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17年鄉村小學教師和她的學生們

2018年07月11日09:09  來源:中青在線
 

  遼寧省北票市大三家鎮中心小學,兒童節前一周,班裡的運動員廖宏澤和孫儒學在場外看運動會彩排。每年“六一”,學校都要舉行運動會,孩子們特別期盼這一天的到來。

  教室后面有一片空地,那是孩子們的百草園。

  一個穿反了上衣的男生課間到教室后面換衣服,他脫衣服的瞬間,女生們不約而同地捂上了眼睛。到了四年級,孩子們開始有了“男女有別”的意識。

  每周一下午最后一節課是大掃除時間,孩子們分工明確。

  兩個男生下課時打架了,老師讓他倆去樹下反省。不一會兒,兩個孩子就和好了,偷偷把小手拉在了一起。

  李雯澤流鼻血了,同桌幫她清洗,用紙巾擦去臉上的血跡和水珠,最后還用嘴輕輕地吹了吹。

  在教室午睡時,孩子們用自己的衣服當蚊帳。

  學校門外長滿了曼陀羅,孩子們經常摘下曼陀花,假裝吹喇叭。

  開學第一天,班裡的胡忠濤把蚱蜢放在身上,結果蚱蜢跳到了他臉上,逗得孩子們一陣大笑。

  牛牛爸爸常年在外打工,媽媽因病回了娘家,奶奶去世。這隻狗是牛牛形影不離的好朋友。

  在家鄉東北做了17年鄉村小學教師的邵廣紅,從2012年就開始用照片和文字記錄班裡學生的點點滴滴。她說,這些留給歲月的是一段段鮮活而美好的記憶

  -------------------------------------------------

  作為班主任,特別是農村小學班主任,我是辛苦的,也是幸福的。

  父親也曾是一名鄉村教師。在他的影響下,中學畢業后,我報考了遼寧朝陽師范學校,那也是我第一次離開小山村。2001年畢業后,我回到家鄉遼寧省北票市大三家鎮,如願以償地做了一名小學教師。17年來,近百個孩子從這裡出發,走出小山溝。

  大三家鎮距離北票市區十幾公裡,村民主要以種地、養殖等為生,人均年收入超過1萬元,也有家庭因病、因殘致貧。大三家鎮中心小學有552名學生,其中300多個孩子在離家較近的5個村小就讀。

  我上小學時,課桌椅很破舊,不知道它們究竟送走了多少屆像我一樣的農村孩子,隻記得一張張帶著裂痕的長條桌中間被同學們刻下了一道道分界線。我的小學班主任春天帶我們去登山,夏天領我們去郊游,秋天和我們一起採樹籽,冬天跟我們一起堆雪人、打雪仗。聽說我們畢業那天,老師兩天沒有吃飯,一個人靜靜地坐在炕頭上發呆……

  剛畢業那幾年,我對不愛學習和調皮搗蛋的孩子也會發脾氣。后來,當我慢慢走進他們的世界,才發現孩子們是那麼純真善良——“老師,我要有小弟弟或小妹妹了!”“老師,我爸爸去北京打工了,我很想他。”在付出的同時,我收獲了滿滿的愛。孩子們送給我很多禮物:用麻繩扎起來的韭菜花,自己做的賀卡、紙百合、千紙鶴……這是對我最好的回報和褒獎。

  孩子們說過喜歡我穿高跟鞋的樣子。有一天我剛穿上高跟鞋,就從台階上摔了下來,手心和膝蓋都流了血。孩子們圍了上來,催促我去醫院,還有學生急著要打開《李時珍》,看看《本草綱目》上是怎麼寫的。“老師,你明天還是穿平底鞋吧!”學生房明陽的一句話讓我感動。我總跟孩子們提起,小時候因為好動,我的膝蓋總是帶著兩塊紅紅的傷疤,這次孩子們親眼看到了老師的紅膝蓋,我覺得摔得很值。

  班裡的胡忠濤喜歡看書、講故事,但有吐字不清的毛病,我不斷地糾正,現在他讀課文已是繪聲繪色。每次的課本劇我都安排他做主角,培養他的自信。和姥姥姥爺生活在一起的任波長得高胖,飯量也大,我經常在食堂多打一些飯菜給他。他的父親9年前因車禍去世,媽媽在外地打工,得過腦血栓的姥姥照顧任波的生活。我囑咐任波多幫姥姥干家務活,有時間也會去他家幫忙。

  今年3月,一名學生的弟弟被確診患了白血病,父母一直奔波在給弟弟治病的路上。班裡的孩子自發給他家捐款,我把他的故事發到網上,社會各界相繼送去了溫暖,一個愛心團隊為他家捐款8000多元,也有人送來了玩具和食品。有一天他跑到我面前,舉著小手遞過來一塊糖:“老師,這是我姐姐買的,送給你一塊!”

  又一批孩子馬上就要畢業了,我決定給每個孩子拍一張全家福照片,作為畢業禮物送給他們。像之前的每次家訪一樣,每到一家,孩子們就會跟著我去下一家,越聚越多,最后像一群小鳥一樣跟在我身后,嘰嘰喳喳地聊著天。家訪完畢,我會給他們照一張合影,告訴他們——我們曾經在這裡相聚過。

  邵廣紅/攝並文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初梓瑞、李昉)

相關專題

公益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