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选家委会 只为和你“带故沾亲”

2017年11月07日07:43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入选家委会 只为和你“带故沾亲”

  ◎千人伊面

  世界这么大,孩子这么小,那么能不能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和耐心,更多的鼓励和引导,每个家长都在尽心尽力。

  按说,谁怕老师我也不应该怕。上学时我是好学生,老师亲密地称为“爱迪生”。我的兄弟姐妹多有教师,可谓教师之家,就连本人,也曾经任教两年半。

  可是,老师竟然成了我最怕的人,我这个戴着眼镜的文化人居然想到一个字:躲。怕到极致,就想躲。可躲,躲哪儿去?孩子在学校里,今天不遵守纪律,明天拖拉作业,一有风吹草动,我这边就被老师“手机感应”。

  儿子浑然未觉,他对自己在班里“论堆儿”的地位没有危机,对老师怒其不争的眼光也是“看不出来”。有段时间,学校兴起一项新的活动,每个班里要选出几位“家委会”成员,目的就是监督学校工作,协助学校办事。

  老师在班上询问,哪位学生的家长比较清闲?我儿子刷的一声站起来,高举小手。其实,他哪里知道,我是最不清闲的妈妈,单位离家七十里,每天坐地铁来回要四个多小时,上班像打仗,午休时间都得省略。但儿子的事情比天大,我挤时间也得上。

  老师给家委会成员开会的时候,我紧张的情绪得到缓解。老师意味深长地转着大眼睛:“你们家长为学校付出,效果肯定不一样,不一样你们知道吗?我心里有数!”我心里怦怦地敲起小鼓。其实,不光怕老师,我对整个外界都是陌生的。由于工作的单调、封闭,我十几年来都是只有工作、没有生活的一个人。一般人都有的社交活动,比如拉拉家常、扯扯关系,我一概不会。这个城市太大,大得没有一个熟人,老师是孩子的熟人,在我这里却是陌生的,这个陌生人与我的儿子亲密接触,并决定他的成长、进步甚至命运,如此关系重大,我能不紧张不害怕吗?

  现在,我的情绪得到缓解,老师正在从陌生走向熟悉,她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求之不得!于是,家长们热情洋溢,有的说家有摄像机,社会活动时可全程摄影,有的说会剪纸会跳舞,可带孩子们业余活动。我别无所长,赶紧说,如果活动需要写总结,让我来,让写1000字我绝不写1001字。

  说完后,真想扇自己两巴掌,啥时候,我变得这么自吹自擂。说的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心,我觉得自己低了,从前高傲的姿态,因为儿子,低得没了个性。

  假如儿子在老家上学,假如儿子跟着我的亲人们上学,我会这么惊恐吗?不会。可现实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大城市,城市有多大?大得我们和学校毗邻而居,学校的老师一个也不认识。

  家委会的第一个活动是组织孩子们周末“沙龙”,创意嘛,各个小组给自己定。我和儿子摩拳擦掌,根据自己的一点能力,我们决定组织孩子们背古诗、接成语,再来个“你来比画我来猜”,地点就定在家附近的KFC。

  活动当天,家长们来了几个,孩子们有吃有玩,个个开心。我的儿子是这开心中最开心的,他骄傲地说自己是家委长的儿子,整个活动都是他和妈妈一起策划的。

  这次家委活动的意义就是这样,让孩子们在课外增强联系,和谐气氛。另外几组也进行爬山、绘画等活动。我把这些活动综合起来,交给老师一份图文并茂的专题稿。我们常说两个陌生中国人,七绕八绕总能扯上关系。我不会绕也不想绕,我只希望老师能从我的专题报道中看出我的苦心。

  我多么希望老师对孩子好!

  近日网上热帖,说是学校竞选家委长堪比竞选CEO。为什么如此热烈?只有一个原因,爱孩子,爱自己的孩子,希望孩子在学校里得到老师的关注。

  世界这么大,孩子这么小,那么能不能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和耐心,更多的鼓励和引导,每个家长都在尽心尽力,我们多想和学校关系更近一些,多想和老师“带故沾亲”。

(责编:杨迪、贺迎春)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