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祖国·拥抱未来”2017年阳光少年成长营活动——

为农民工子女打开“外面的世界”

2017年07月26日08:45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为农民工子女打开“外面的世界”

“感恩祖国·拥抱未来”2017阳光少年成长营开营仪式上,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党组成员焦开河向营员代表授旗。实习生 许骥腾摄

  “爸爸,您在北京还好吗?住的地方热吗?干的活累吗?您的腰还疼吗?女儿想您啦!”最近,家住河南的王孟月给在北京打工的爸爸写了一封信,在信中,除了思念,她还说出了自己内心的伤感:“没有您的时候我觉得家一点也不像家……”

  在王孟月的记忆里,总是姥姥为她做饭、送她上学的身影和慈祥的笑容。她会羡慕每逢节假日别人家团聚的欢声笑语,会因为家长会上没有爸爸的身影而难过。

  让王孟月开心的是,这个暑假,她不但和爸爸妈妈团聚了,还带着弟弟一起到北京,参观故宫、人民大会堂,到天安门观礼台看升国旗,游览长城、颐和园,走进科技馆、鸟巢、水立方……

  其实,像王孟月姐弟俩这样,父母一方或者双方常年打工在外,不能经常陪伴在他们身边的孩子有很多。

  近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总工会、安徽省总工会、贵阳市总工会、黑龙江大庆市总工会、河北尚义县总工会等单位联合主办,中国教科文卫体工会、中国职工国际旅行社总社、工人日报社承办的关爱农民工子女“感恩祖国·拥抱未来”2017年阳光少年成长营活动(以下简称“成长营”)在北京举行。这次活动,让包括王孟月姐弟俩在内,来自全国七省区的670名农民工子女在首都有了为期6天的参观学习之旅。

这么近 那么远

  河北张家口市怀来县爱心助学助困基金会组织了19名农民工子女参加这次成长营活动。带队老师张静在活动期间的“关爱农民工子女工作创新发展座谈会”说:“我们虽然离北京比较近,但是很多孩子并没有到过首都,有的甚至没坐过一次火车。孩子们经常抱怨父母只顾挣钱,没有时间陪他们。”即使他们每天都和父母打电话或者视频一次,但是在孩子们看来,电话那头的父母依然离自己很远。

  李壮源的爸爸是北京城建第二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一名普通工人,刚过完春节就回工地工作了。

  “到今天,整整150天了,我数星星盼月亮地想见到你,可你一直都没有回来看我。”在写给爸爸的信中,李壮源将委屈一股脑儿道出,“虽然你经常给我打电话,但是你知道吗?当你挂掉电话,我常常会偷偷地躲在被窝里哭。”李壮源想念爸爸,他常常望着家门口的小路,期盼着爸爸的身影出现。

  活动开营仪式上,和大家分享自己写给父母的一封信是此次主办方特意设置的一个环节。虽然只选了一小部分孩子作为代表,但是听他们朗读家书时,现场很多孩子都变得沉默起来,有人抽噎,有的甚至泣不成声,就连站在旁边的大人们听了也都偷偷抹眼泪。

  “当时特别感动,我觉得他们说出了我的心声。”闫妍是张家口市怀来县南水泉中学的一名初二学生,虽然每天放学都能见到妈妈,但是平时沟通并不多。“妈妈太忙了,总是没时间陪我,有一次我就发脾气和她吵了起来。”闫妍说,等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错了,又不好意思当面向妈妈道歉,就给她发短信。现在理解了妈妈辛苦工作都是为了自己和弟弟能生活得好一点,闫妍为自己曾经的行为自责,“那会儿我太不懂事了。”

  来自大庆的李佳欣父母平时都在身边,总觉得他们太唠叨,不愿意多和他们沟通交流。这次听了其他小伙伴写给父母的信,她觉得和那些父母不能陪在身边的孩子相比自己幸福太多了。出来这几天,每次李佳欣发微信给父母,他们总会问自己吃得怎么样?有没有瘦?“我就发一些照片过去。”她说,“之前最远只到过大连,还有点想他们了。”

  这次参加成长营活动最让闫妍开心的就是能够走进故宫、颐和园参观。“平时只能从书本、电视和网络上了解这些地方的相关情况,真正身临其境,感觉比我想象中的要雄伟多了。”当那些之前觉得很遥远的地方就在眼前时,一直很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和古典艺术的闫妍总是很兴奋:“感觉时间太短了,都没看够呢就又要走了。”

敢说了 爱笑了

  第一天来的时候,基本每个团队的孩子们都不怎么说话,坐在同一辆车的孩子也不会主动去交流。张静还记得,大家一起吃第一顿饭的时候,带队老师们一直在招呼孩子多吃点,但是孩子们都比较拘束,10个人连一盆米饭都没吃完,菜也剩了不少。“后来几天熟悉了,有几个男生才说起第一顿饭都没吃饱。”

  黑龙江省大庆市红岗区杏树岗中学教师刘海军是这次的带队老师之一。他也发现,刚到北京的时候,团队的孩子有些自卑,照相都不太敢吱声,更不敢和别人交流,老师怎么启发孩子们都没有想要主动表达观点的状态。

  “快结束的时候带他们去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孩子们一路上状态都特别好,在车上主动唱歌互动、交流参观感受……”“最受鼓舞的是登长城,有两个孩子走到一半的时候就掉队了,我说要不我们就停在这吧?”但是让刘海军没想到的是,孩子们兴致很高,说“不到长城非好汉,我一定要登上去!”

  刘海军觉得,经过这次活动,孩子们一定能够给自己、给家人、给学校一个崭新的面貌。他还发现,平时自己上课比较严肃,和孩子们的互动不够,借着这次成长营活动,也是老师真正走进孩子们内心的一个很好的机会。“不仅是孩子们之间的互动,也是孩子和老师、老师们之间的互动,大家共同成长的过程。”

  高大义是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超等乡学校一名教师,他所在的学校45%的学生都是留守儿童,从一年级到初四,60%的学生住校。第二次带队参加阳光少年成长营,高大义觉得这次孩子们的变化比上次还要大,“孩子父母都不在身边,比较自卑,活动开始之前让领衣服他们都有些胆怯。经过四天的参观学习,孩子们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敢说了、爱笑了。”走进清华大学,孩子们特别兴奋,“他们都问我,老师,要多少分才能考上清华呀?”

  “虽然要想考上清华大学很难,但是对这些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通过这样的活动培养他们上进、肯吃苦的品质和一种使命感。”高大义举了个例子,“以前像‘勿忘国耻,警钟长鸣’这样的教育对他们更多只是一种口号,这次真正走进抗日战争纪念馆,带他们参观了解革命先烈的故事、了解我们国家的历史,他们的感触会更深。走出纪念馆,孩子们的心情明显变得沉重起来。”

  这几天参观学习中,孩子们的一个细节让高大义感到挺意外。在国防科技大学校园,看到地上有一片垃圾,有个孩子主动走过去把它捡了起来。因为以前孩子们的这种意识并不是很强,他就问为什么这次要这么做。孩子的回答让高大义很感动,他说:“我觉得这个神圣的地方不该有垃圾。”

小活动 大成长

  八岁半的成钰菲是贵阳市花一实万科分校二年级的一名学生。在她的理解中,这既是一次增长知识的参观学习机会,也是一次对自己独立生活能力的锻炼机会。平时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课余时间她经常会主动帮奶奶打扫卫生、洗衣服,虽然年纪小,但是这次参加成长营活动成钰菲一点儿也不胆怯。“我一定能坚持下来!”

  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像成钰菲这样不满16周岁的农村留守儿童,全国有902万人。为了积极为农村留守儿童提供关爱服务,去年,中国职工国际旅行社总社承办的阳光少年成长营组织来自黑龙江大庆市、山西、新疆的280名留守儿童到北京参观学习。今年,活动规模扩大,670名农民工子女可以参与其中。

  大庆市工会已经是第二次组织孩子参加这个活动了。去年来的孩子中有几个学习成绩并不拔尖的,回去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让高大义印象深刻的是,有个孩子回去后每天4点多就起床开始学习了,晚上10点以后才睡觉,后来不但考上了县重点中学,还告诉老师:“我可能考不上清华北大,但是我想要努力学习,考一个不错的大学。”

  在高大义看来,处在偏远农村,孩子们可能会觉得国家的发展、先进的技术都离自己比较远,成绩不好的早早就有了不考大学的打算。“如果不走出来看一看,现有的环境不能很好地激发他们的斗志。”他说,来参加这个活动的孩子,不但要品学兼优,还要肯吃苦、有担当。能够得到这个机会,对孩子、家长、其他同学都是个很好的激励。

  这次成长营活动中,中建二局特意安排50多名农民工子女到父母工作的施工现场参观,体验父母在高温、高空劳作的艰辛。

  “我们只在外面待了几分钟就已经汗流浃背了,想到父母平时要在外面工作那么久,真是太辛苦了。”第一天参观学习还没结束,在北京上中学的杨艺芸就在内心开始计划着要给爸爸一个惊喜了。“我要亲手为他制作一张贺卡,还要在家里不同地方藏一些礼物,让爸爸根据提示去找。”

  杨艺芸虽然之前也到过这次成长营行程中的一些地方,但是她坦言,和爸爸妈妈来的时候更多是游览,彼此交流探讨的会少一些。“这次和大家一起参观,我们会一起讨论,能学到更多东西。”在科技馆,杨艺芸还解决了一个让她困惑很久的问题,“之前对大气压强这块理解得不是很好,刚才看了一个实验后一下子就明白了。”

  (实习生 杜沂蒙)

 

 

(责编:贺迎春、杨迪)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