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俗婚鬧是對社會公序良俗的挑舋

2019年05月07日08:15  來源:中國青年報
 

  近日,山東莘縣發布通告,決定對低俗、惡俗、危險鬧婚的現象進行集中治理。通告提到,要充分認識惡俗婚鬧危害,嚴禁惡俗婚鬧行為。禁止在城區道路、廣場等公共場所進行諸如把新郎用膠帶捆綁在樹上或者電線杆上,澆啤酒、倒醬油、砸雞蛋,以及扮演種種不雅角色做搞怪動作等任何形式的婚鬧行為,違反規定者,依據《城市管理行政執法條例》進行處罰。

  新郎身體被朋友涂滿墨汁,新郎父親被親戚打造成“燒火佬”造型,連演員包貝爾的婚禮上也出現了“鬧伴娘”……近年來,有關惡俗婚鬧的新聞時不時冒出來,發生地點遍布全國各地。婚鬧者用各種各樣的奇葩方式去惡搞新郎新娘,甚至是雙方父母,不僅把婚禮搞得一地雞毛,將“烘托氣氛和送上祝福”等積極訴求消解得一干二淨,還對當事人造成實質性的身體或精神傷害,把喜事變成壞事。

  惡俗婚鬧屬於民風民俗層面,大多數民風民俗屬於私域,公權力的介入一般都要很慎重。可是,政府發文治理惡俗婚鬧,非但沒有太大的爭議,還得到了廣泛贊賞和支持,原因何在?

  婚鬧已從一種傳統婚姻文化變異成了“陋俗”。至於症結,有傳統文化糟粕元素的影響,也有規則、秩序等現代意識缺失的成分在。很多人身體在現代社會,但精神和意識還停留在野蠻時代,這著實諷刺。

  惡俗婚鬧,毀人身體,害人精神,明顯逾越了私人領域范疇,有故意傷害他人以及擾亂公共秩序之嫌,因此理應受到道德譴責和法律制裁。公權力介入惡俗婚鬧行為,既合情合理,也符合法治社會的要求。

  進一步說,惡俗婚鬧的存在,是對社會公序良俗的一種挑舋,更是對文明的玷污。對於現在蔓延的惡俗婚鬧行為,如果再不主動亮劍,積極治理,用制度規范倒逼公眾文明意識的覺醒,那怕是逃不掉“道德與文明被其反噬”。

  現在,政府發文禁惡俗婚鬧,並與法律法規層面的處罰相對接,用制度化的約束對惡俗婚鬧說“不”,契合了人心與道義,是道德與法律對社會惡俗行徑的理性反彈,有助於移風易俗,揚正氣、樹新風。前不久,陝西安康市也開出首張不良婚鬧“罰單”,限期一日將公共設施及樹木恢復原貌,並處以500元罰款。由此看,反思和治理惡俗婚鬧,可能即將蔚然成風。

  說到底,從政府發文禁惡俗婚鬧這事上,我們既要看到其中的現實積極意義,但也不能忘了應有的反思。

  能從中性的婚姻文化走到“惡俗婚鬧”這步,部分人低劣的道德水平怕是難辭其咎,更令人擔憂的是,他們身處深淵卻渾然不知。所以,光靠制度約束,剔除不了惡俗婚鬧,還是要從社會環境中總結共性問題,在逐個擊破中確立現代道德與文明。

  默城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初梓瑞、賀迎春)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