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脱贫:安泽从0到1的突破

2017年08月31日08:37  来源:中青在线
 

“脱贫攻坚 魅力安泽”大学生记者深度报道特训营结营。裴文胜/摄

校媒记者参观安泽县杜村乡红色旅游线路

内蒙古师范大学校媒记者陈宇飞拍摄窑上村贫困户养蜂。内蒙古师范大学 杭盖/摄

华中科技大学校媒记者王楠采访安泽县东唐村村民。内蒙古师范大学 陈宇飞/摄

沈阳农业大学校媒记者王晨采访安泽县孔旺村贫困户、矿泉水厂工人郝大姐。上海海事大学 宋晨睿/摄

内蒙古师范大学校媒记者杭盖操作航拍器。四川工业科技学院 谢华根/摄

导师与学员互选环节,导师宁迪给广西民族大学校媒记者田野带上团队专属手环。内蒙古师范大学 杭盖/摄

 

  今年4月,贫困户申继红终于把积压在家的100斤小杂粮卖出去了。

  以前没有销路,对于自家种的小杂粮,申继红都是自产自销,吃不完就送朋友,剩下的只能坏在家里。但今年,她通过大学生村官刘晓宾的介绍,把这100斤小杂粮通过电商平台卖了出去,当天就赚得了400元。这对一个贫困户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申继红家住山西省安泽县杜村乡小李村,杜村乡是安泽县三个贫困乡镇之一,这里生态环境优美,土壤肥沃,自然资源丰富。杜村乡的老百姓们一直以来都以种植玉米、小杂粮和养殖土鸡蛋作为主要的收入来源。但由于山路崎岖、交通闭塞,这里的农产品基本上靠外来的批发商才能卖出去。由于销路难以打开,广大农民不敢轻易调产,即便种植玉米的利润渐渐变少,他们仍以玉米为主要种植物。

  大学生村官刘晓宾去年10月刚到杜村乡小李村上任,就看到了这一现状,他希望自己可以为小李村村民的脱贫增收尽一份力。通过三个月的走访调研,他挨家挨户问情况、与村民心贴心地沟通,终于找到了突破口——用电商平台帮农户打开销路。

  主意一定,刘晓宾就结合计算机专业背景和自身创业经验,反复揣摩、研究,推演出了一套电商模式与运营思路,于今年5月2日,成功打造出了安泽县纯公益性质的村官创业电商品牌——“村官联盟农特产”电商平台。

  该电商平台以微商网店为载体,主营农家散养土鸡蛋、无公害小米、土蜂蜜等具有安泽特色的优质农特产。平台定位为公益扶贫,网店首页最醒目的地方,写着刘晓宾对农户的承诺:“所得收益,全返农户,不收取农户任何费用。”

  截至今年8月20日,该电商平台仅上线三个多月,营业额突破了1.5万元,帮助5个行政村33户农户累计增收约1.3万元,其中普通农户23户、贫困户10户。小李村的贫困户申继红就是最早的受益者之一,她不仅看到了眼前立刻就变现的收益,甚至对明年收成有了新的展望:“看到今年小杂粮的销路得到了解决,我们明年也有了扩大种植的想法,希望通过电商平台卖出去更多小杂粮,争取早日脱贫。”

  找到一个新的脱贫出路的不止申继红,小李村贫困户李海琴一家也因为电商平台的建立而有了较稳定的收入。

  李海琴谈起电商,感到自己走了大运:“我们家院子里一直有间屋子闲置着,那天刘晓宾来,和我说想在这屋子里做电商。虽然我不懂电商是什么,但因为屋子空着没用,就同意了。”后来,李海琴发现,电商销售做得越来越好,自己也参与了很多采购、包装、登记等事务,拿到了稳定的工资,家里也逐渐脱了贫。

  “在小李村,没有比李海琴家更适合作为电商平台基地的村户了,”在刘晓宾看来,李海琴岁数不算大,身体健康,孩子年龄也合适,还有一间空屋,房子在路边,也方便物流运输。“综合这些条件,我就选择了她家作为电商平台的基地,不仅让电商平台有了一方立足之地,还直接保障了她家稳定的就业与收入来源,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防止出现返贫现象。”

  李海琴进行的商品采购、真空包装、邮寄产品、库存登记等工作,可以使她每个月得到300元工资性收益。截至目前,李海琴已累计收入1400元。

  刘晓宾是安泽县公益电商平台第一人,他用电商平台创造性地为小李村乃至杜村乡开辟了一条脱贫的新路子。与此同时,杜村乡的其他村落也没有停下来过探索农村电商发展的步伐。

  杜村乡东唐村的蜂农李玉庆在政府的支持下,正在自学互联网知识,打算用电商渠道销售自家产的蜂蜜。李玉庆家里之前只种植玉米,因为收入很少,开始学起养蜂技术,并希望通过售卖蜂蜜提高收入。

  “养蜂技术我已经学了两个月,有六、七成熟练度。我主要是卖荆条花蜜和杨槐花蜜,一年大概可以收入500至600元。”对于蜂蜜的销路问题,李玉庆有着自己的展望:“5月30号,我在村子里卖出去了120斤蜜。现在县里的帮扶人给我送来了电脑,安装了网线,如果以后蜂蜜产量增多,我想通过学习电脑知识,利用互联网,把蜂蜜的销路扩展到村外。”

  杜村乡窑上村现在有一部分村民的子女也开始自己研究做微商。目前,窑上村大部分的农产品都是以批发的形式售出。一谈起这样的现状,窑上村第一书记马文利脸上就写满着急:“村里以蜂蜜和杂粮为主的农副产品在出售时还得依靠外来批发商,但批发商收购的价格很低,村民卖一斤蜂蜜也只能收到7、8元。”马文利一直希望,如果农户能有路径直接销售,收入会更加可观。

  然而,目前窑上村还没有直接销售农产品的渠道。对此,马文利希望明年可以和刘晓宾的电商平台进行合作,带动多个村民一起做网店,借电商平台加速脱贫。

  对于刚起步不久的电商之路,刘晓宾发现还有很多困难亟待解决。“绝大多数村民由于文化程度和年龄的限制,并不理解电商的意义,即使在给电商平台供应货物,也还停留在‘一手交货一手交钱’的阶段。”杜村乡的公益电商平台目前规模较小,没有专门送货的车辆。目前,平台只是利用每天少量去县城的班车来运货,有时还会因为错过时间而延误快递。

  电商脱贫的意识已经在安泽县杜村乡里渐渐苏醒,一场从0到1的农村电商发展有了雏形,谈到如何从1到100的长远发展,刘晓宾对未来杜村乡的电商发展充满了信心。“这些限制因素并不足以阻碍电商平台的发展,”他表示已经探索出“电商+村官+合作社+贫困户”的发展模式,预计下一步将整合全乡的合作社,用来负责产品的加工和质量的把关,将产业链不断补充、完善,更好地做到用电商打造精准扶贫、产业扶贫。

  (吉林大学 王宜玄 海南大学 刘舒婷 华中科技大学 王楠)

(责编:初梓瑞、李昉)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