖步出家门,换乘三次公交车,来到贵阳西南郊区的阿哈水库库口。

  贵阳市生态文明基金会工作人员说,很多相关部门不掌握一手资料,都还要咨询雷阿姨。这些部门的工作人员不像她那样经常去河边走走看看。

  雷月琴用7年时间手绘了6张贵阳南明河治污地图,被当地视作“珍宝”。地图详细记载了1994年~2015年,贵阳南明河的治污历程。红色线条是当年的污染严重河段,红色圆圈内是河流沿岸的皮革厂、造纸厂等污染大户。

  雷月琴,1937年出生于湖北武汉,4岁时因为饮用了不干净的井水,染上严重的痢疾,经过长时间治疗才化险为夷。“也是因为这样的经历,让我意识到干净的水有多重要。”雷月琴回忆,1949年初到贵阳时,“真是山清水秀”。然而,上世纪70年代后,以南明河为代表的贵阳诸多河流开始变黑发臭。

  “看在眼里,急在心里。”1984年,47岁的雷月琴提前退休,决定为恢复纯净的山水风光做一点事情,开始行走于河岸之上。“主要也就是做做宣传,劝劝别人,向政府反映些情况,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雷月琴说。但这一干,就是33年。

  什么是力量,大概就是这样默默守护细水长流。

  雪豹倒在羊圈,把派出所当休养所

  4月中旬的一天,新疆阿勒泰地区青河县的牧民阿达力别克,像往常一样查看自家的羊圈,发现一只像豹子一样的动物趴在附近一动不动,赶紧报了警。民警赶到后发现,动物并没有伤害人畜,但似乎很虚弱,只好把它抱上车,拉回边防派出所。

  经过简单查看,确定这是一只成年雪豹,可能是误吃什么中了毒。雪豹就这样在派出所的一个铺满垫子的铁笼里暂时安了家。经过三四天的休息,派出所请来的兽医确认它的体力已近完全恢复,可以放归自然。

  于是,民警们用车把雪豹拉到萨尔托海乡阿尔曼特山,这个山区距离救助雪豹的地点不远,而且是雪豹主要食物北山羊的活动区域。这只雪豹出笼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它坐下来看了看救助它的人们,才头也不回地向山顶跑去。

  在电影《我们诞生在中国》里,就有雪豹达娃一家的故事。人类与动物生活在同一个星球,本来就该是朋友。

(责编:史雅乔、李昉)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