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歲女童上大學是不是揠苗助長

胡印斌

2017年09月14日08:23  來源:中國青年報
 

  任何一個人最終都要成為社會人,都需要與他者、與外部實現互動。僅僅看考試成績,就斷言成才成人,跟其所批判的“惟考試論”有什麼區別?

  ----------------------------------------------

  9月10日,身高1米4的10歲女童張易文,到商丘工學院報到。此前,經過一年復讀,張易文以352分的高職單招成績,被商丘工學院專科錄取。父親張亞東表示,教育就是“早快好省”,我改變不了現狀,隻能改變自己的子女。(《新京報》9月13日)

  圍繞“10歲女童讀大學”現象,不少人表示擔憂,認為這是一種無視兒童權利的揠苗助長行為。10歲的孩子,在正常情況下,剛剛捧起小學四年級課本,處於自由奔逐、嬉鬧玩耍的年齡。張易文的步子邁得這樣快,難免讓人不適。

  此前已有論者指出,張父的行為違反了《義務教育法》規定,涉嫌侵犯女兒的受教育權。現行義務教育制度的特點,正在於強制性、公益性以及普及性。針對社會上此起彼伏的“私塾”教育,今年年初,教育部專門發文明確,“不得擅自以在家學習替代國家統一實施的義務教育”。

  張易文打小就讀於父親辦的私塾,進而通過國家考試進入大學。她的成長之路,可能實現了“早快”,卻未必就“好省”。這一方面是因為她根本就沒有機會體驗現行的中小學教育,所以也無從比較﹔另一方面,如果成長的“早快”以跨越特定階段為前提,則未來還是需要補課,比如人格教育、社會教育等。

  知識之外,學校教育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要完成孩子的社會化。從父母膝下的乖乖寶,到一個社會人,學校教育扮演了極其重要的角色。這一階段也是不可跨越的。任何一個人最終都要成為社會人,都需要與他者、與外部實現互動。僅僅看考試成績,就斷言成才成人,跟其所批判的“惟考試論”有什麼區別?

  張易文的故事,也促使社會再次打量我們當下的學制。這些年來,關於縮短學制的討論甚囂塵上。在最近兩年的全國兩會期間,每年都會有代表委員提出這樣的意見。盡管幾乎每一次討論最后都沒有下文,但也表明,在這個問題上的公共討論,並非沒有民意基礎。

  基礎教育學制設定為12年,是獲得了廣泛認可的。現實地看,一個孩子的成長過程往往很漫長。除了知識的獲得之外,還包括身心的發育,以及各種生活教育等等。即便有些孩子的發育異於常人,表現出早熟、早慧,但仍屬個別現象。對於更多的孩子而言,一個穩定、可預期的成長期是必要的。

  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調查,全世界199個樣本國家和地區,各國家和地區基礎教育年限從10年到14年不等,十年學制的隻有10個,僅佔5%,實行十二年學制和十三年學制的學校約佔77%。也即,國際上對孩子的教育,仍是偏保守的。

  教育要循序漸進,切忌揠苗助長,這是古往今來的普遍共識。當然,任何一種完備的制度設計,首先應該具有一定的開放性,而不是密不透風、雷打不動。比如,在學制穩定的前提下,是不是可以多一些彈性與靈活?允許跳級、允許提前畢業?

  張易文本人及其家長有“早快”的意願,那就不妨嘗試嘗試。隻要不影響更多的人,或者即便有些影響但總體學制格局不會因之變化,那就大可不必大肆撻伐。我們在肯定兒童普遍性的同時,也應該尊重個體之間的差異性,尊重個別人的自主選擇。

(責編:初梓瑞、李昉)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