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送炭的白條成了詐騙犯罪的引信?

2019年03月19日08:45  來源:中國青年報
 

  3月8日,大三學生汪某等9人因詐騙京東公司110萬元,被湖南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以詐騙罪判處10年9個月至1年2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這9人中,有4人是在校大學生。他們冒用別人的身份信息,注冊賬號並賒賬購物,然后變賣套現。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鑽“白條”的空子,企圖不還者大有人在。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全國已有200人因“白條”詐騙獲刑,被告人的平均年齡不到28歲。去年8月,長沙市芙蓉區人民法院判決的一起京東白條詐騙案中,6名被告人均為大學本科生。

  我也是一名在校大學生,我身邊很多同學都熱衷於追尋新鮮和熱門事物,有著較高的消費需求,但常常因為父母給的生活費以及自身創收能力有限,隻能使用“白條”“花唄”等延期付款的支付方式。明明是雪中送炭,點燃的卻不是溫暖的壁爐,而是詐騙犯罪的引信。

  這其中,平台的漏洞難辭其咎。詐騙“白條”的犯罪中,主要有兩種情形。一是像汪某這類,查找到真實的大學生信息,向平台申請打“白條”資格﹔另一種是偽造虛假大學生信息,但同樣能通過平台的審核,獲得賒購物品。

  為推廣“白條”業務,京東在大學派駐了專門的“面簽官”,以審核相關信息。那麼問題來了,被告人明明是拿別人的身份証去面簽的,面簽官為何就看不出來呢?面簽視頻還要錄制上傳到總部,為何就沒有人把關呢?這些,都是平台無法回避的審核漏洞,其風控是有問題的。

  京東白條的申請面簽過程,缺乏對申請人真實情況的核對。面簽官很多就是學校學生兼職的,有的故意放任作假,甚至監守自盜。在遼寧錦州太和區的“80后”姐妹詐騙案中,12名社會人員正是因為給了京東面簽員秦某乙、秦某甲一點好處費,才得以冒充大學生通過面簽。

  移動支付領域延期付款方式的出現,往小了說便民利民,往大了說是居民消費升級背景下互聯網經濟的積極參與。“白條”詐騙告訴我們,企業必須嚴於律己,遵循運營規范,才能實現真正的良性發展,並保障互聯網經濟安全,讓新經濟真正成為好經濟。

  不少網友認為:這次詐騙主要是平台自身漏洞造成的,對學生的判罰過於嚴重。這種觀點固然站不住腳,難道因為房子的主人出門忘了關門,小偷溜進去偷東西就不叫“偷”了嗎?把鍋全甩給平台,為詐騙學生洗白,是缺乏法治思維的表現。

  正如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所說,文明存在的意義,便是對貪欲的抑制。鑽空子掙錢、不勞而獲確實很有誘惑力,但在進行利益權衡時,道德和法律也應納入在內。利用“白條”大肆詐騙,暴露了技術爆炸時代文明與法治的相對滯后,由此才引發“破窗效應”。

  大學生群體通常被認為素質較高,這次卻成為詐騙案主角,這為高等教育敲響了警鐘。大學生初涉世事,往往缺乏社會經驗,容易利欲熏心,上當受騙。在實踐中加強大學生思想道德與法律意識教育,刻不容緩。

  審判現場,一位被告大學生的父親痛苦不已。這正是:賺錢千萬條,合法第一條﹔愛財不規范,親人兩行淚。

  呂京笏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初梓瑞、賀迎春)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