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 一些社区做到了 一些社区“还不会”

2018年01月04日08:36  来源:南方日报
 

  海珠区跃进新村内,居民在分类投放垃圾。 魏方 摄

  日前,住建部发出通知,要求广州等46个重点城市,到2020年底前要基本建成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据了解,自2000年开始,广州试点垃圾分类,随后不断推广,更将强制分类立法提上了日程。那么,广州垃圾分类现状如何?记者为此走访了多个社区,发现其中一些社区分类设施齐全,居民也养成了分类习惯;另外一些社区,不但设施不全,有的居民还没有分类观念。

  设施齐全,垃圾分类成共识

  在海珠区跃进南社区,记者看到,每个垃圾投放点都贴着告示,指导居民如何将垃圾分类;在“可回收物”、“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4类垃圾桶上,也都有明显的物品分类标识。刚丢完垃圾的王女士说,“有了这些标识,我们就能正确投放垃圾了。”

  越秀区北京街都府社区,到处可见“垃圾分类,利国利民”“能卖拿去卖,干湿要分开,有害单独放”等标语;还把垃圾分类漫画装裱好挂在墙上。居民纷纷表示,他们从中对垃圾分类有了生动形象的了解。社区还增设了旧衣物循环利用箱和旧书籍回收箱,居委会工作人员说:“居民可把自己不要的旧衣物书籍等分类往里面放,既不浪费,又能帮到别人。”一些走道的墙上还贴有生活垃圾“定时定点”投放点分布图,居民陈阿姨说:“这样我们就能掌握情况,这个点满了,还可以去下一个。”社区还设立了延时投放点,住户凌女士说:“这样扔垃圾就方便多了,错过了时间也不怕。”

  天河区体育西路天文苑,一位物管工作人员说:“每天都会有人定时上门到各楼层收运‘厨余垃圾’‘其他垃圾’和‘有害垃圾’,收运‘可回收垃圾’则交由一家保洁公司。”记者看到,该小区还有一个垃圾投放转运点。保安说:“垃圾车每天会来两趟,把垃圾分类分桶装走后,再运到垃圾压缩站和填埋场。”

  设施不全,垃圾随意乱放

  在越秀区五羊北小区,记者看到,居民楼每层的拐角处只放有一个垃圾桶,各种垃圾随意堆放。居民李姐说:“只有一个垃圾桶,大家只能把各种垃圾都放在这里。”有居民抱怨:“我们分类好了也没用,最后扔在这里还不是一团糟?”更有居民称:“别说分类了,还有人乱扔垃圾。”他带记者爬上H6栋的天台入口处说,“你看看,破旧的床垫和电热水器都扔在这里。”记者注意到,旁边的墙上贴着居委会的告示:“请勿在天台堆放垃圾。”在这栋楼宇的大门外,记者看到放有3个垃圾桶,写有“厨余垃圾”的有两个,另一个是“其他垃圾”,但3个垃圾桶里,都胡乱堆着各类垃圾。

  天河区岑村社区常住人口有20多万人,记者看到,这里也只有“可回收”与“不可回收”两种垃圾桶。清洁工说:“即使这样,不少人还是没按标识投放垃圾。”住户王女士显得无奈:“很多人都分不清什么是‘可回收’与‘不可回收’垃圾,只好随手乱放了。”居民张女士则说,她经常为了电池、荧光灯管等有毒有害的垃圾处理伤脑筋,“我们都知道这些东西有害,乱扔会污染环境,可是小区又没有设置‘有害垃圾’桶。”

  同样有20多万人居住的大型国际社区祈福新村,无论在联排别墅区还是低层楼梯楼区,抑或是高层的电梯楼区,记者仔细观察后发现,这里不少地方都还只是设有“厨余垃圾”和“其它垃圾”两种垃圾桶。即便如此,许多居民根本不管是否分类,各种垃圾都是随便往垃圾桶里倒。记者随机采访到的居民都说,设施不全,也没人宣传,所以大家就没有垃圾分类的观念。


  建议

  建立奖惩机制推广智能投放系统

  除希望加大宣传力度外,不少受访者都希望能实行奖惩机制。市民胡女士说:“有奖励才有动力,有惩罚才有约束。”岑村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正打算实行奖励机制,准备工作正在进行中。“奖励需要物质支持,其他细节上的工作也需时间处理。”他说,“据闻一些小区在和企业合作,这个可以学。”

  还有市民提出,广州除了要积极推广已经积累的经验外,还应学习厦门的一些做法,不仅紧扣投放、收集、运输、处理4大环节,且在具体实施上还细分为4方面:明确“分类投放是义务,违法将受到处罚”;明确投放管理责任人,“以奖代补”;分类投放的垃圾,禁止混合收集运输;鼓励净菜上市,促进源头减量。从前年开始,厦门还为每300户居民配备一个“垃圾分类督导员”,督促做好垃圾分类工作。有居民说,刚开始还不习惯,只要看到垃圾桶,垃圾就随便往里扔;有了督导员的指引,大家都自觉分类了。市民张先生说:“这样就形成了‘以法治为基础、政府推动、全民参与、城乡统筹、因地制宜’的垃圾分类工作格局。”

  对广州目前正在试行的“互联网+垃圾分类”智能管理系统,不少市民表示,应该尽快推广。市民王先生说:“希望能尽快用科学技术推进垃圾分类。”南方日报记者 魏方 实习生 李晶晶 苏植琴 黄冰嫦

 

(责编:初梓瑞、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