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水库水位超库容出险情 调1吨炸药爆破泄洪

2016年07月03日15:08  来源:京华时报
 

▲7月2日,武警湖北消防总队武汉支队的战士将被困村民转移。新华社发

  我国南方2日再遭大面积暴雨袭击,湖北省受灾严重,麻城市中馆驿镇响鼓墩水库发生险情。湖北武警水电七支队赶赴现场,紧急调用1吨炸药,对泄流槽底部水泥进行爆破,有效缓解了溃口风险。

  水库险情威胁7万多群众

  6月30日开始,湖北省遭遇第四轮强降雨袭击,湖北麻城市中馆驿镇响鼓墩水库发生险情。据介绍,响鼓墩水库建于上世纪50年代末,设计库容400万方。由于持续暴雨,水位超过库容,且已出现各种病险。更为严峻的是,该水库紧邻沪汉蓉高铁、武麻高速、106国道,一旦溃口,将威胁下游30多个村庄7万多名群众的生命安全。

  得知险情后,湖北武警水电七支队派出200名官兵携46套装备,于1日21时到达麻城,并及时处理了2处漏洞、14处散浸,有效阻止了管涌等大的险情发生。当地政府也于当晚紧急转移附近多个村庄群众到安全地带。

  但根据当地气象部门预报,2日至4日麻城仍将有大暴雨,水库泄水速度远远跟不上蓄水速度,水库随时有溃口风险。

  武警水电七支队紧急调动1吨炸药,对泄流槽底部水泥进行爆破,降低泄流槽底部高度,从而增加泄流量,降低水库水位。

  2日17时08分左右,爆破成功实施。目前,水库水位已经下降80厘米,有效缓解了溃口风险。

  举水河武汉新洲段溃口

  湖北举水河流域前晚发生特大洪水,武汉新洲凤凰镇郑园村陶家河湾举水河西圩埦发生70米的溃口,1.2万人连夜紧急转移。当地军民全力抢险,组织受灾群众连夜转移。

  截至昨天,转移工作已接近尾声,但并没有完成,还有部分村民在村镇里被困,等待着武警、消防官兵和解放军继续去村里搜救。溃坝已经抢修好,之前影响营救的湍急的水流速度已经减慢下来。

  安置方面,绝大部分的村民都是选择投亲靠友,或去临时安置点。

  武汉发红色预警城区积水

  从1日开始,武汉市区普降暴雨,其中江夏区雨量达263毫米。武汉市已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城区共有45处路段车辆无法通行,前往武汉天河机场的通道因积水受阻,机场启动临时交通管制措施,禁止所有社会车辆通行,联动公交大巴摆渡机场往返乘客;武汉轮渡、汽渡全线停航。

  2日,国家电网武汉供电公司透露,截至下午4时许,累计造成1条110千伏线路、7条10千伏线路、235个供电低压台区、约1.9万户用户停电。

  6月30日以来湖北遭遇今年最强的一次降水过程,造成17个市(州、直管市、林区)431.83万人受灾,死亡16人,失踪6人。省气象局因此将重大气象灾害应急响应由三级提升为二级,这是该省气象部门5年来首次启动二级响应;省防汛办最新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日8时,该省有1762座水库超汛限水位,占总数的四分之一以上。

  据武汉中心气象台预报,7月1日到4日,除十堰以外,湖北大部地区仍有大到暴雨、局部大暴雨。目前,湖北省各级气象部门实行24小时主要负责人领班制度。

  ■突发

  大雨致墙体倒塌8人亡

  事发武汉江夏区初步定性为自然灾害

  京华时报讯(记者武红利)昨天上午8点20分左右,湖北省武汉市江夏经济开发区藏龙岛办事处辖区内,一处院墙倒塌致8人被埋压身亡。官方表示,持续暴雨导致院墙倒塌为事故原因,已初步定性为自然灾害。

  死者均为同一单位员工

  昨天上午8点20分左右,武汉市江夏经济开发区藏龙岛办事处辖区内,武汉华茂自动化有限公司与武汉光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用的院墙(产权为华茂公司)在暴风雨中突然倒塌,埋压8人。

  记者自江夏区宣传部工作人员处获悉,墙体倒向武汉光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厂区内,事故发生后,公安、消防队员第一时间赶往现场实施救援。经现场医务人员确认,被埋人员已无生命体征。目前8名遇难人员身份已确认,均为武汉光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员工,其中6人为女性,2人为男性。

  该工作人员称,目前已成立善后工作组,善后工作已全面展开。由于近期持续暴雨,特别是昨天降雨量达到263毫米,持续暴雨是导致院墙倒塌事故发生的原因,初步定性为自然灾害。

  昨天记者获悉,事故发生后,武汉光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了自然灾害善后处理组,死者家属分别由专门小组(每组3人)负责接待。据该公司一工作人员介绍,事故发生后公司成立善后处理组,配合调查,开展善后工作,“是否赔偿、赔偿多少钱都将配合调查结果。”

  家属不愿接受自然灾害说

  小灿的家属告诉记者,小灿出生于1994年10月,在技校毕业后便在该公司的电子厂内工作,“具体做什么不太清楚,已经干了3年多了。”尽管家离工厂不远,但小灿并不常回家,“上次回来是端午节放假,听说他们每周可以休息一天,但她经常加班所以不怎么回来。”

  昨天中午12点多,他们接到该公司工作人员的电话,对方称小灿发生事故,随后相关人员将他们接到武汉市一酒店。对于小灿死于自然灾害的说法,小灿的家属并不接受,“公司应该负主要责任。”

  据家属了解,倒塌的围墙高3米多,事发时,小灿及同一厂房的同事一行8人一起从该路段经过,事发道路介于倒塌的墙体和围挡施工的墙体之间,“大概一尺宽,倒塌的墙把那条小路堵死了,被压在底下想爬出来都很难。”

  此外,多名家属称,死者头部有明显伤痕。小灿的家属说,“我们在殡仪馆看到小灿两眉之间有6公分长的伤口。”小璇的家属说,小璇今年9月才满18岁,在公司干了3个多月,“公司应当为墙体倒塌负主要责任,现在死因还不明确,我们想给孩子做尸检。”

(责编:史雅乔、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