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高书记”扶贫记

王素洁

2017年09月22日08:25  来源:中国青年报
 

  虽然结束驻村已有两个多月,但湖南省平江县那个叫横冲的小山村,仍令高杰念念不忘。

  前几天,村民邱革旅在微信里告诉他,村里的“大队食堂”生意越来越红火,“7月赚了8万多元,8月是12万元”。

  “大队食堂”是高杰在横冲村任“第一书记”时,与村里的返乡创客一起,利用一所废弃多年的校舍改造而成的红色民俗文化餐厅,也是横冲村今年上马的又一特色旅游项目。

  得知“大队食堂”火了,高杰高兴之余,不忘继续给邱革旅支招:“每个月都要推出新菜品,争取把夜宵搞起来!真心希望你们越来越好,我会永远牵挂你们”。

  事实上,让高杰“永远牵挂”的横冲村,两年前,还是个他全然陌生的贫困村。

  “这个外来后生能给村里带来啥”

  2015年8月,高杰作为财政部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选派干部来到这里任“第一书记”,这个85后的山东小伙子也第一次走进了湖南。

  高杰曾在家乡山东文登有过大学生村官的经历,这次驻村也算是有备而来,可一到横冲,他还是有些“傻眼”。

  别说开展工作,就连村民说啥他都听不懂,“到村工作的前两个月,走访群众需要带‘翻译’,开会只能干瞪眼。”

  即便如此,他还是一入村就请村干部帮忙做“翻译”,开始了入户走访。不到一个月,高杰将横冲村430多户村民全部走访完毕,对当地的村情村貌也有了一定了解。

  尽管“身处”山水资源丰富的平江县,但横冲村只是个算不上山清水秀的普通村落,村民居住分散,平地稀少,村集体经济更是“一穷二白”,产业发展滞后。

  集体穷,村民也穷,全村1728人,常年在村里的不足900人,用高杰的话来说,“有点本事的,早就跑到外头闯,待在家里的,多是种点粮食打点零工,一年到头勉强达到温饱。”

  白天实地调研走访,晚上高杰就反复研究从网上打印下来的横冲村卫星地图,一个月翻烂了3张地图,但横冲的道路田野,却装进了他脑子里。

  高杰发现,虽然横冲村没有山水优势,但拥有区位优势:位于安定镇中心地带,国道、县道、乡道穿村而过,距亚马逊水上乐园、杜甫墓祠等景区仅有几公里,是去往福寿山国家森林公园、石牛寨景区的必经之路。

  此外,村民家里大多是两层民居,但许多青壮年劳动力常年在外务工,家中建好的房屋基本闲置。

  如何发挥横冲的区位优势,并把村民闲置的房屋利用起来?一个大胆的想法,渐渐在高杰脑中成形——搞旅游配套,做餐饮民宿。

  然而,当他兴冲冲准备实践时,却一上来就被浇了盆冷水:村民对他的提议并不“感冒”,应者寥寥,甚至有村干部当面说他“这就是瞎搞,还不如修两条路来得实在”。

  其实,对于高杰这个外来后生能为村里带来什么,村民当时一方面普遍持怀疑态度,另一面对财政部选派干部的“光环”有所期待,希望他能帮着引来“政府救济”。

  高杰对此心知肚明,但他更明白,村民要想真正脱贫,必须改变“等靠要”的思想,同时也要让乡亲们看到实实在在的奔头。

  高杰找到村里准备回乡创业的大学生吴滔,在他的软磨硬泡下,说服对方与村支两委牵头成立了横冲村民俗旅游专业合作社,组织发动了7户村民发展乡村民宿、农家餐饮。这也成为湖南省首家民俗旅游专业合作社。

  根据高杰与吴滔的规划,合作社对农户进行统一管理、培训,统一配备家用床品、洗漱用品,而民宿、餐饮的经营收益,由合作社与加盟农户按3∶7比例分成,以实现互利共赢。

  合作社运营的第一个月,正好赶上旅游旺季,纯收入达到2.8万元,单户收入最高达8000元。村民尝到了甜头,加入合作社的热情高涨起来。

  村民唐玲丽以前在外打工,辛辛苦苦一个月也就能挣千把块钱,听说村里成立了民俗旅游专业合作社,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投资两万元对家中二层闲置房间进行简单装修后,办起了“立夏居”农家客栈。“没想到开业当月收入就有4500元,而且在家门口就能就业。”唐玲丽说。

  得到实惠的同时,大家对高杰也有了更多期待,“看来这个小高书记有两把刷子!”

  “让村里有一支不等不靠、想干事的队伍”

  民俗旅游合作社取得“开门红”,高杰趁热打铁,组建了“筑梦乡土·横冲创客E家”,把村委会最好的两间办公室腾退出来,作为创客基地,吸引外出青年回村创业。

  当年春节,高杰放弃休假,趁着外出青年回家过年的机会,从正月初一开始,连续6天组织召开创业动员会。

  不过,正月初一晚上开会,能有人来吗?一开始高杰心里也“打鼓”,但没想到当晚有50多名村民自发前来,动员会从傍晚7点开到凌晨两点。正月初一到初六,全村召开了8场创业动员会,决定众筹成立两家公司。

  湖南湘野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一家,公司采用公私合营模式,村集体以10万元资金入股,占股40%,其中10%专门用于精准扶贫,支持贫困户发展生产;14名创业青年众筹资金15万元占股60%,并负责公司管理运营。

  随着公司发展壮大,20余户村民增加入股资金,目前已扩股到300万元,拥有乡村民宿、农家餐厅、知青酒吧、乡村马场、电商平台、农产品销售门店等多个营利项目。

  在高杰看来,更难得的,是吸引了一批懂技术、有学识的80后、90后青年返乡。“我的到来或许能够给村里带来一些新理念、新变化,但最根本的是让村里拥有一支不等不靠、想干事的队伍。”

  毕业于兰州大学法学院的李琪英回村考察后,决定放弃深圳的高薪岗位,辞职返乡创业;从湖南农业大学经济系毕业的杨书林,回村搞起了农村电商……一年多时间,在这些青年创客带动下,村里先后有30余名在外能人回乡创业,全村注册公司、合作社、家庭农场、个体工商户等经营主体40余家,新增就业岗位120余人,带动本村及周边90余户贫困户通过参与旅游实现脱贫增收。

  高杰和村支两委与返乡创客也逐渐碰撞出了横冲村的发展思路:以民宿经济和乡村旅游为突破口,以电商平台为营销手段,激发群众创新创业活力,带动乡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目前,横冲村已形成湘村客栈、坪上书院两个民宿特色品牌,民宿加盟户42家、农家餐厅5家。平江县以横冲村民宿经济发展模式为基础,专门研究制定了促进全县民宿发展的实施意见,并在全县5个村进行推广复制。

  “小高书记,咱们给你‘撑腰’”

  村里的面貌焕然一新,最让高杰得意的,却是乡亲们把他这个外来后生当成了自家人。走在村里,离着老远,就有村民跟他打招呼,让他去家里坐坐。

  “只要实心实意为乡亲办事,总会得到大家的认可。”高杰说。

  村里80岁以上的老人过生日,他都要自费送一个生日蛋糕,和村干部一起为老人祝寿。一年下来,高杰送出了47个生日蛋糕,也扩大了在村里的“朋友圈”。

  增家、陈家两个村民小组因内部矛盾,几十年没有修过一条路,组内道路坑洼不平,村民出行不便,两个组却互不相让,修路的问题一直悬而未决。高杰到任后把老村支书邱赠明请回来,一起挨家挨户调解矛盾,大小会议开了二三十次。最终,从村项目资金安排30万元,两个组自筹13万元,促使双方达成修路协议。

  修路的日子,高杰天天泡在工地上,跟大家一起筑路基、撒石子、拌砂浆。不久后,增家、陈家两个村组历史上第一条硬化路——一条900多米长的水泥路竣工。

  路修通了,村民心中也亮堂了,对高杰这个外来的“第一书记”,更是打心眼里服气。

  去年8月,高杰原本驻村期满,但1200名村民的一封联名请愿书却延长了他的任期,大家伙强烈要求他留下来再干一年。

  高杰对此很是感激,“当时村里有好几个项目正在推进,我也想继续跟大家一起干,不能让乡亲觉得只是‘虚晃一枪’就走了”。

  这一年里,主打“乡土牌”的主题餐厅“大队食堂”正式开门营业,横冲乡村客栈的名气也越来越响,成为平江县乃至湖南省发展乡村休闲旅游的新样板。

  延期驻村满一年,高杰离开村里时,乡亲们舍不得这个已视为“自家人”的年轻后生,纷纷赶来相送。一位老大爷说啥都要送他一条腰带,“小高书记,不是要给你送礼,这是咱们想给你‘撑腰’”。

  每每想起此事,高杰心里都热乎乎的。用他的话来说,“与横冲老乡们朝夕相伴的日子,将成为我一生中最珍贵的乡愁”。

(责编:初梓瑞、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