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理工校园防涝为何总失守:洪水倒灌校园

2016年07月07日08:48  来源:中国青年报
 

  虽然雨势稍停,水位下降,但南京理工大学校园内仍弥漫着被洪水袭击后的不安情绪。

  7月6日上午,南理工校园内,被淹的学生宿舍区因有化粪池而散发出恶臭,落叶枯枝、衣物和动物尸体在水中漂浮,各个路口已设置路障,同学和老师都靠皮艇出行。

  记者从该校保卫处提供的监控录像看到,6日,学生宿舍区及其周边、中心广场、小运动场等区域仍泡在水中,据推断,平均水深在30厘米以上。该校一名保安指着桥上、树上、墙壁上的水印告诉记者,水位已经比最严重的时候下降了50多厘米。

  据该校通报,目前,该校学生已转移完毕,水车开始冲洗部分马路。

  “没有一个学生受伤,没有一栋建筑被毁,这才是最要紧的事。”该校保卫处处长李洪涛终于松了一口气。

  暑期留校的南理工大二学生小聂所在的学生宿舍区受灾最严重。住在1舍3楼的他每天到2楼取一日三餐。宿舍楼已被积水包围,他不敢外出。

  他回忆说,6月30日早上开始下雨,后来连续几日晚上都下了大雨。7月4日早上,他看到水面已涨到对面宿舍楼一楼窗台下。

  大三学生小曾住在一楼。7月3日晚上,他看着宿舍外上涨的河水,还以为大水不会进入宿舍。可第二天早上,他发现宿舍的积水已经没膝,宿舍外校方提前搭建的浮桥也被淹没。5日,宿舍内水位已经高出桌面20多厘米。

  据该校一名保安回忆,7月5日雨下得最大,积水达到最深。当时,鱼儿游到了校园中的主干道里,蛇在水面上游动,老鼠、蜈蚣等爬到马路边的树上。

  7月3日晚上,该校抗洪救灾总指挥、副校长刘丽华紧急召集学校防汛领导小组成员,布置工作并实地检查。7月4日6时,刘丽华赶到学校现场指挥转移学生。

  该校校卫队队长张拨见证了转移学生的全过程。校卫队共有20人,除了要负责维持交通秩序外,还要将被困在宿舍楼一楼内的学生转移出来。从6时开始,一直忙到23时,他们用两艘橡皮艇完成了任务。为了一次能多转移一些学生,校卫队队员一律在水中步行,并用手拉皮艇行进。

  张拨记得,当时水最深处可齐胸,队员穿的拖鞋基本上全坏了。因为浸泡太久,不少队员的皮肤发炎了,他的腿也被蜈蚣咬了。

  对于各个宿舍楼中住在二楼及以上楼层的学生,由学校后勤处统一送三餐到宿舍楼二楼,供学生取用。据该校后勤处统计,7月5日早上,学校宿舍楼内有720名学生需要送餐,到6日早上,还有323名学生需要送餐。

  7月6日早上,该校校长付梦印到宿舍楼进行视察时表示,等洪水全部退去后,学校将进行全面消毒,并对被浸泡建筑和在建建筑进行检修和维护。

  早在1971年,南理工校方与当时的紫金山公社商定,共同开挖排水渠道,解决在校师生和周边居民长期被积水困扰的难题。河道于1976年完工,为纪念学校和当地居民的相互帮助的感情,该河道被命名为友谊河。

  然而,友谊河并没有根本解决排水问题。友谊河建成后,不仅承担着南理工校园的排水工作,同时也承接来自紫金山南麓的来水。加之整个附近地区排水能力不佳,当大量洪水从紫金山上涌入友谊河中时,这条狭窄的河道无法肩负整个区域排水的重任,水常常漫出来。

  友谊河下游就是外秦淮河。如果秦淮河水位涨高,友谊河的水就无法排出,就会倒灌到学校地势较低的地方,学生宿舍区首当其冲。洪水倒灌校园正是南理工被淹的原因所在。这也造成了学校连续多年汛期必成泽国、防涝连年失守的情况。

  7月4日早上,友谊河河水开始外溢,河水倒灌进学生宿舍一小区并蔓延开来。学校采取了一些防控措施但没有效果。

  南理工官方微信发布文章透露,南理工于2015年对小区排水管网进行了整修,但南京市将友谊河作为紫金山雨季泄洪通道的安排未作变化。

  7月4日上午,南京市启动秦淮河流域防汛I级应急响应。按照预案要求,该校加强友谊河沿岸巡查值守。

  河海大学水电学院副院长陈菁教授称,南理工的问题不仅仅是友谊河的问题,需要从全城水利系统通盘考虑,十分复杂。不过,一旦长江水位下降,友谊河的河水排到秦淮河,校园的积水也会很快排出。

(责编:史雅乔、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