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狂犬病要先防狗再防人

張田勘

2016年09月29日09:35  來源:中國青年報
 

  一個國家或地區,隻要對70%以上的狗注射狂犬病疫苗,就有可能消滅狂犬病。狗既是狂犬病病毒的宿主,又是傳染源。

  9月28日是“世界狂犬病日”。截至8月底,北京市今年共報告狂犬病3例,死亡3例。中國的狂犬病發病率僅次於印度,發病率和死亡率都居世界第二位,近十年來,全國平均每年報告2000多死亡病例。

  包括中國在內,人患上的狂犬病主要由家犬、流浪犬傳播,其次為病貓和病狼。家犬可以成為無症狀攜帶者,表面健康的家犬對人的健康危害最大。目前對狂犬病尚缺乏有效治療手段,人被狗咬傷染上病毒后,潛伏期一般為1~3個月。患者一般在疾病發作后3~6日內死於呼吸或循環衰竭。由於病死率極高,狂犬病與艾滋病、鼠疫一起被列為威脅人類生命最嚴重的傳染病。

  中國對狂犬病的防治不可謂不重視,是全世界接種狂犬病疫苗最多的國家,每年有1200萬~1500萬劑次的狂犬病疫苗被接種,但80%都是對人的接種。中國每年用於狂犬病防疫的費用超過100億元。有人認為,中國防治狂犬病的成本是世界第一,效果卻是世界倒數第二。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原因在於中國防治狂犬病的方法還不夠科學。按照流行病學的理論和實踐,隻要控制了傳染源,切斷了傳播途徑,就能有效控制疾病的流行。世界衛生組織根據世界各地防控狂犬病的經驗提出,一個國家或地區,隻要對70%以上的狗注射狂犬病疫苗,就有可能消滅狂犬病。狗既是狂犬病病毒的宿主,又是傳染源。

  對狗接種疫苗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一個簡單的經濟賬是:中國的狗用疫苗平均每支成本在5~10元,而人用疫苗的成本在100元以上。如果把主要精力和錢用在預防狗傳播狂犬病,每年就可能節約數十億元人民幣,而且效果要比現在好得多。

  基於世界衛生組織的理論,目前在全球大約150個有過狂犬病病例報告的國家或地區中,至少有一半的國家和地區致力於為狗接種疫苗。採用這種方法的國家已基本消滅了狂犬病,約50個國家或地區多年來病例報告保持為零。

  其中,拉丁美洲國家的效果最顯著。20世紀80年代以來,有拉丁美洲國家每年都開展全國性的大規模犬類接種疫苗活動,在短期內(不超過1周)就可完成對80%的狗的接種疫苗,在讓狗的狂犬病大幅下降的同時,也讓人的狂犬病顯著下降,2010年實現了基本消滅狂犬病的目標。

  然而,中國防治狂犬病的做法卻是本末倒置的,主要對人進行疫苗接種,對狗的疫苗接種卻放任自流。並且,中國的做法不是預防在前,而是治療在前,隻有當人被狗咬了后才去接種疫苗。

  這種做法主要在於管理以及養狗者的怕麻煩。例如,養狗管理費和年檢制讓人退卻,北京重點管理區內每隻犬的管理費第一年為1000元,以后每年度為500元,遠超給狗接種疫苗的實際費用。同時,中國缺少對流浪狗的核查和統計,絕大多數流浪狗沒有接種狂犬病疫苗。現實中的習慣做法便是,一旦發現狂犬病,就大面積捕殺流浪狗,這讓動物保護人士詬病,也沒有從根本上解決流浪狗未接種疫苗的問題。

  有效防治狂犬病的做法當然是接受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為70%以上的狗接種狂犬病疫苗,為此就要求家養狗的登記制度既嚴格又簡便,同時要組織力量清理流浪狗,有人願接收的須先接種疫苗。當然,人被狗咬傷后,還是應當馬上接種疫苗。

(責編:初梓瑞、蔣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