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团组织聚焦“小青年”的“大问题”

2018年05月04日08:27  来源:中青在线
 
原标题:上海团组织聚焦“小青年”的“大问题”

一些在过去看来几乎不可能由团组织推动的服务项目,如今成了上海共青团的“王牌”项目。

比如,青年的住房问题。在房价高企的当下,团组织曾一度被认为无法触及青年最普遍的利益诉求——租房买房、加薪升职。但在上海,团市委通过与市场主体合作,未来3年将为上海守信青年志愿者提供30400套租赁公寓用于实施正向激励,同时每年向上海地区的全国5A级青年守信激励对象提供一年免租金、免押金的租赁公寓60套,优惠力度达到人均56833元。

“为青年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看上去事小,实则关系到整个共青团组织的凝聚力、向心力。”团上海市委书记王宇说,只有把一件件小事办好,青年才会在关键时候愿意跟着团组织走。

让守信青年“有房住”

春节假期一过,上海黄浦区五里桥街道爱心花园公益发展中心负责人朱旭明就赶紧收拾行李,从位于上海郊区奉贤的家里把东西都打包到闵行区的青年社区里。

这是一间建筑面积30多平方米、实际居住使用面积超过60平方米的Loft小套间。一楼是客厅和卫生间,二楼是卧室和工作区。“住着很舒服。”过去,从奉贤家里赶到黄浦区淡水路附近上班,朱旭明单程要坐一个半小时的地铁,每天早上辗转多条线路;如今,从闵行这间Loft公寓去上班,他只需要坐40分钟地铁就行,上班耗时省了一大半时间。

关键是,这套小公寓对外月租至少4000元,朱旭明却可以享受一年免租金、免押金的“优待”。

根据团上海市委推出的上海守信青年志愿者计划,上海地区守信激励合作伙伴将分别在衣、食、住、行、用五大领域,为守信青年志愿者提供45项优惠措施,优惠产品数超过258万份,优惠总值超过1.6亿元。其中,最受公众关注的“青年守信安居计划”为破解青年民生问题提供了新渠道。30400套租赁公寓放在守信青年的面前,一年免租金、免押金。

朱旭明只是第一批获益者中的一人,第十一届中国青年志愿者优秀个人奖获得者白敬轩和个人提名奖获得者田晨也得到了这一福利,他俩分别入住“碧桂园BIG+碧家国际社区”和“寓见公寓阳光城MODO社区”。

青浦区乐思汇公益志愿者联盟的创始人白敬轩来自河南洛阳,是一名新上海人。工作之余,他负责公司的团组织和青年工作,2008年开始接触公益,2011年创办了乐思汇,为社会和社区、赛会提供各种服务,开展城市站点、大型展馆、社区助老、文明宣传、地铁志愿、环保宣传、爱心助残等服务,迄今已经吸引了3700余人次参与,各种服务累计时间超过10万小时。

牢牢抓住青年“痛点”

更多的普通青年,感受到团组织的存在,是通过自己所在企业团组织提供的晋升、成长空间,通过每一次“名校长公益大讲堂”的微信报名“秒杀”。

四五月份,正值上海幼升小、小升初的关键时期,如果你要问,哪里可以把上海最有名的学校“一网打尽”,可以聆听校长们的办学理念、校长们心目中的好学生、好家长,那你早晚都会接触到上海共青团品牌项目——名校长公益大讲堂。

记者注意到,这项由团上海市委、市少工委联合主办的“让孩子们成长得更好”名校长公益大讲堂从第一期开讲至今,几乎每一篇在“萌动上海”公众号的推送都能达到10万+的阅读量。

对70后、80后家长而言,要找到这些沪上顶尖“牛校”校长的教育理念实在是太难了。这也是当前上海年轻家长的最大“痛点”。

而校长们可以通过公益大讲堂这一渠道,向家长传递“育人不是育分”的观念。

除了抓住70后、80后青年家长最关心的子女教育问题,团组织还通过广泛有效的互联网企业非公组织团建抓住了一大批90后。

“我们有一大批优秀青年员工,没空谈恋爱,未来想多参与团委的交友活动。”饿了么团委今年1月刚刚成立,团委副书记盛红燕已瞄准了团上海市委定期组织的交友活动。

顺丰速运团委书记田博文今年春运期间感受到了共青团的强大组织力,“员工买不到火车票回家,后来在团组织协调下团购火车票,包汽车回家”。

适应青年交友“新常态”

近年来,青年交友问题成为整个共青团系统关注的重点话题。但这项工作,看上去简单易行,却难度极大。一方面,适龄青年本人是否有交友意愿;另一方面,交友婚恋还涉及青年家庭状况等私事,配对成功率很难计算,工作成效也不明显。

“青年婚恋已进入到一种‘新常态’,传统的以聊天为主、目的性极强的相亲活动,目前受到了不少挑战。”团上海市委党组成员、市青少年服务和权益保护办主任周建军介绍,根据青年交友偏好的新趋势,上海团组织已经逐步告别传统的相亲活动模式,转而倡导青年“告别单身,从多交一个朋友开始”。

新的口号,看似只是一句话的改变,实际却是共青团帮助青年交友整体思路的转化。相亲已经过时,但多交朋友并不会受到抵触。

华东师范大学团队去年应团上海市委邀请进行了“上海青年婚恋问题及对策研究”,结果发现,被调查的3800多名适龄未婚青年中,有70%的男性和65%的女性没有参加过直入主题的相亲活动。实际上,在上海最基层的青年社会组织那里,硬拉式的“尬聊”活动早就被抛弃了。

“让他们参加一个牵手活动、情缘牵线活动很难,但让他们参加公益骑行、义卖、支教之类的活动,名额都被秒抢。”团浦东新区委书记林廷钧介绍,浦东在籍的单身适龄青年有31万余人,算上外来人口,这一数字可能达到四五十万人,“团组织更擅长通过公益活动来聚拢青年。”

上海张江是知名的“IT男聚集地”,这里的张江大口团工委旗下的青云社,由“张江男”何大雄发起。青云社在日常开展服务会员的工作之余,开办了青云社“脱单团”,喊出了“交朋友,让自己更有趣”的口号。

何大雄说,“脱单团”早就摒弃了3分钟“尬聊”这种土办法,而是创设了中外话剧经典片段表演项目。参加活动的男女青年可以通过“对剧本”这种自然的方式相互认识。

为了解决“参加一次活动,就不约了”的尴尬问题,青云社还会定期组织约饭、约骑行、约捡垃圾等活动。

目前,社会上的婚介组织收费高昂且良莠不齐。很多青年花了很多钱却遇到酒托、饭托,不少人在浪费大量时间金钱后,对婚恋交友本身也产生了怀疑和抗拒。而上海共青团“益友圈”自正式运营以来,因其品牌的公益性、资料真实性、活动丰富性,吸引了大量体系内外青年的参与,在解决青年婚恋交友问题方面取得了良好成效。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共青团对青年的婚恋服务要求“贯彻整个过程”。“已经步入婚姻关系的青年同样需要共青团提供关于家庭关系的指导服务,帮助他们更好地与家人相处,维护家庭稳定。”团上海市委相关负责人说,下一步,上海团组织将继续在青年思想引领、基层组织建设等方面发力,通过办一件件小事、实事,让青年真正喜欢上“团小二”。(王烨捷)

(责编:余璐、贺迎春)

公益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