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護士,從不被接受到“香餑餑”

2019年05月10日08:34  來源:南方日報
 

  業界普遍認為,男護士體力好、操作醫療儀器能力和抗壓能力強,適合ICU、急診科等特殊科室的高強度工作。圖為中山三院急診科護士程龍在給患兒輸液。

  中山一院手術麻醉中心護士吳耀業。

  工作中的省人民醫院手術室護士長徐朋(右)。

  提到護士,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是女性,但是,近十年來男護士已悄然登場,以其專業能力贏得了社會的接受和認可。

  截至2018年底,廣東共有33.5萬名注冊護士,其中男護士8700多名,雖然僅佔不到3%的比率,但相比以前已有了明顯增長,他們大都在三甲醫院工作。而急診科、ICU、手術室等特殊科室最受男護士青睞,他們認為,這些又急又苦又累的地方,更能體現自己的價值。

  在第108個國際護士節即將到來之際,南方日報記者採訪了廣東三家大醫院不同科室的男護士,聽聽“男丁格爾”的故事。

  搶救危急重症患者是日常工作

  崗位:急診科護士

  人物:程龍

  成為護士,對1988年生的四川人程龍來說,是“陰差陽錯”。

  程龍參加高考時被暨南大學提前批錄取,並調劑到了護理學專業。班上30個人,10個男生,除了1個是自主報考的,其他男生都是被調劑的。

  在學習的過程中,程龍慢慢培養了對醫學的興趣。畢業后,程龍在中山三院的急診、手術室、心血管內科、腎內科、脊柱外科等科室輪轉了3年,最后主動選擇了別人都不願意去的急診科,“相比其他科室,急診科的護士自主性更強,更能夠體現自身的價值。”

  剛工作時,男護士較少,一些不知道怎麼稱呼男護士的患者,甚至直接喊他“服務員”。有病人看到他來打針會很驚訝,“怎麼護士也有男的?”一些女患者甚至會明確要求,“你可不可以找個女護士來?”

  到如今,程龍明顯感覺大家已經見怪不怪了。目前,中山三院急診科共有80多個護士,其中有12個男護士。

  程龍認為,男護士在急診科有自己獨特的優勢,急診出車、搶救患者需要幫忙抬擔架抬病人,使得上力﹔面對突發緊急事件,總體上更鎮定一些,對呼吸機、心肺復蘇機等儀器上手也更快一些。

  搶救危重病人是程龍最喜歡的工作。前不久,一個患者由家屬抬進急診科,整個人面色發黑紫紺,被在分診台值班的程龍看到。

  此時搶救室已經爆滿。程龍果斷將患者放在搶救室地上,立即開始搶救。心肺復蘇、電擊除顫、氣管插管……半個多小時后,患者心率恢復了正常。

  還有一次,一個患兒因煤氣爆炸導致氣管灼傷、喉頭水腫,在搶救室做了氣管切開。程龍送患兒去做CT檢查途中,發現孩子呼吸困難,血氧下降,他判斷可能是氣管切開的導管脫位,果斷將患兒轉送到兒科ICU,請耳鼻喉科醫生重新置管,最后孩子轉危為安。

  跟隨救護車出車時更是驚心動魄。不久前的一次,到現場時,患者已經意識喪失、呼吸微弱、瞳孔散大,頸動脈搏動消失,監護儀顯示室顫。此時,受過良好訓練的程龍立即用多功能除顫儀為患者除顫、做心肺復蘇,整個過程一氣呵成。十幾分鐘內,患者心臟發生“電風暴”,先后室顫了三次,都被救了回來。患者是極為凶險的廣泛前壁急性心肌梗死,由於救治及時,最后恢復良好,從鬼門關搶回了一條命。

  急診科處理了最危急的情況,但患者們往往不記得急診科的功勞,錦旗也大多是送給專科科室,程龍覺得這並不重要。他說,夜深時,有時患者家屬一句“你們上夜班也很辛苦”,就能給他慰藉。

  與機器人同台做了四五百例手術

  崗位:手術室護士

  人物:吳耀業

  與程龍一樣,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手術麻醉中心護士吳耀業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一名護士。他高考報的是英語專業,最后被調劑到南昌大學護理系,當時還有點情緒。他說,當時,護理系有四五百個學生,男生不到20個,基本也都是被調劑的。

  畢業后,吳耀業來到中山一院工作,在外科ICU工作了3年,2013年9月到了手術室,慢慢喜歡上了這份工作。

  急診、ICU、手術室等特殊科室最受男護士青睞。“這些都是又急又苦又累的地方,但這也更能體現自己的價值。”同時,吳耀業也坦言,在這些科室,與家屬們的溝通少些。

  中山一院手術麻醉中心科護士長龔鳳球介紹,該中心如今有238個護士,其中男護士29個,吳耀業是他們的班長。

  在同事們心中,吳耀業是個特別“穩”的人,再急的事他也不怕,而是冷靜地想辦法解決問題。因為QCC(品管圈,指護理品質管理)做得特別好,他在國內和院內的比賽多次獲得特等獎或一等獎,又被稱為“QC王子”。

  龔鳳球說,男孩子相對體力更好,一些病情重、工作量大、耗費體力的工作,會讓男護士做多一點,例如骨科、器官移植、心外、泌尿等專科手術,男護士會相對集中些。

  器官移植手術是最復雜的手術之一。龔鳳球將做得最多的心、肝、腎三種器官移植手術分別交給了三名男護士來負責,吳耀業主要負責肝臟移植手術。

  2017年7月,中山一院何曉順教授團隊完成了全球首例“無缺血”肝移植手術,這台手術吳耀業就參與了。

  雖然在手術室要保持冷靜,但吳耀業內心是非常柔軟。一次,一個1歲多的小孩因意外腦死亡,父母決定捐出孩子的所有可用器官,把孩子送到手術室,他們看了最后一眼,帶著痛苦轉身離開了。

  小孩父母的大愛讓吳耀業深受觸動。當器官獲取完成之后,吳耀業悄悄用紙折了一顆愛心,放在了小孩的手心。去年4月,他登記成為一名人體器官捐獻志願登記者。

  2015年1月,中山一院引進了華南第一台達芬奇手術機器人。機器人手術對精細程度要求更高,護士的准備工作也會更精細,切換機械臂上的手術器械不僅要快,更要精准,“QC王子”吳耀業正是最佳護士人選之一。

  “可能因為我是男的,對器械機械和電子產品比較感興趣。”吳耀業說。如今,他已經完成了四五百例機器人手術,與機器人配合得心應手。

  很多人並不知道手術室裡發生了什麼,但護士們在手術室卻能看到患者們最真實的一面。前不久一個40多歲的女患者因腎癌要做手術,進手術室之前,在自己七八歲的孩子面前,她顯得樂觀開朗、談笑風生。但剛被推進手術間,在家人看不到的轉身一瞬間,她突然放聲大哭。“別怕,我們會全程陪著你。”在吳耀業的一番安慰之下,女患者的情緒平復了不少。

  患者做完手術在復蘇室清醒后,吳耀業有時會親自把他們送回病房。“臨床工作做久了,很多時候人會麻木,但其實我們可以力所能及地給患者帶去溫暖和安慰。”他說。

  有些大手術醫生會提前約他

  崗位:省醫護士長

  人物:徐朋

  2007年,徐朋從安徽中醫學院護理專業畢業來到了省人民醫院,成了一名手術室的護士。當時,男護士還屬“新鮮事物”,2006年省醫才有了第一批男護士。

  “連有的醫生也不太接受男護士。”徐朋笑著說,“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男醫生們習慣了跟女護士一起工作,覺得女護士細心周到,擔心男護士粗手粗腳。

  尷尬之余,徐朋決心用實力來証明自己。兩三年后,醫生們逐漸改變了對他的看法,有些大的手術還會提前約他。

  如今省醫有170多名男護士,手術室男護士就有20個。徐朋明顯感覺在參加學術會議時,男護士乃至男護長、男專科護士越來越多,來醫院實習的男生也越來越多,“大家越來越覺得男護士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護士並非只是“打針發藥”,做一名優秀的護士絕不簡單。徐朋說,手術室護士必須要對各專科手術的每一個步驟都非常了解,要知道每一個手術醫生有什麼習慣,提前准備好手術需要的物品,並摸清每一個醫生的脾氣。

  徐朋所在的手術室一直推進醫生護士“無語化配合”,“手術醫生一伸手,護士就知道他是要什麼,甚至他不伸手我都知道他要什麼,提前准備好。這就需要護士對整個手術過程中的每一個步驟都非常熟悉。”徐朋說。

  除了配合醫生傳遞物品器械的“器械護士”,手術台下還有“巡回護士”,負責整個手術室的管理以及與其他部門的溝通。經驗豐富的徐朋如今更多擔當著巡回護士的角色,往往在手術室一待就是一整天,一直忙碌地走個不停。手術中,一旦病人出現大出血等突發情況,他就要馬上投入驚心動魄的搶救。

  去年,憑借著出色的業務能力和管理經驗,徐朋成為省醫的首批兩個男護士長之一,管理著6個男護士和30多個女護士。

  工作也讓徐朋感受到更多:目睹父親送孩子進去手術后,在等候區哭得稀裡嘩啦﹔面對著已經搶救很長時間家屬不願意放棄時的懇求﹔見証生離死別時刻的慟哭……這些都讓徐朋感受到生命的真諦。

  徐朋說,在安徽省立醫院實習時,他經常去看一個六七歲的小患者。小姑娘出院時,他已經輪轉去了其他科室,她不知從哪裡打聽到了,專程來跟他道別。“其實你對病人的一點點好,他們都會記住。”徐朋說,就是從那時候起,他就找到了工作的意義。(記者 李秀婷 通訊員 彭福祥 張藍溪 周晉安)

(責編:初梓瑞、賀迎春)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