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眼睛照亮别人的世界

2016年08月17日08:45  来源:农民日报
 

  “我觉得遗体火化掉好可惜。当初,在嘉定中心医院工作的女儿不愿意给我和她爸爸的志愿捐献表签字,我就问女儿:‘如果子女都不同意父母捐献遗体,那你们在医学院里怎么学习呢?’”金莹这位多年来在田间务农、在企业打工的农民,对捐献遗体有这样通透的理解,生死观如此豁达,令人充满尊敬,刮目相看。

  爱是一种力量。作出遗体捐献决定的人,在签下志愿者申请那一刻,所有的坚定与决绝都已完成在内心里。他们解开了心底对死亡的忌讳,选择了另外一种生命方式,重新定义生命的价值。

  我从金莹那里带回一份上海市遗体捐献登记表,此时,这份空白的表格正静静躺在办公桌上,引人深思……

(责编:史雅乔、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