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慈善總會“宇澤慈心項目”的由來

李濟慈

2019年07月30日10:13  來源:慈善公益報
 

  7月中旬的一天,中華慈善總會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博士安國俊女士。她與幾位朋友共同捐款,在中華慈善總會設立了一個特殊的項目——“宇澤慈心項目”,旨在通過開展平安出行、急救知識培訓以及提供醫療急救與愛心救援等方式,著力提高公眾安全意識和急救能力,為社會創造平安、綠色出行條件,使需要者得到更多關愛與切實的幫助。

  而這一切的背后正是2018年10月間那場跨越內蒙古、河北與北京三地,曾牽動無數人心的拯救小宇澤生命的故事。

  時間轉回去年“十一”假期,安女士13歲的兒子宇澤隨家人赴內蒙古旅游時發生嚴重車禍,致顱腦重度損傷、氣胸並多處骨折。送抵當地醫院經多次心肺復蘇搶救仍未見起色,隻能以呼吸機維持生命體征。鑒於病情嚴重,需從內蒙古人民醫院緊急轉至北京天壇醫院。

  這是一場為生命續力,與死神競速的比賽。救護車出發之前,在網上發布了車牌、出發時間與經由路段,懇請各方“為生命打造綠色通道”。這條消息被大量轉發,最終成為一道既驚心動魄又感人至深的生命接力。沿途交警、收費站與汽車司機全力配合,所經地區及北京全城同為小宇澤的生命讓路。救援通道一路綠燈,一路暢行,比預計時間提前2個多小時抵達天壇醫院,為小宇澤拼搶出了最大可能的機會。

  然而不幸的是,所有人的愛心沖刺仍舊無力回天。小宇澤於2018年11月20日離開了這個他所熱愛、也同樣愛他的世界。

  2018年11月22日恰逢感恩節,宇澤媽媽在社交平台公布了孩子去世的消息,她同時感謝所有關愛支持過宇澤的人們。她表示,為了滿足孩子生前成為一名醫生的夢想,將依照小宇澤的心願捐獻出他的眼角膜,去幫助別人,回報社會。

  2018年11月28日,宇澤的眼角膜被移植到患有先天性角膜白斑症的一名3歲男童與一名6歲女童身上,從而實現了又一場關於愛與生命的接力。

  手術十分成功,孩子得見光明。看到宇澤以這樣一種方式繼續陪伴與感恩世界,繼續活在他所愛過的人們中間,繼續在他人身上延續著自己的生命與愛,作為母親她倍覺欣慰。

  宇澤媽媽這樣寫道:“宇澤寶貝,感謝上天將你賜給我們,陪伴我們度過14年美好的時光。你是愛,是暖,是希望,是媽媽努力奮斗的力量。無論在哪裡,你都是媽媽永遠的牽挂與終生的守候。你是那麼善良堅強的孩子,在這麼多朋友的關愛下,你為所有愛你的人堅持了那麼久。盡管你帶著那麼多不舍離開了我們,但是媽媽知道,你一直在我們心裡,從來不會離開……”

  此情之真,此心可感。宇澤媽媽想要以兒子的名義設立一個慈善項目,以感恩所有關愛宇澤的人們,感激所有為搶救宇澤打開綠色通道的人們﹔同時,也是為了幫助更多人、更多家庭安全出行,以避免悲劇的再演,於是才有了本文開始的一幕。

  宇澤媽媽通過朋友找到中華慈善總會,談到設立慈善項目的想法。中華慈善總會從員工到領導都深受感動,很快拿出具體方案。項目被命名為“宇澤慈心項目”,平安與綠色出行、急救知識培訓、醫療救治、愛心救援等成為主題。據《慈善公益報》記者了解,為了給項目籌款,宇澤媽媽不惜賣掉了家裡的一套房子為愛心傳遞提供資金支持。中華慈善總會“宇澤慈心項目”的立項,成為這場由小宇澤所引發的“愛心大接力”的新的內容。

  宇澤媽媽說,非常感謝共同發起項目的朋友與單位——郭沛源博士,馬軍先生,景乃格女士,劉嘉龍老師,楊巍女士,張恩瑞、陳晶晶夫婦,劉佰運教授,齊靠民先生,趙明楠先生,沈一揚先生以及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等機構,正是大家的鼓勵和支持讓她更加堅定了信心。她期望通過中華慈善總會“宇澤慈心項目”不斷推動平安出行與愛心救援,為了母親的微笑,為了孩子們平安快樂地成長,將責任與愛由點滴匯成江海,一路傳遞大愛芬芳。

  編后語:

  讓愛延續愛 生命延續生命

  慈善公益報(李希金)獲悉宇澤母親與朋友一同設立“宇澤慈心項目”的事情,筆者深為感動,也有頗多感慨。

  小宇澤的生命永遠定格在了13歲,這是一個令人痛心的故事。我們寧願這樣相信:天堂裡有更加幸福的生活、更加艱巨的任務,需要這樣一位美好而堅強的少年去營造、去完成。不這樣想我們又怎能平復哀傷?

  然而我們看到,宇澤的生命依舊還在延續,他的故事一直都在傳播,化為人們的贊美與欣慰——他的眼角膜被嵌進兩個孩子的眼睛,使他們得見光明,得享快樂﹔“宇澤慈心項目”的設立,將為更多人的平安出行、醫療救治與愛心救援創造條件,使他們可以得到與宇澤同樣的愛心接力、千裡馳援,而那時或許便會創造生命的奇跡——宇澤正是以這樣的方式延續著自己的生命與價值。

  在我們平凡的生活中,常會被許多無私的付出與無畏的擔當所感染﹔也會為一些心存陰譎、麻木不仁者所憤懣。

  小宇澤的事情發生后,依舊有人於網上掀起異樣聲音,諸如“神秘家庭背景”“佔用社會資源”之類的無端揣測及風言風語,其促狹與惡意昭然若揭,卻又是以隱秘臟污的方式。

  然而宇澤與他的故事為人們展示了一個光明的樣本,使我們依舊對生命保有熱忱,對生活抱有信心。

  愛不是我們賴以生存的唯一條件,卻是我們之所以被稱之為人的理由﹔愛的教育不是我們獲取能力的唯一手段,卻是我們體現價值的前提。倘若無愛,人將與動物無異﹔倘若沒有愛的教育,人也隻能握有工具的價值。

  在恢弘的愛的背景上,我看到了15年來一直匿名行善,直到生命最后一刻的“蘭小草”王玨﹔看到了執意捐出自己一生積蓄的97歲高齡的魏豐老先生﹔看到了24年躬身助學的“乞丐干部”鄧昌朝……

  其實,曾經為宇澤所開通的“生命之路”與宇澤為他人開啟的“光明之路”正是同一條道路——當人們以愛的方式開始生活,宇澤則是以愛的方式永遠存在。

  每一個生命都會終止,惟愛與希望永在——愛的眼睛於黑暗中點亮了另一雙眼睛﹔愛的擁抱於悲傷處塑造了另一種擁抱。生命由愛得以延續,愛由生命得以安放,這就是少年宇澤給予我們的啟迪與示范。

(責編:初梓瑞、杜燕飛)