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要给儿童不留守农村创造条件

任孟山

2016年08月29日08:32  来源:京华时报
 

  要调整治理思路,通过政策修缮,让愿意返乡的家长返乡创业,让留在城市的农民工,子女也能在身边。这样,留守儿童的难题才会逐渐得到好转。

  全国各省市农村留守儿童摸排的结果正在陆续公布,其中福建省10.5万余人,江苏省24.2万余人,湖北省73.9万余人,等等。更为具体的数据是下一级行政区的,安徽省安庆市留守儿童共有10.4万人,四川巴中留守儿童也超8万人。

  数字相当惊人。不仅如此,在已公布的数据中,湖北省留守儿童中无人监护的有1.1万余人,福建有811名儿童处于无人监护状态。从这些数字就不难理解,为何常有关于留守儿童的悲剧见诸报端。问题是,如何减少留守儿童。

  自源头来看,无非就是两条路,一是让家长返回家乡,二是让儿童留在务工家长身边。

  第一条路,目前虽有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就业、发展县域经济等政策,但结果如何不得而知。能够看到的困难却非常明显:一方面城市对农民工的需求依然巨大,很多人为了挣钱不得不留在城市;另一方面很多农民工其实已经回不到农村,生活习惯、工作经验、社会交往、劳动技能等,都是约束条件。

  第二条路,其实还有很多工作可做。农民工不把孩子带在身边,有的是因为自身经济条件不许可,但更多的是因为城市不能给农民工孩子提供充足的公共服务,尤其是教育方面的公共服务。教育是最基本、最根本的公共服务。城市治理者应该尽可能给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孩子提供最基本的教育条件。遗憾的是,在很多城市,近年来农民工的孩子上学不是越来越方便,而是越来越困难了。对孩子父母要求的各项条件日渐提高,从住房到社保,从工作年限到社保年限,莫不如此。

  其实,在国家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教育供给侧的改革也应该加速。孩子上学的需求是刚性的,一些城市的条件让本可以在城市与农民工一起生活的孩子,不得不选择回老家上学,成为留守儿童。在我有限的生活经验中,并不缺乏这样的案例:作为农民工的父母各项条件都无法满足,孩子没有办法入学,不得不让孩子回到老家接受教育,家长则继续留在城市打工。

  有人说,城市的教育资源连城里的孩子都满足不了,如何满足农民工的孩子?其实,这恰恰反映出最需要进行教育供给侧改革。理论上讲,政府应该给每个孩子提供国家法定九年义务教育的基本条件——不管是城里的孩子,还是农民工的孩子。不能总说教育资源不够,因为教育资源是完全可以迅速增加的,甚至可以引进社会力量共同提供,就像公共基本设施中的PPP模式。总之,要调整治理思路,通过政策修缮,让愿意返乡的家长返乡创业,让留在城市的农民工,子女也能在身边。这样,留守儿童的难题才会逐渐得到好转。

  本报特约评论员任孟山

(责编:初梓瑞、蒋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