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讀書日:一起來讓盲童多讀一本書吧!

2019年04月25日08:37  來源:公益時報
 

世界讀書日,你讀書了嗎?

對於普通人來說,這似乎是舉手之勞,但對視障孩子來說,很多時候卻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想一想,你知道視障孩子能讀什麼樣的書嗎?他們可以從什麼地方獲得這些書?他們又是怎麼閱讀的呢?如果你想讓他們也像普通孩子一樣讀到更多的書,該怎麼去做呢?

渴望閱讀的視障孩子

“你喜歡讀書嗎?”“喜歡啊,掌握盲文會摸讀之后,接觸到課外讀物就喜歡了,大概一個星期讀一本書。”

面對記者的問題,寧寧自信地回答,嘴角同時露出幸福而又有一絲腼腆的笑容,讓人忘了她是個視障孩子。

對於今年14歲的寧寧來說,能閱讀是一件格外重要的事情。8歲入讀平鄉縣孟杰盲人學校之前,待在家裡的她隻能和妹妹一起玩,“妹妹上學以后就隻能一個人玩了。”寧寧表示,而聽廣播對於那時的她來說,很多東西並不能理解。

對於視障孩子來說,很難和普通孩子玩到一起,悶在家裡又常常無事可做。

這一狀況直到上學以后,能夠閱讀書籍以后才真正改變。“我每個星期都會借書,上自習課、課外時間都會讀。”寧寧表示。

像寧寧這樣喜歡閱讀的孩子在盲童中比比皆是,“盲童的業余生活比較少。”平鄉縣孟杰盲人學校副校長張建立強調,通過閱讀,盲人孩子接觸到了外面的世界,改變著他們的命運。

張建立本人也是一名視障人士,早年在孟杰盲人學校就讀,畢業留校后當了老師。在他看來,讀書不僅僅是豐富業余生活,對視障人士來說,閱讀可以增強自我學習能力,改善心理狀況,讓他們不再自卑、不再封閉,和人交往時有更多的共同語言,變得更加自信。

邢台市特殊教育學校校長楊密婷也表示:“通過學習、閱讀,可以讓盲童心裡亮起來。”

難以獲得的書籍

閱讀對視障孩子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他們要獲得可以閱讀的書籍卻並不容易。

與普通讀物不同,根據視力障礙等級的不同,視障人士可以閱讀的書籍分為明盲對照圖書、大字本圖書、盲文版圖書。目前,能夠出版這些圖書的隻有中國盲文出版社等極少數出版社。

據中國盲文出版社副總編輯沃淑萍介紹,盲文類圖書出版周期長,從選題、錄入再到校對,所花費的時間、精力都遠遠高出一般的圖書出版。出版社每年出版的書籍在1000中左右。重點出版內容針對的是盲校,包括教材、教輔和課外讀物。

由於出版機構少,書籍比較特殊,以及銷售量的有限,目前視障人士並不能像普通人一樣在周邊的書店購買這些圖書。

“需要通過目錄選好圖書,在通過郵局聯系盲文出版社購買郵寄,家長要聯系起來就比較麻煩。”邢台市特殊教育學校盲班班主任安靜表示。

視障人士一般隻能在圖書館的視障閱覽室和盲校有機會借閱相應的圖書。

“通常情況下,大多數圖書館受限於資金,缺乏專門資金,因而能採購三到五百本盲文書籍的圖書館,就已經很不錯了。”沃淑萍表示。

而這還是省市級圖書館,縣及縣級以下能有盲文書籍的寥寥無幾——對於走出家門都困難的視障人士很難享受到這樣的公共服務。

相對來說在盲校就讀的孩子跟容易接觸到書籍。盡管學校也意識到課外閱讀對孩子們的重要性,也能感受到孩子們對童話、歷史故事、繪本等的喜愛,但盲校的書籍能夠保証的是教材類的,課外讀物並不是優先考慮的需求。

“像我們學校,經費要優先保証學校建設、學生的吃住生活,上課必須用的一定要有,課外讀物就盡量往后推一推了。”張建立表示。

這就導致盲校裡的課外讀物種類有限,更新緩慢。“老師上課時會根據教學內容推薦相關的課外讀物,但其中很多學校圖書室裡也沒有。”張建立表示。

有限的課外書會被孩子們反復閱讀,與普通圖書相比,盲文類的書籍實際上並不能承受太多次的閱讀——盲文的點狀凸起被摸平以后就讀不出來了。“有的書讀不出來,就靠聯系上下文了。”寧寧表示。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視障人士可以通過聽書的方式找到更多的課外讀物,部分解決了沒有書讀的問題。但紙質書的閱讀依然不可替代。

“電子讀物雖然內容多更新快,但讀紙質書一邊摸一邊思索的感覺完全是不同的,”張建立強調,讀紙質書可以隨時調整閱讀速度或者停下來思考、回味、領悟,而且有更多的想象空間。

對於通過閱讀進行深度學習更是如此。邢台市特殊教育學校根據孩子們的興趣開設了評書課,孩子們可以學習說評書。由於沒有相應的盲文讀物,他們需要反復聽、背下來。“我很感興趣,但是記不住,就邊聽邊記筆記,然后自己摸讀。”二年級的凱凱表示。

來送盲童一本書

怎樣才能讓視障孩子讀到想讀的課外書呢?發揮社會力量的作用、整合社會資源是一個有效的途徑。

2011年,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發起了“我送盲童一本書”項目為貧困地區的盲童捐建盲文閱覽室。

平鄉縣孟杰盲人學校在2015年和2019年就兩次受到了資助。其中2015年獲捐總價值12萬元的盲文閱覽室相關書籍及電子產品,包括盲文優秀讀物400種、大字本優秀讀物330種,聽書郎14台、文星助視器5台,觸覺語音地圖3台、陽光讀屏軟件9套、文星點顯器1台。2019年根據學校學生需要,項目再次為該校捐建總價值10萬元的盲文閱覽室相關書籍及電子產品。

“我比較喜歡裡面的校園小說,感覺很接近自己的生活。”這些圖書的到來,讓寧寧對同齡人有了更多的了解,“我以后要當一個主持人,把這些故事講給更多的人聽,把愛心傳遞下去。”寧寧表示。

捐贈圖書中的明盲對照繪本、童話故事、歷史故事等則獲得了低年級孩子的一致喜愛,像《成語故事》、《安徒生童話》、《海底兩萬裡》、《笑貓日記》等,“其實普通孩子喜歡的他們同樣喜歡。”安靜強調,她所在的邢台市特殊教育學校也獲得了捐贈。

考慮到隨著時代的發展,電子閱讀等需求的產生,有聲讀物、讀屏軟件、盲用點顯器,甚至是無障礙電影,都配備了一部分。

據基金會相關負責人介紹,從2011年至2015年,項目為47所盲校、特教學校的2361名盲童、低視力兒童捐贈了盲書及聽書郎等助學產品﹔從2015年至2018年底,共為62所盲校、特教學校捐建盲文閱覽室,惠及盲童6157人。根據在校學生數量及需求每所閱覽室10-20萬元不等。

為了保証項目的專業性,基金會選擇中國盲文出版社作為項目圖書印制執行機構。中國盲文出版社與各地區殘疾人機構、特教學校和中國盲人協會能夠取得有效溝通,從而保障每期項目篩選的受助機構能夠獲得最大化的幫扶效果。

截至2018年底,該項目在支付寶裡已經有2320萬人次捐贈募集善款1600余萬元。目前,公眾在螞蟻金服公益上就可以對該項目進行捐款,並且捐贈后可以取得電子捐贈票據。

相關統計數據顯示,我國有視力障礙人士1731萬人,其中,盲人有500多萬人。每年新增的盲人大約有40多萬人。與這一數據相比,“我送盲童一本書”項目能夠覆蓋的范圍還十分有限,需要更多公眾、更多社會組織的加入。

(責編:余璐、賀迎春)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