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社会组织何以快速增长

李剑平

2016年12月08日08:23  来源:中国青年报
 

  前不久,在浙江省宁波市,一位90岁的老人以债主名义捐款1万元做善事。事情的起因是,解放前夕,他欠了别人20石大米,战乱中无法找到债主,后来心中一直内疚。此事被报道后,先后有两位老人以债主名义捐款1万元和5万元成立“感恩基金”,帮助失聪的贫困患者安装人工耳蜗。

  浙江省宁波市慈善总会常务副会长项性平说,截至2015年12月底,宁波市慈善总会年度募集善款2844.4万元,历年累计募集5.82亿元;去年全市两级慈善总会募集善款4.55亿元,累计募集资金50.95亿元。

  浙江省民政厅社会组织管理局局长蔡国华介绍,浙江省社会组织总量每年保持10%左右的增长速度,到今年10月,全省经各级民政部门依法登记的社会组织有46752个,其中社会团体21862个,民办非企业单位24408个,基金会482个。社会组织数量和每万人平均数都位居全国前列。

  舟山市民政局社会组织管理处处长左良凯说,该市依托“无限舟山”App,开辟了千手公益平台,在线设立“微心愿”“我要求助”以及“在行动”等互动板块。汪大姐来了、舟山民政微助、徐大妈民情工作室、一米阳光心理援助工坊等23家团队入驻平台,随时接受群众的咨询与爱心捐赠。

  社会低收入者、流动人口、残疾人和独居老人等特殊人群,迫切需要这样的社会公益组织和慈善服务。

  杭州市拱墅区半山街道夏意社区党总支书记葛君萍表示,该社区为浙江省最大的公租房社区,有1.3万多名居民,其中户籍人口1817人,住房保障对象8565人,绝大部分居民为城市中低收入家庭、外来创业人员和新就业大学生。

  针对社区居民特点,社区2014年8月注册成立了夏意益家社会组织孵化中心,首批孵化民情观察团、单身互助联盟、和风调解室、小喇叭巡逻队、艺术团、梦想学堂和蓝领驿站等公益慈善组织,做到小事不出楼道,大事不出社区。

  “户籍人口每万人拥有社会组织数量11个,年增长率7.4%。”宁波市民政局统计显示,依法经省市登记的驻甬基金会52家,法人社会组织6627家;城乡基层还活跃着1.4万个备案类社区社会组织,其中80%为公益服务组织。

  探索建立现代社会组织体制成为当地社会管理创新重点项目。宁波市根据“1+N”的政策设计,先后出台一系列配套政策文件,取消社会团体筹备审批和分支机构的审批,对公益服务性质的社会组织在注册资金、办公场所等方面不作强制性要求,对暂不具备登记条件的基层社会组织,在乡镇或街道备案。

  据介绍,宁波市还率先公布民政部门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目录,将140家市级社会组织纳入具备承接政府职能转移和购买服务资质的社会组织目录。设立市、县市区两级社会组织发展专项资金。2015年全市各级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的资金超过10亿元,服务项目的财政补助资金1500万元。

  地方政府“一只手”助推社会公益组织发展,“另一只手”则推进管办分离,把对社会组织的普检盖章制改为公示抽检制,引入第三方审计制度,实行社会组织年报公示,对评为4A级以上等级的社会组织实行专项奖励,对违法行为坚决查处。2012年~2015年,宁波撤销社会组织187家,督促注销社会组织428家,对196家社会组织实施行政处罚,向52家市本级社会组织发出“涉嫌违法警示通知书”,对7家市本级社会组织发出“责令改正通知书”。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随着经济转型发展,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需求多元化,社会组织普遍存在规模不大、服务方式雷同以及能力不足等共性问题。

  蔡国华说,浙江正在大力建设社会组织服务支撑枢纽型平台,列入平安市以及县市区考核。目前,全省市、县两级建立社会组织服务平台189家,其中实体化运作174家。各地通过公益创投、购买服务、职能转移等方式进行社会组织孵化、培养,收到了明显的效果,社会组织服务平台正发挥着桥梁和枢纽的作用。

  蔡国华表示,下一步将认真贯彻中办、国办印发的《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以及浙江省试点方案,对现代社会组织体制建设继续改革探索,给社会公益事业注入更多的活力与动力。

(责编:史雅乔、李昉)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