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湖北受困群众转移:村民爬树坚持2小时获救

林敏 刘智宇 董晓勋 马振华

2016年07月03日09:08  来源:长江日报
 

  本报记者林敏 刘智宇 董晓勋 马振华 通讯员周旺 罗义军 潘霞

  1日傍晚7时左右,新洲区凤凰镇郑园村陶家湾举水河西堤发生溃口。

  为什么举水会在这里溃口?受困居民是否得到了救援?为防灾情扩大当地采取了哪些有  举水

  7月2日凌晨2时许

  宋渡村几十人等待救援

  举水河发源于大别山南麓,自北向南流经湖北麻城市、新洲区、黄冈市团风县,在团风境内注入长江,素有鄂东第一河之称,是长江主要支流之一。新洲区水务局局长周天喜说,6月30日14时至7月2日8时,新洲凤凰镇降雨332.9毫米,历史罕见。同时,上游麻城降雨高达392.2毫米。有水文记录以来,从没有过的上下游暴雨叠加,从没有过的超高水位,导致举水河新洲段跳涨。据介绍,举水自1953年才有水文记录,本次洪水已突破了1991年的历史最高水位33.11米,达到33.58米,堤防压力巨大。

  昨日凌晨2时许,长江日报记者搭上一台消防救援车,趟过漫水的国道,于昨日凌晨2时40分左右到达三店街宋渡村。

  举水河流经新洲区时有一处延绵数里的沙洲,古称“举洲”,现在称“宋渡岛”。主岛上有一个行政村叫宋渡村。300多户人家、1500余居民,分6个自然村落住在岛上。此岛位于举水河中间,年年夏季涨水很容易被淹,今年这场暴雨让习惯了夏季离岛居住的群众也被突如其来的水势震惊了。

  宋渡村利子湾84岁的肖爱荣婆婆是第一船救出来的,肖婆婆家里房子两层半高,出来时一楼已被淹了一米多深水,湾子里还有几十人等待救援。

  7月2日凌晨4时许

  村民爬树坚持2小时获救

  凌晨4时许,大雨滂沱,2条救生艇迎着激流,向数公里外隐藏在夜幕中的涂河村挺进。

  30分钟后,救生艇带回了好消息——消防官兵深入村落搜救,意外在1棵槐树上发现1名村民。当时,这名村民骑在树杈上,双手紧紧抱住树干,神色惊恐。消防官兵使用救援梯将村民从树上平稳接上救生艇送回安全地带。

  长江日报记者在岸边看到,这位村民衣着单薄,冷雨中冻得说不出话来。消防官兵脱下随身衣物,将他的双腿裹住,抬进后勤车取暖,并递上牛奶、火腿肠。

  获救村民告诉长江日报记者,他叫郭新亚,42岁,独居在涂河村。前晚,大水冲至家门口,很快就过了腰。“一开始我站在水里,后来太冷了,就爬到树上,起码在树上坚持了2小时。”他说,自己从始至终都相信会有人赶来救援,从没有放弃的念头。获救后,面对消防官兵,他连声感谢。

  7月2日7时许

  卡车充当堤坝堵住溃口

  1日20时38分,驻汉空军某部接到救援命令,200余名官兵、20余台救援车连夜奔赴灾情最严重的溃口所在的凤凰镇陶家湾,他们是第一批抵达灾区的部队。22时54分,第一梯队100余人迅速赶到救灾现场。23时,第二梯队100余人火速到达现场增援。25岁的廖远富是贵州赤水人,他向长江日报记者描述了惊心动魄的抢险场面。他和政委李云东都在第二梯队,当他们到达现场新洲凤凰镇陶家湾后,只见铺天盖地的洪水向村庄汹涌而去,而此时第一梯队由队长唐峰带领的百余官兵分成两个小组,正在负责沙袋装运和装填。由于溃口宽,水流急,一时无法实施填堵。通过反复观察试探,看到溃口边有卡车没有被冲走,李云东果断命令小廖他们将所有车辆装满沙袋,增加重量,驾车逆流而上,用车体充当堤坝。“当时站在边上看水还是很急的,心里说一点不怕是假话,不过当看到政委坚定而自信的眼光,我第一个向溃口处开去。” 廖远富说,他的车一启动,后面两辆车也跟着开进来了。“将车停好后,能感觉到水的冲击力,抬眼向外看去,车并没有被水冲动,成功了!没想到,这一办法还真管用,不仅堵住了1.2米深的急流,而且为修筑堤坝争取了宝贵时间。”

  堵住溃口后,救援组又迅速成立了两支临时搜救队,驾驶冲锋舟上屋顶、进危楼,搜救被困群众,在过去的10多个小时中,该部队官兵搜救出70多名被困群众。

  7月2日8时许

  当地村民连夜抢修保电力

  宋渡村在凤凰镇以东,在地图上看也有至少7公里的车程。长江日报记者决定折回东河大桥再选择318国道绕进凤凰镇。当地一位邱姓干部自告奋勇开车和记者一起去查看水情,此时106国道已成了一片“湖”,记者第一次感受到危险这样逼近。昨日凌晨约4时,记者涉险到达设在邾城城北工业园的防汛总指挥部。据了解,举水支流东河邾城街龙桥河、程新寨河段堤防漫水,进入邾城街城北村,渍水最深达1.2米。市委、市政府、武汉警备区先后调集武警消防官兵、海军工程大学、空军预警学院、空军导弹某旅、武汉军械士官学校、驻汉空军航空兵某部共1000多官兵,到新洲开展抢险救灾,抢筑成第二道防水堤,保证了邾城街城北村的安全。

  昨日8时,记者决定试着从国道318开往凤凰镇,出乎意料既无淹水也无拥堵,顺利到达了凤凰镇政府。然而此时又发现,车也仅仅只能到此为止。凤凰镇政府所在地广场上停满了车,雨依然很大。而广场周围一些店铺依然在开门营业,并没给人秩序混乱的感觉。

  昨日10时15分,新洲雨势变大,记者沿堤抵达凤凰镇郑元村陶家湾溃口附近。举水河南北走向,郑元村的陶家湾和郭家寨在举水河堤西边。1日晚7时许,68岁的朱利华正在吃晚饭,还刚只吃完一碗,只听外面有人大喊“走人,发水了”,他听到后赶紧送走了老伴,来不及抢什么东西,跑上了河堤,看着水就涌来了。他说,他家离堤岸四五十米,在湾子里算是高的,水从溃口处涌进来后向低处冲了几百米,才折返淹到他家。他家一楼三米挑高,淹了一半。朱利华昨天站在河堤上,他的身后就是106国道的举水河大桥,向北再走一百多米就能到达溃口。沿着朱利华指点的方向,记者沿堤走了六七十米,看到一处新筑起的堤坝,堤东侧是流速较急的举水,堤西则是陶家湾“正街”。

  陶家湾的民居由南向北一排排顺堤而建,大多是两层的小楼,现在全都泡在水里。

  7月2日凌晨零时多,夜黑如墨,暴雨如注。李集供电所凤凰农电服务站的朱春喜披着雨衣,冒着大雨,带上工具,开始了抢修任务。

  凌晨3时左右传来不好的消息,郑元村无水无电通讯中断。朱春喜在救援抢险中正负责巡视郑元村前受灾地10kV线路,离他家里也就是3—5里地。李集供电所所长刘剑知道他家里的情况,让他赶紧回家看看,但他并没有回,继续奋战在抗洪抢险第一线。他神色坚定的对所长说:“房子如果冲毁了,我回去也帮不上忙。现在最重要的是让老百姓恢复用电,开展灾后自救。”

  国网武汉新洲供电公司负责人表示,在这次受灾严重的凤凰郑元村和三店涂河村还有许多和朱春喜一样的“大禹”们,正是他们过家门而不入、舍小家为大家,才换来了灾区的灯火通明。

  7月2日11时许

  孕妇惊魂一夜化险为夷

  昨日中午11时许,又一批近10名被困村民被救出,记者见到了一位孕妇。“您怀孕几个月了?”记者上前询问。脱离险境,她的神色明显舒缓下来,然而,她的回答令记者大吃一惊:“几个月?我今天的预产期。”她叫操利珍,28岁,家住涂河村。和丈夫育有一个女儿,如今已经4岁,肚子里的是夫妻俩的“二宝”。

  “去医院产检,医生说的预产期就是7月2号。前几天去医院,医生还建议我提前几天住院。”操利珍没在意,没想到却度过了惊心一夜。她告知记者,前日白天雨势已有些大,但自己和家人并未想到会发生溃口险情,还是耐着性子想等雨小下来再去医院。没想到,当日22时,村干部上门通知:举水河河堤溃口,所有人都必须疏散到自家二楼,尽量不要出门。

  “明天就是预产期,这可怎么办!”婆婆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硬着头皮冲出去?看着自家门口漫过小腿的河水,一家人很快放弃了这个危险性极高的念头。

  “没别的办法,只能等了。”操利珍说,自己就此度过了怀孕以来最难熬的一个夜晚,“担心得吃不下饭,也完全睡不着觉。我趴在二楼窗子上看了一晚上,苦巴巴等待救援”。

  “来了,消防队员来了!”昨日中午,从二楼看到消防官兵驾驶救生艇赶来,操利珍兴奋地喊出了声。

  记者撑着伞将这位刚刚经历惊魂一夜的孕妈妈送上去往新洲城区的摆渡车。操利珍高兴地说:“到了城区,马上住院,好好迎接宝宝的出生。”临上车前,她又打趣说道,这次化险为夷,除了感谢消防官兵及时赶到,还要感谢自己肚里的“二宝”。“宝宝也沉得住气,没急着出生。”她笑着说。

  7月2日15时许

  大巴司机彻夜转移群众

  昨日凌晨2时至15时许,长江日报记者在东河大桥现场目睹百余名村民被消防官兵营救。当第一艘救生艇被卡车运达现场时,无需消防官兵言语,家住灾区的居民们自发上前,与消防官兵合力从车上扛下救生艇。此后,每一艘救生艇运达,都能看到警民合力扛艇的场景。几名村民自告奋勇,协助消防官兵画出详细的村湾分布图,推动救援力量高效运转。

  45岁的鲜运祥是湖北省客集团盛世通公司一名大巴车司机。公司派了2辆大巴车赶来,一趟就可以转移70多名受灾村民。前晚11时就到现场待命,鲜师傅一夜没合眼,早饭也没来得及吃,一心从消防官兵手中接应救出的村民,将他们转移到新洲城区安全地带。他直言:“这一趟活和以往不一样,村民们什么时候安全转移完,我就什么时候下班。”

  记者许魏巍 摄

  安置房里孕妇安心待产 两菜一汤比家里还好吃

  ············ 探访 ············

  本报讯(记者马振华 通讯员周钢)“在这里有免费三餐吃,有学生宿舍住,基本的生活不是很愁,就是牵挂家里的房子,怕房子倒了。”昨日15时许,长江日报记者赶到新洲区凤凰镇中心小学安置点,凌晨从灾区转移到此的杨元嘴村村民曾桥英对记者表示,对安置条件满意。

  两菜一汤比家里还要吃得好些

  今年55岁的曾桥英一家8口人是昨天凌晨被安置在凤凰小学居住的,她告诉记者,他们家的房子地势比较低,是最先被淹的。好在村委会提前有防范,也做了准备,洪水刚刚进屋他们就来到了家里,要求我们马上转移。“当时是凌晨两点多钟,估计村干部一夜都没有睡觉。”曾桥英说。

  曾桥英凌晨2时许与130多村民一起,被民政部门集中安置在凤凰镇中心小学。宽敞明亮的学生公寓被临时改成了安置点。“民政干部照顾我们非常仔细,我们领到了新棉被、被单。”曾桥英说。

  她告诉记者,昨天早上吃的是小笼包子和稀饭,中午和晚上都是两菜一汤,荤素搭配,有花菜烧肉、榨菜肉丝,还有番茄鸡蛋汤等等。“这里的伙食比我们家里还好,政府想得十分周到。”曾桥英说。

  罗红秀在安置点里安然待产

  今年32岁的罗红秀第二胎的预产期是本月20日,昨天凌晨她和老公、11岁的儿子及婆婆一道被民政干部接到了凤凰小学安置点,住进了学生公寓。

  得知罗红秀正在待产期,新洲区民政局特地为她安排了一张单人床,还在饮食方面给予了特殊照顾。安置点24小时有人值班,每天都会有值班人员前来看望她。“其实在这里待产比家里还好,有这么多人照顾我,在这里待产放心了。”罗红秀说。

  受灾村民住进临时帐篷

  郑元村村民郭志民昨日中午与村里80多户受灾村民,第二批被安置到凤凰小学。他说,由于房子被淹,村民们有家不能回,好在还有地方临时过渡。

  由于学生宿舍已经住满,村民们居住成了问题。昨日15时左右,民政部门紧急调拨了一批救灾帐篷,运送到了凤凰小学。过了一个小时,帐篷搭建完毕,村民们顺利入住。

  新洲区民政局表示,截至昨晚8点,凤凰小学已经集中安置了该镇240余名受灾群众。

(责编:史雅乔、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