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染巧手韓玲:用匠人精神助殘扶困

2019年09月29日08:45  來源:中國青年報
 

  韓玲在介紹扎染作品。

  韓玲在介紹扎染作品。

  好不容易從車禍置換左腿髖關節的傷痛中走出來,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石河子市八一毛紡廠熟練技術能手韓玲沒想到,第二年,又一場車禍降臨了。

  那是1989年,25歲的韓玲到伊犁出差,乘坐的汽車路過山體險峻的果子溝時,被貨車撞到山下,她在樹杈上昏迷了兩天兩夜才被找到。躺在病房裡,醫生告知要一輩子坐輪椅,韓玲心想,活著沒有意義,還要拖累父母,好幾次都想提前結束生命。

  性格開朗的父親鬢角瞬間白了,但連續一個月開導女兒。接著是右腿髖關節置換術,畢竟不是自己的骨頭,一旦康復訓練不成功,就得一輩子坐輪椅。逐漸恢復自信的韓玲下了狠心,別人鍛煉兩個小時,她就練4小時,腿伸一下就非常疼痛,康復訓練中,甚至把醫師的脖子都抓爛了,還曾昏迷6次。所幸,結果不錯,雖然走路一瘸一拐,但韓玲終於可以擺脫輪椅了。

  第一次接觸扎染,韓玲就被這種民間工藝獨特的魅力深深地吸引住了。手工扎染有100多種技法,即使同款,也不可能出現一模一樣的圖案,尤其是扎染花,即使織物上有成百上千朵花,染出后每朵花的顏色也各不相同。每次解開繩子看到斑斕的圖案,都是韓玲的幸福時刻。

  1996年,韓玲所在的八一毛紡廠下屬分廠皇冠帽業有限公司停產,后進入福利廠每月領取生活費。韓玲畢業於西安紡織學院,她不願放棄專業,就用自己所學的扎染技術,在自家一室一廳的住房裡開始了扎染事業,為左鄰右舍染點衣料,增加一點收入。

  那時,鮮有人掌握羊毛扎染技術,學習紡織印染專業的韓玲開始潛心研究,染料味道刺鼻,她常常是流著眼淚做試驗。

  每當染色時,房間裡就彌漫著刺鼻刺眼的酸鹼氣體,她隻能把年幼的孩子送到姥姥家。家裡大鍋小盆被酸鹼腐蝕壞了十幾個。每天守在高溫中,泡得面部粗糙通紅,走到人前,也是一身的顏料酸鹼味。就這樣,韓玲一直堅持著,在無數次的試驗、摸索中,憑著這股堅韌鑽研的勁兒,她攻克了羊毛扎染的技術難關,扎染技藝不斷提高。

  2003年8月,韓玲遠赴廣州參加全國第二屆殘疾人職業技能競賽,獲得了扎染競賽第一名,被授予“全國技術能手”稱號。同年11月,她還代表中國參加在印度新德裡舉辦的世界殘疾人作品展覽節。

  在印度,扎染的比賽項目是在一塊2.5米長的白布上制作當地婦女穿的沙麗,了解了印度文化后,韓玲用6個小時時間扎染出《花蝶》,沙麗中間是展翅欲飛的蝴蝶,周圍是炫麗的滿地花卉。作品獲得大獎,展出后立即被外國人訂購。交流環節,日本人找到了韓玲,請求制作一條扎染和服腰帶,印度人請求扎染一條喜馬拉雅山羊絨圍巾,韓玲沒有拒絕,同樣拿出了令人贊嘆的作品。

  兩年后,八一毛紡廠政策性破產,韓玲作出了一個令家人無法理解的決定,用買斷工齡的錢和向親戚朋友借的錢,在有污水處理設施的西工業區租了一間100多平方米的染色工房, 在石河子市西一路租了一間40平方米的門面房,開了一家“奇異扎蠟工藝品店”,聘用兩名下崗女工和4名殘疾婦女,專門銷售自己生產的扎染圍巾。

  為了打開產品銷路,韓玲開始學習市場營銷,她關注各種博覽會,為產品尋找宣傳和銷售的平台。“我的扎染產品很有特色,加上誠心誠信經營,很多辦會單位都採購我的產品作為紀念品,少則十幾條,多則幾百條。就這樣,小店生意日漸興隆”。

  2008年6月,韓玲的作品在首屆“新疆婦女手工藝品巧手展示大賽”榮獲二等獎,她先后在喀交會、烏洽會、浙江義烏博覽會等展會上展示產品,也看到了廣闊的市場。

  自己的日子過好了,韓玲開始關注周圍殘疾人的生存狀態。每年全國助殘日,韓玲的公司都會捐出一筆愛心企業捐助。有一年,一位4根手指被切斷的男人找到韓玲,“為什麼今年不給我捐助?”

  “為什麼給你?你特別困難的時候給你可以,現在你有勞動能力,完全可以憑借自己的努力掙錢!”韓玲說。

  “你又有榮譽又有錢,就應該幫助殘疾人!”男人不依不饒。

  “殘疾人裡比你困難的還有很多,這些錢是要幫助更需要的人!”韓玲也沒有退讓。

  這件事讓她開始反思,“捐贈只是幫一時,殘疾人的心靈依然貧窮,要提高殘疾人的素質,就要給他們一門技能。”

  韓玲發現手工藝行業非常適合殘疾人在家就業,於是,就在廠裡辦起了免費的手工培訓班,企業先后被各級殘聯、婦聯命名為扶貧助殘基地、殘疾人創業基地。先后有上千名殘疾人和下崗失業人員參加培訓,有學員憑技術掙到第一筆上千元的收入時,激動地流下了眼淚,“我們竟然可以不出家門,用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了”。

  為了讓殘疾人更加自信,2016年,韓玲組建了一支特殊的模特隊,隊員中有聾啞人、毀容者、矮小症患者,高矮胖瘦不一,有的完全聽不見,訓練的困難程度可想而知。知名的模特培訓老師樊麗君擔任義務指導老師,帶領殘疾人練形體、走貓步,在當年的助殘日活動中獲得第一名的好成績。

  自卑的張春艷也是模特隊中的一員,“活了半輩子,我終於享受到了當女人的美好感覺。”得知自己可以上場,她挑選了好幾套顏色艷麗的套裝,全是她從沒嘗試過的顏色,最終選定了一套大紅的秀禾裝。舞台上裊裊婷婷的樣子,讓張春艷覺得,“現在才真的在活著!”

  如今模特隊已成立3年多,每周固定時間訓練從未間斷,殘疾隊員一個個體態端庄、不卑不亢、落落大方,和以前相比都有很大變化。

  雖然諸多榮譽加身,55歲的韓玲謙遜的處事風格始終沒變,她說,“我認為我是個匠人,匠人不僅是要傳授手藝,更要向社會傳遞耐心、專注、堅持的精神,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和更多的姐妹共同進步。”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王雪迎 文並攝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編:初梓瑞、王靜)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