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責任感的市場巨無霸不是好企業

2018年10月17日08:18  來源:中青在線
 

  企業當然需要逐利,關鍵在於以什麼手段逐利。如果不是通過利他而獲得自身的利益,那麼所有逐來的利,都注定沾染著野蠻與血腥。

  ---------------------------------------

  自8月底自如“甲醛房”事件曝光,在經歷了爆炸般的刷屏之后,逐漸歸於沉寂。但是,網絡傳播特有的暴熱暴冷,輿論注意力的快速轉移,並不意味著事件就此結束。媒體的追蹤發現,某些第三方檢測有些雜亂無序,消費者無所適從、維權困難。有些空氣檢測不合格的房間,被退租后當即又出現在企業App上,價格居然還漲了。

  如此現象,當然讓公眾情緒難平,也在很大程度上,會繼續對相關企業造成沖擊。而造成這一切的根源,有消費者維權集中有待逐步消化的因素,但更為主要的,則是相關企業發展目標產生了偏移,在高速發展之時,忘記了企業發展究竟為了什麼。

  企業當然需要逐利,關鍵在於以什麼手段逐利。如果不是通過利他而獲得自身的利益,那麼所有逐來的利,都注定沾染著野蠻與血腥。在“甲醛房”事件中,我們其實不難發現利他與自利的沖突,當一個危機事件僅僅被視為企業危機事件的時候,公眾權益便很難獲得真正的尊嚴和維護。

  在互聯網時代,技術賦能已經使得某些企業的觸角,深入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這一類企業,大多是互聯網公司,往往在某個領域佔據絕對市場優勢,它們得市場之先,更攜新技術之利。它們當然是企業,但它們卻深刻地介入、重塑著人們的生活,深刻地影響著依托於瑣碎生活方才有意義的人的尊嚴與權利。

  想想我們身邊如影隨形的網約車、外賣、網購、移動支付等平台企業,我們實在不難理解這一類企業對於社會的力量。坦率而言,這一類企業已經帶有社會企業的特征,但當前的問題在於,社會企業的自覺意識,尚未真正普及開來,對於公眾以及管理部門來說,在概念上也仍然模糊不定。

  前幾天,美團發布了一份題為《新社會企業:創新、平台與價值》的研究報告,盡管在何為新社會企業、新社會企業究竟新的哪裡、與所謂的舊社會企業究竟有什麼不同等概念界定上尚存爭議,但明確提出了自己的社會價值和社會責任。

  近兩年來,成為社會企業、承擔社會責任,已成為幾個主要互聯網企業的追求目標。除美團之外,騰訊的馬化騰也在2017年底提出,騰訊正在成為一家社會化企業。今日頭條的張一鳴在今年3月提出,平台企業要承擔像基礎設施那樣的社會責任。9月份,程維在內部公開信中提出滴滴要做一家社會化企業。阿裡則在其30年戰略中提出,不僅要成為基礎設施提供者,還明確了“解決社會問題”的企業定位。

  這種不約而同地爭做社會企業的現象耐人尋味。一方面,當然與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的自我定位有關,但另一方面,也必須認識到,這一類企業的業務,具有典型的社會化屬性。無需諱言,檢視一下近期出現的一些企業危機,例如滴滴乘客遇害,以及自如的“甲醛房”事件,它們無一例外地引發軒然大波,歸根結底在於這些事件與社會生活結合緊密,它們絕不只是企業自身的危機。

  由此,我們其實並不需要過分糾結於何為新社會企業。新社會企業當然是一種企業價值的認識自覺,但同時必定是企業的責任意識、社會價值的自覺。唯有這樣出自內心的自覺,方能在企業自身治理上,超越單純的市場巨無霸。

  徐冰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初梓瑞、賀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