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性成熟的女孩 请卸下重重的壳

小月儿

2017年09月08日08:33  来源:中国青年报
 

  小W是一年级新生,此时乖乖地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似乎想说点儿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于是我先开口:“小W你好,听班主任老师介绍,好像你跟班里女生相处有些困难……你愿意跟我说说具体情况吗?” 班主任转介时,说她与班里的女生关系很差,几乎无法相处。

  小W打开了话匣子,诉说进校之后的经历,她把自己跟同宿舍及班里女生的矛盾归结为:“她们都很幼稚,我跟她们没有共同语言。”

  小W告诉我,她从小父母工作很忙,没有老人可以帮衬,所以她从小就很自立,两岁就自己去坐公交车,3岁自己洗衣服,上小学二年级就做饭……正是因为这些经历,自己比同龄人更成熟,也更懂事,总想着早点儿为父母分担经济压力。小W说她来学校只想好好学习,锻炼能力,而身边的同学都不喜欢学习,每天想着吃喝玩乐谈恋爱,跟她们聊不到一起。

  “这么说,你觉得造成你人际关系不好的原因是周围的人不够好,而没有你自己的原因?”我问小W。

  “我觉得是这样。”小W没有丝毫愧色。

  我点点头,继续问他:“那你跟男生的关系怎么样?”

  小W说:“跟男生关系还行,我喜欢跟男生玩。”

  “那咱们学校男生不也是常常吃喝玩乐谈恋爱,有多少爱学习的呢?为啥跟他们就合得来呢?”我问她。

  小W愣了一下,想了想才回答:“男生没女生那么多事儿,不小心眼儿。”

  我没有跟她继续讨论,而是迂回了一下:“中职学校的学生的确存在学习习惯不好的现象,班级学习氛围不浓。你这么喜欢学习,怎么没争取上高中呢?”

  小W告诉我,凭她的中考成绩是可以上高中的,但她为了毕业以后早点儿走上工作岗位,减轻家里经济负担,坚持要报中职学校。

  “你家里经济困难吗?”

  “那倒也不至于……”小W说,“但我就是不想再依靠父母了,父母把我生下来我就欠他们一辈子,不想再给他们增添压力,想早点儿自立。”

  “欠他们一辈子?听起来好委屈啊。”我回应道。

  “是吗?我觉得我爸妈挺委屈的,尤其是我妈。”小W讲述了自己家庭的故事,小W的姥姥姥爷有一儿一女,他们非常重男轻女,对小W的舅舅百般宠爱,但对她妈妈很不好。儿女成家后,姥姥姥爷也只顾接济舅舅一家,舅舅家的日子过得很红火,自己家却相对清贫一些。而且,舅舅也很看不起小W一家,有什么事都使唤小W的父母,姥爷生病的时候,舅舅就以自己要工作为由,要求小W的妈妈辞职在家伺候姥爷。小W觉得舅舅欺负自己爸妈,对舅舅很愤怒,一直想找机会替父母出气。

  “小W,听你说完这些我感觉很心疼,我觉得是你爸妈没有保护好你。”我说。

  “没有吧!”小W着急地为父母辩解道,“我爸妈也说不让我参与大人之间的事,是我自己咽不下这口气!”

  “可这些事情本应当让你回避啊,毕竟是上一辈人的恩恩怨怨。如果他们能有意识保护你,你就不会对舅舅有那么多怨恨。”我说。

  小W沉默了一下,说:“您这么说我倒觉得是这么回事。我妈也经常跟我念叨我姑姑怎样对她不好,但因为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她们之间的矛盾场景,我跟姑姑的感情还挺好的。而舅舅这边就完全不一样。”

  我点点头,说:“而且,我觉得让你那么小就做那么多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也是没保护好你。”

  小W还是为父母开脱:“我觉得这个倒没什么。他们希望我懂事,经常锻炼我的自理能力,所以我才能比同龄人更独立……”

  我微笑着对她说:“你别急,我这么说并不是要否定和评判你爸妈,我相信他们不是故意要对你不好,作为亲生父母一定会尽力疼你的。只是由于他们自己本身的局限性,没能做到而已。”

  小W听我这么说,放松了一点,点点头。

  我继续说:“我的感觉是,你父母似乎给你做了一个‘壳’,穿上这个‘壳’你就要扮演乖巧、懂事、成熟、自立、能干等各种角色。他们并没有问你愿不愿意,也没有考虑你会有怎样的感受。久而久之,你也会忽略自己的感受,认为这个‘壳’带来的角色就是你自己应该成为的样子。但实际上,你毕竟是个孩子,可以不听话、任性、撒娇,可以不那么成熟和能干,非要求自己扮演成那个样子很累的,也会很委屈。”

  说到这里,小W的眼泪“唰”地涌了出来,她点点头,说了一句:“有时候我真的很累。”之后,眼泪便止不住地一直往下流。

  我默默地陪着她,给她递纸巾,慢慢地等她逐渐平复好了情绪。小W才说:“老师,的确是这样。有时候我觉得我爸妈反而像小孩,得我去哄。周末回家,我爸都会在阳台上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纸盒,让我收拾好去卖,作为我下一周的生活费……我有时候真怀疑我是不是他们亲生的。”停了一下,小W又说,“而且有时候其实我也蛮羡慕我身边那些同学,她们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吃喝玩乐,我就总得考虑这个,担心那个。”

  “嗯,你和你的同学们一样,都处于青春期,你的同学们在心理上还都是孩子的状态,而你在心理上已经自以为是成人的状态,所以你会觉得她们很幼稚,看不起她们。实际上,你的同学们可能并没有那么糟糕,她们中大多数人的状态,就是现在这个年龄本应该有的样子。你觉得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小W说,“老师,我突然想明白了,我们班女生不喜欢我,也不是她们的错,就像小孩不喜欢跟大人玩一样,对吗?”

  “你的悟性很好!你想想,如果是一群孩子一起玩,比如互相打雪仗,突然有一个大人加入,情景会是怎样?”我问她。

  “小孩子们肯定会一起攻击大人啊。”她笑了。

  “是呀,那大人会失落、很生气吗?”我问她。

  “应该不会吧。”小W恍然大悟,“我之所以会苦恼,就是因为我也挺幼稚的。”

  “幼稚和成熟没有绝对的好坏之分,到什么年龄就应该呈现什么状态,顺其自然、内外一致就是最好的状态,这样我们的心理才不会纠结嘛。”我告诉她。

  “我以前特别害怕人家说我幼稚,现在突然觉得,幼稚也没啥不好的。”她笑着说。

  “是呀,只有我们面对自己的幼稚,接纳自己的幼稚,才有力量去获得成长,变得真正成熟。”我鼓励她。

  小W使劲儿点点头。

  在接下来的咨询中,小W的笑容逐渐多了起来,重要的是,她是笑容是那么灿烂和自然。

  咨询师感悟:

  孩子的青春期是让家长头疼的阶段,但有一些孩子却让人格外省心,小W就是这样的一个女生,她表面上很“自律”,各方面都表现不错,甚至能与家长、老师站在同样的角度思考。但是,她跟自己的同龄人却格格不入,甚至受到排挤和孤立,这种情况其实更需要引起重视。

  小W这样的学生会得到很多老师和家长的喜爱和声援,同龄人则会因为她“自以为了不起”而疏远她,这样就更加剧了她要“挤入”成人的行列,而远离了同伴。但是,她是套在“壳”里的假性成熟,内心还是个孩子,渴望关注和认可,所以在发现同学们不认可她时,充满纠结,激化了跟同学之间的矛盾。

  另外,小W的姥姥姥爷重男轻女,让她妈妈深受其害,这种家风对小W也有影响。虽然表面上,小W没有表现出对自己是个女孩感到自卑,却把这种自卑投射到身边的女生身上,让自己瞧不起她们,而对男生似乎就要好一些,没有那么多蔑视。

  小W的父母没有充分地允许她做“孩子”,总是要求她懂事、自立,而小W自己也认同了父母的期待,认为自己就应该是成熟、能干的,不能幼稚。但是,一个没有充分“幼稚”过的孩子是不会真正走向成熟的。不被接纳的能量会阻滞在心里,影响我们的能量场。

  当小W意识到“幼稚”没有那么糟糕,接纳自己内心最真实的状态,心理能量就可以畅快地流动起来,改变和成长也会是水到渠成的。

(责编:初梓瑞、李昉)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